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其實擅長挖坑,不擅長填坑。總覺得最近的自己很努力。

籠中鳥[克史]

*是上司組,CP克史。


*雷包如我好想看人妻所以自產自銷,耶咿(恥),但是不算是甜文。


*理所當然地OOC,還有慣有的爛文筆。


*克勞斯有點可憐,對不起他。





《籠中鳥》

 

 

 

 

鍋子裡的白色湯汁濃稠發泡,史蒂芬關了火,用勺子盛起一些湯汁裝入小碗中,試嚐一下燉好的馬鈴薯濃湯的味道。

 

完美。

 

史蒂芬取過厚手套,將這鍋濃湯端起,移到旁邊的湯墊上保溫,看向餐桌上已經擺好的晚餐。

 

今天史蒂芬準備的餐點是迎合同居人口味的德國菜色,親手做的雜糧麵包、馬鈴薯泥,還有鹹香的醃肉,精心熬煮的濃湯,再配上一些小酒,應該可以讓同居人吃得很滿足吧?

 

畢竟是帶著滿滿的愛情做的。

 

史蒂芬微笑。

 

目前待業家中的他,基本上就是個普通的家管,除了打掃家裡、清洗衣物之外的工作,就是準備餐點了,他覺得最近他的料理水平提升許多。

 

雖然說身為好手好腳的一般人,卻不出門工作,全靠同居人的薪水過活,實在是有些對不住他的同居人,但是這也沒有辦法。

 

這邊是Hellsalem's Lot,與異界相連,妖異扭曲的城市,人類形同嬰兒般脆弱,為了性命安全,好好留在家裡才是上策。史蒂芬的同居人這麼叮囑他了。是啊,沒有辦法,誰叫他是個毫無特殊能力的普通人呢?

 

於是就連採買、丟垃圾之類需要出門的雜物,同居人都一手包辦了,還不准他網路購物,不准收快遞,某方面來說根本是軟禁的生活。

 

天生多疑的史蒂芬也不是沒懷疑過同居人的說法,不過自己沒有任何能力是事實,而每天打開電視看到那些足以傾覆世界的恐怖新聞,也足以證明同居人所言不虛。

 

「既然如此,不如讓我去HL以外的安全城市吧?這樣也不用麻煩你,我可以開個小店,養活自己……」記得自己某次這麼對他說了。

 

「絕對不行,史蒂芬!」但這個聽起來極其平凡的提議,卻讓向來溫和有禮的同居人嚴詞否決,全身迸發出驚人的戾氣,本來就粗獷的外表頓時真如地獄的惡魔一般,嚇得史蒂芬全身顫抖,鼻水都流出來了。「你會被追……啊!」

 

那些狂暴的氣息一瞬間收斂了起來,同居人摀著嘴,像是意識到自己說溜了什麼話,單純無辜的綠眼慌亂地游移。

 

「我、我是說……」不善言詞的同居人猛地握住了史蒂芬的手,彷彿那是足以救生的浮木般,不知節制的力道讓史蒂芬的手掌生疼。「史蒂芬,請原諒我無法對你說明原因,但我是真心不希望你離我而去,你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我能好好地照顧你一生。」

 

真是個不會說謊的人呢。史蒂芬想,但他看得出來同居人眼中原因不明的擔憂是貨真價實。

 

「這番話……也就是說,你愛我嗎?」順從地任他握住,史蒂芬靠近一步,抬頭望去,露出壞心的笑容,半是捉弄,半是真心地詢問。

 

「史蒂芬…」同居人像是被調戲的少女般,聲音發顫,整張臉害羞地漲紅了,手心滿是汗水,但是在短暫的慌亂結束之後,滿臉慚愧的他,給出的回答如磐石般堅定不移。「以一般常理看來,我想是的。非常抱歉,對你存有非分之想。」

 

「不用介意,因為我也是 。」史蒂芬說,勾起嘴角,在對方來不及對告白反應之前,墊了腳尖,蜻蜓點水地吻上同居人的唇。

 

在那之後,兩情相悅的他們快快樂樂地滾了床單。

 

回想起那夜的激情,史蒂芬就忍不住臉龐發熱,甩了甩頭。

 

所以基本上,雖然稍微有些不自由,但好吃好住,又和從同居人升級為心上人共度的甜蜜生活,史蒂芬本人其實是沒什麼怨言的。

 

叮咚。門鈴響起。

 

「來了~」所以他今天也是帶著愉快的心情迎接他的同居人下班,彷彿享受平靜蜜月的新婚妻子。

 

「歡迎回來,克勞斯。」

 

 

 

 

 

 

 

 

「我回來了,史蒂芬。」克勞斯說,擁抱著畏罪而扼殺曾經的自我--刪除記憶、忘卻血法--的前任副官,把泫然欲泣的哀傷表情藏在對方溫暖的頸窩中。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