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月夜

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心)

異鄉流浪[克史]

*是上司組,CP克史,但這篇感覺應該無差啦。


*慣有的OOC和爛文筆\^o^/


*其實只有克勞斯出場,有自創小男生角色。


*部分設定參考電玩《Ar Tonelico》&《Ciel Nosurge》,標題名稱來自《塵骸魔京》OST,BGM是《Ciel Nosurge》OST-天涯星夜。





《異鄉流浪》

 

 

 

 

天空被灰白的雲層籠罩,層層疊疊,延伸到遠方,無邊無盡,陰沉的色澤讓人心情憂鬱,唯一的差異是雲層的深淺不一。

 

陰天,如果是以前的話,人們會這麼說,但是這樣的天空已經維持了長久的時間,在漫長的時光中,人們遺忘了天空的顏色。

 

「欸?所以大叔才剛來就要走了嗎?」

 

「嗯。」

 

男孩和長相兇惡的男人坐在椅子上,天南地北地聊著天。孩子踢著搆不著地的短腿,天真無邪的雙眼望著男人,男人則恭敬地捧著男孩家人給他的水瓶,彷彿是什麼珍貴地寶物似地,禮儀端正。

 

說是椅子,其實是用鐵桶和鐵板組合的,男孩自豪的傑作。以前常常和朋友在上面遊玩呢,但這幾年都只有他一個人坐著,非常無聊。

 

畢竟大家都搬走了。

 

「休息一天也好吧?」男孩的小臉露出期待的表情,小手拉拉男人的衣袖。

 

「不用,我不能浪費你們珍貴的糧食。況且你們就要出發了,也必須收拾行李,叨擾你們實在不適當。」有著鮮豔紅髮的男人對孩子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不怕他的孩子很少見,精神放鬆的他變得有些多話。

 

「得知你們的決定,我放心了,這樣就夠了。」

 

「放心?」被那個表情嚇著的男孩一僵,呆呆地用稚嫩的嗓音回問,好像是學話的鸚鵡,然後後知後覺地發現那好像是笑容。

 

「嗯,如果你們沒打算離開的話,這一帶可能撐不下去了……」

 

男人說,輕聲嘆息,雙眼望向遙遠的彼方,眼鏡之後,野獸般的雙眼裡彷彿映著的不是現世的景色般,充滿緬懷之情。好奇的男孩也跟著望去,但卻沒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

 

遭到灰暗雲層吞噬的天空與髒污混濁的海洋,帶著相同色調的它們像是連成一片般,看不清海天之間的邊際。這個像是被灰色包覆籠罩的世界,自男孩出生時起便是如此,不曾改變。人造懸浮陸塊的邊際離此處不遠,可以看得到懸崖邊上殘斷的金屬碎片如雪花般不斷剝落,不知什麼時代的管線藕斷絲連地殘留。

 

逐漸傾斜的虛偽大地下,預示災難的地震和地鳴越發嚴重,這裡大概過了不久也會和其他地方一樣崩落入海吧?不過反正已經要和家人搬家的男孩,並不是很關心。

 

「大叔真是奇怪,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居然這麼關心。」調皮的男孩咯咯笑出聲來。「如果我們打算留著,大叔打算怎麼辦呢?」

 

「唔唔…………我、我想,也許用、用話語和你們溝通,說服你們離開。」滿身肌肉的壯漢抱著胸、抵著下巴思考,最後吞吞吐吐地說出人畜無害的辦法,讓男孩笑得更大聲了。

 

「還以為大叔是什麼大人物,要用強力的手段把我們趕走呢?」男孩說。

 

「不是,我只是個普通人。」男人搖頭,鄭重地否認了,沒有多加解釋。

 

「是喔。」男孩踢了踢腿,也沒有多問,其實對“大人物”的意義沒什麼了解的他,大概也只是把大人說的話拼拼湊湊,當作閒聊的話題而已。「那麼,大叔你之後要去哪裡呢?」

 

「往西南方向的村落走…」

 

「不是啦,是想問你之後是要去異界或者其他星球呢?」男孩眨了眨眼,以像是說明天早餐的菜色一樣的,稀鬆平常的語氣續道。「大人們都說地球已經沒救了,所以大家都要離開了。我們家這邊比較窮,所以會通過最近的縫隙去異界吧,大叔你呢?」

 

