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月夜

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心)

Love Letters[克史]

*上司組,CP克史,但這篇算是無差吧?


*依然有的OOC和爛文筆。


*這篇是BE,可能我最近SAN值過低吧,其實血界整體走向滿光明的啊。


*未來捏造。





《Love Letters》

 

 

 

 

美麗的午後庭園內,鬱鬱蔥蔥的樹蔭之下,坐在木製搖椅的老人戴起老花眼鏡,輕輕地展開信紙。

 

微風吹來,幾片落葉飄零,落在老人的披肩上和稀疏的頭髮上,但專注於信件內容的老人渾然不覺。樹葉摩擦,發出細碎的響聲,彷彿是在陪伴著老人閱讀一般。

 

菲利浦‧雷諾爾持著茶壺,推開通往戶外的玻璃門時,看到的就是這個安詳寧靜的景象。翻閱信紙,老人久違地抿起下牙突出的嘴唇,像個普通人般露出微笑。身為專業管家的菲利浦維持著侍者該有的悄無聲息,靜靜地走到老人身邊,為老人空了的瓷杯注入琥珀色的茶液,掀起陣陣甜美的蒸氣。

 

泡沫旋轉,茶杯中的紅茶迅速地回到了八分滿的位置。菲利浦倒完茶之後,在茶几上放下茶壺,接著後退一步,挺直腰板站在老人身後隨侍,沉默不語。

 

老人──克勞斯‧V‧萊茵赫茲──如今已經70多歲了。曾經健美的肌肉萎縮,高大的身形痀僂,如熊熊烈火般的紅髮已經褪為銀白,也許相對於同年紀的老人來說身體仍算硬朗,但無論如何已不復當年的英姿。

 

一生中消滅無數妖魔鬼怪,多次拯救世界於危難中的克勞斯,已經退休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雖然不是正常的退休。

 

40年前的某一天,HL正如它出現時一般,毫無前兆地突然消失了,變回了平凡無奇的NY,屬於人類的都市。但即使城市恢復原貌,人們對經歷過的事情不會輕易忘懷--這並不是感傷的意涵。

 

曾經一度走出黑暗,在表世界活躍的異能人士與殘存的異界民一同遭到驅逐排斥;而致力守護均衡的祕密結社萊布拉,也被人們視為遊走法律邊緣的犯罪者,並受到批判。執行任務時從來沒有掩飾身分的克勞斯,則因其強大的戰鬥能力受到世人畏懼,甚至沒能繼續牙狩的事業,而像是遭到忌諱的怪物般,受多國共同監視管理,軟禁於德國本家中,失去了作為人類的自由。

 

當然,重視家人的萊茵赫茲家族對這個處置非常不滿,但克勞斯並不是很介意,他嚴詞拒絕了家族欲以權勢和財富換回他正常人生的機會,自發地進入了人們對他強加的牢籠中。

 

或許對他來說,不與人相爭,不傷害他人,拈花惹草地度過一生,也算是完成他某個心願吧?看著克勞斯一如在HL之時,以輕柔的動作仔細照料庭園植物的樣子,菲利浦不禁這麼想了。

 

唯一的問題是,在宅邸中缺乏對等朋友的他,難以與他人互動交流,逐漸像是失去作為人類的感情一般,長年板著那張令人望之生畏的面孔,再也沒有其他表情。

 

宅邸中的侍從畏懼著他,稱他「果然是怪物」之類的流言蜚語,即使多次禁絕仍無法止息。這些傷人的話或許也傳到了克勞斯耳中,讓他更常待在他心愛的花園裡,減少與人接觸的機會,也使侍從們認為證實了他們的揣測。

 

但對曾在HL看過他活躍樣子的菲利浦來說,克勞斯絕對不是什麼不通人情的怪物。雖然有著讓一般人畏懼的樣貌和力量,不擅長與人溝通,但克勞斯其實是個心地柔軟善良,並且有著崇高理想的偉人,只是因為世人在HL消失後對異類的反感,而遭到無端的猜忌。

 

正因為菲利浦的態度異於其他侍從,且有著去過HL的經驗,因此受到逐漸衰老的吉爾伯特‧F‧阿爾肯斯坦指名為接班人,成為克勞斯的專屬管家,菲利浦也對這件事情相當自豪。在吉爾伯特去世後,菲利浦發誓會照顧好克勞斯的一切,代替吉爾伯特隨侍於克勞斯身邊。

 

 

 

 

老執事在死前對他交代了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菲利浦,史蒂芬回到了西班牙呢。」

 

總算看完了厚厚的一疊信紙,老人回頭看向菲利普,燦爛地笑了出來,臉上擠出一道一道柔和的皺紋,那笑容中帶著他自己都沒察覺的情意。

 

即使其他曾經同屬於萊布拉的人們來拜訪他,克勞斯也不會這麼興奮激動,厚重的老花眼睛後面,祖母綠的雙眼像是打磨過的寶石般閃閃發亮,像是回到了身在HL之時那般充滿活力。

 

「年紀都那麼大了,真希望他好好地照顧自己啊,別再奔波了。」克勞斯嘆了口氣,但臉上還是堆著滿足的笑容。

 

「是呢,老爺。」菲利浦回答。

 

