詩月夜

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心)

短篇三篇-2

*其實算是上司組,沒有明顯的CP。


*黑暗系^q^,很虐,有BE,喜歡HE小甜餅的各位慎入。


*常有的爛文筆兼OOC。


*雖然寫了很虐的東西,但請相信我是真心愛著他們的(?),對我來說虐也是萌點(感到抱歉





《天空幻影》





他所說的天空,朝著地面看的我,一定一生都見不到。


但是看著他的話還可以。


我喜歡看著眼裡映著天空的他。


「看到了嗎?那片天空?」他問。


「啊啊,稍微。」我回答。


他眼中倒映的那片天空是如此高遠澄澈,美麗得難以言喻,正如他本身。


為了能夠稍微接近那片天空,我得不惜一切讓他看著那片天空才行。


即使將成為奠基的骷髏。


「史蒂芬,看到了嗎?」


「啊啊。」


即使活著的時候到不了,也許死亡之後可以到達吧?


不對,像我這種人呢,大概還是沉進地獄的淤泥裡比較合適。













《電話夜聊》





噗嘟。


「喂,我是史蒂芬。」


嘎嘰。


「史蒂芬,很抱歉這麼晚了打給你,睡了?」


噗滋。


「不,還沒睡。怎麼了?」


咕啊。


「沒什麼,只是想和你聊天。」


呃唔。


「呵呵,白天不是也聊過了嗎?」


咕嘟。


「那是事務上的,那個…這個…作為朋友的聊天…」


啾滋。


「哈哈哈。」彷彿能想像克勞斯害羞的表情般,史蒂芬笑了出來。「可以啊,來聊天吧。」









「反正我明天休假呢。」看著私設部隊把男人的內臟拉了出來,史蒂芬說。














《飛蛾與燈》





對他來說,那句話如同宣告終生不得救贖的殘酷詛咒。


看著眼前迷惘得可恨的克勞斯,史蒂芬忍俊不禁地大笑出聲。


--啊啊,最終你只是個不辨是非的怪物。


「克勞斯。」一邊擦拭笑出的淚水,史蒂芬說。「追逐虛假的燈光墜地而死的飛蛾,你會覺得可笑嗎?」


「什麼意思,史蒂芬?」


「我啊,覺得很可笑哦,克勞斯。」


史蒂芬瞇起眼睛,像是在笑,但是兩眼卻如黑洞般,吞噬了一切的虛無蔓延,反射不出眼前克勞斯的面容。


久違地,克勞斯嘗到了畏懼的滋味,只因為史蒂芬變得不再熟悉,彷彿成為了他從不認識的另一個人。


「史蒂芬,請聽我說。」像是想留住史蒂芬最後的幻影般,克勞斯再度複述他從史蒂芬那裡“學習”到的寬慰方法。


「我原諒你。」


聽著克勞斯賜予他的詛咒,史蒂芬帶著那張怪異扭曲,彷彿即將碎裂的笑容,默不作聲。


克勞斯的話語和神情還是一如往常鄭重嚴肅,帶著足以打動人心的魅力。但對史蒂芬來說,如今克勞斯的話語是如鸚鵡學舌般,無法理解意義的劣質模仿。


令人噁心。


「史蒂芬,你的一切行為,都只是一時的迷失。你還是你,我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克勞斯期期艾艾地說,像是被拋下的幼子般失措。


「需要一點時間?哈,你是說“和好”嗎?克勞斯。」史蒂芬說,眼中溢滿了克勞斯無法理解的絕望,腐蝕身心的骯髒污穢無處可去,沿著眼角寂寥地滑落。「可是啊,怎麼辦呢?我不能原諒你。」

评论(20)
热度(31)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