看著男孩不知世事的笑容,男人伸出粗厚溫暖的手掌,安慰似地撫摸男孩柔軟的頭髮。

 

這些話語中代表的殘酷意義,男孩並不能理解,但等他理解之時,也已經再也回不了家鄉了。

 

「我…還沒有決定…」男人露出迷惘的表情。

 

「欸?莫非大叔是留下來的那一派人?會死喔。」男孩歪著頭說。

 

「我並不是想守護地球……」男人彷彿自言自語般輕聲說了些什麼,男孩沒有聽清,當男孩正想詢問時,男人轉向他,以柔和的嗓音回答。「也許哪裡有人需要幫助的話,就去哪裡吧?」

 

「欸~真偉大,好像故事裡的英雄一樣。」男孩一張臉亮了起來,看著健壯魁梧的男人,腦袋裡起了幻想。不論哪個時代的男孩子都對這類話題難以抵抗。

 

「不,英雄是無私地幫助別人,我只是遵守和摯友的約定而已。」男人搔搔火紅的髮絲,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

 

「那你的朋友一定是個好人呢。」男孩說。

 

「是的,他是個非常善良溫柔的人。」男人毫不猶豫地說,自豪地露出一個孩子氣的微笑。和談及自己的事情不同,身邊彷彿綻放了無形的花朵般,充滿著幸福與喜悅。

 

男孩看著男人的這般笑容,訝異地眨了眨眼,接著受到氣氛感染也笑了出來。

 

「大叔一定很喜歡那個朋友呢!」

 

「是的,我很喜歡他,他是我這一生中難以取代的,最重要的人。」男人笑著,緩緩地說,彷彿誓約,彷彿諾言,身邊的小花開得更加燦爛繽紛。

 

「真好哪~有很好的朋友。」看著男人的表情,孩子嘟起了嘴。「我的朋友們都不曉得去哪了,也不知道之後還能不能再見面。」

 

移居異界或外星的人類,或許今後還能持續繁衍生息,創造文明與國家,但是要與分離他地,特定的人物相見,的確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不過男人並沒有以事實打擊男孩,而是再度溫柔地撫摸男孩的頭髮,男孩因為頭皮的搔癢笑出了聲。

 

「這世界上還有許多未知的方法、尚未發明的技術,或者塵封的法術,只要不放棄希望、朝著目標努力的話,總有一天能再度相見的。」男人一字一句地說,鏗鏘有力的話語彷彿敘述的是確定的事實,而不是寬慰孩子的空想。但從男人堅定不移的眼神可以知道,他對此事也是深信不疑。

 

「大叔你人真好,謝謝你!」男孩一張臉亮了起來,發自內心地說。聰明的他非常清楚大人的敷衍態度,是以對眼前男人的真誠很是欣賞。

 

男人的嘴角開心地上揚,拍拍男孩的肩膀,站了起來,戴起帽子。

 

「好了,就聊到這邊吧。我得走了。」

 

「等等啊,大叔。」眼見男人即將離開,男孩拉住了男人風衣的衣擺,少有友人的他,非常捨不得這個由他發現,並帶進村子裡的新玩伴。「我還想再多跟你聊聊…」

 

男人低頭,看著男孩相似於摯友的黑髮和灰眼,彷彿掉進了回憶的夾縫般愣住了。雙腳像是灌了鉛,難以移動半步,男人最終深深地嘆了口氣。

 

也許撒嬌的是自己也說不定。男人心想。

 

「好吧,那麼就給你講一些故事,講完我就得離開,可以嗎?」男人蹲了下來,高大的他和坐在鐵桶上的孩子平高,見孩子點點頭,和他勾勾手答應了,男人續道。「我想想,關於一個不懂人心的男人和他的摯友,維持世界均衡,胡鬧又充實的每一天的故事如何?」

 

「好~!」

 

在孩子興奮期待的注視中,遭受邪神詛咒,必須見證人類滅絕最後一刻的,深愛著人類的男人這麼開口。

 

「那是發生在千年之前,一個叫做Hellsalem's Lot的城市裡的事情。」

 

 

 

 

 

 

 

 

 

 

 

 

 

『克勞斯,不要難過啊,這並不是永遠的別離。』老人露出最後的微笑,閉上眼睛,鬆開枯槁的手指。『只要你像以前我們那樣,持續幫助人類,拯救人類的話,總有一天我們能再度相見的。』

 

『這是約定。』

 




评论(10)
热度(35)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