談到史蒂芬時,克勞斯會收起平時的顧忌,露出屬於少爺的任性,少見地想要干涉他人,就像是個關懷親朋好友的普通人般,正可證明史蒂芬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同。

 

或許是這世上唯一與他對等交流的人類。

 

「如果能回信就好了呢,可惜史蒂芬總是在信後要我別寫信給他。」克勞斯說,不滿地抿起嘴唇,眼中帶著寂寥的神色,但摩娑手中的信紙後,馬上又打起了精神。雖然克勞斯記憶力超群,過目不忘,但總是喜歡反覆閱讀史蒂芬的信,彷彿能從中得到新的樂趣一般。

 

對克勞斯來說,每隔一年收到一次的史蒂芬的信,是被軟禁的他最愉快的時光,自HL消失,萊布拉解散之後,和其他成員一樣各自離開的史蒂芬,目前仍作為牙狩在世界各地奔波勞碌,難以接收信件,但總是不忘抽空寫一封信給克勞斯。這一封封的信是聯繫著克勞斯與世界的窗口,彷彿他也跟著史蒂芬在全世界旅行,一同幫助世人一般,讓熱愛人類的克勞斯重新燃起了生命的意志。

 

「菲利浦,我自己看信就可以了,你去休息吧。」克勞斯說。雖然菲利浦比他小了幾歲,但也同樣邁入老年了,理解老化之苦的克勞斯總是對他多加關懷。

 

「了解了,那麼老爺,我就先告退了。」菲利浦說。猜想或許克勞斯想要享受獨自閱讀的時光,菲利浦並沒有像平時一樣推辭。

 

「嗯。」專心閱讀的老人無意識地點點頭,看起來已經完全沉浸在信件內容中了。

 

踏著優雅的步伐回身,菲利浦走出了庭園,闔上玻璃門,踏著鋪上地毯的階梯,回到了屬於他的個人房間。身為專屬執事,又已經在萊茵赫茲家服務40年以上的他,房間內部陳設堪比高檔旅館的單人房間,家具由萊茵赫茲家族統一配給,以木質為主,造型相當古典雅緻。

 

菲利浦忍耐著膝關節傳來的不適感,蹲下身,從床下拉出一只老舊平凡的皮箱。轉開上面的數字鎖後,皮箱發出清脆的聲響開啟,現出裡面裝著的金屬材質方盒。灰白色的盒蓋上閃爍著數道電路板般的詭異流光,菲利浦依照一定的方向劃過盒蓋後,以觸碰方式解鎖的方盒像貝殼般自動地打開。

 

數十封的信件躺在菲利浦小心翼翼藏起的盒內,分別包覆在透明柔軟的保護膜中。從盒中空蕩的空間看來,信封已經減少了許多。信封外的保護膜與金屬方盒相同,都是自HL遺落的異界科技,可以長期保持收藏在膜中的事物維持最初的狀態,不致乾枯腐朽。

 

以白色的信封封起,厚重的文字填滿的,一封一封的信件,正是超人結社萊布拉曾經的成員──史蒂芬‧A‧史塔菲斯──的遺骨。

 

根據吉爾伯特的說法,在HL消失之後不久,世界掀起反感異能人士的浪潮之前,聲稱有要事得去了結的史蒂芬,秘密地交給了吉爾伯特這箱金屬方盒,叮囑老執事一年給克勞斯寄一封信之後,就永遠地消失在世間了。

 

恐怕是早已死亡了。也曾動用資源搜索的吉爾伯特淡淡地說。

 

身為替主人著想的執事,他們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幫助史蒂芬繼續維持他所遺留的謊言。

 

菲利浦看著這些彌封的信件,每一封都像是帶著對克勞斯說不完的話語般,有著相當的分量。

 

史蒂芬‧A‧史塔菲斯到底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準備他的後事,編造這些精美的謊言呢?沒有人能知曉,但至少從這些實實在在的重量中能知道,史蒂芬肯定是把未來數十年分的感情都壓縮進去了。

 

否則老爺讀著信時,也不會這麼開心愉快吧?菲利浦想。

 

菲利浦和史蒂芬相處的時間不多,不清楚他平時的為人,只記得是個經常帶著笑容的男人,看起來既溫柔又有自信,但從他留下的蛛絲馬跡可以推斷,那傢伙的本質和表面上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既有著一意赴死的殘酷,又帶著不敢道別的膽小,是個完美的詐欺師。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對克勞斯的感情毫無虛假。

 

畢竟耗費大量心力寫成的這些信件,為的只是不願克勞斯為他的死亡感到悲傷絕望,彷彿祈願或祝福般純粹而天真,而這竟出自虛偽得如此徹底的史蒂芬手中,倒顯得可笑了。

 

換個方式想,或許對克勞斯的感情,是機關算盡的男人最後的真心也說不定。

 

即使他至死不敢脫口隻言片語。

 

想到這裡,菲利浦嘆息一聲,輕輕關上金屬方盒的蓋子,彷彿闔上了棺蓋。

 




安心吧,史塔菲斯先生,在克勞斯老爺逝世之時,肯定會把你的遺骸一起埋進去的。

 


评论(18)
热度(30)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