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懶癌末期,不定期更新。

最佳解答

*只有史蒂芬,而且史蒂芬是個人渣,喜歡史蒂芬的各位小心慎入。


*情感上還是上司組。


*有出現自創路人女角。還有慣常的OOC和爛文筆。


*看了大概不會開心的內容,但請相信我是愛著史蒂芬的^o^(說服力0)





《最佳解答》

 

 

 

 

左臉帶著巨大傷疤的男人在HL的夜晚中走著,幾台卡車呼嘯而過,燈光將他的背影拉得很長,擦得發亮的皮鞋踩過人行道,留下響亮的足跡。

 

史蒂芬輕聲嘆了口氣,呼出的氣體融化在夜霧之中。他不喜歡做這種事情,可是沒辦法。

 

黑色的大衣翻飛,像是禿鷲拍打的羽翼,不怕沾染污漬的顏色,帶著不祥的意象。

 

HL沒什麼夜景可言,濃厚的霧氣遮掩了月光和星光,霓虹燈光閃爍,都市的光害將整片夜空照得發出混濁的微光,史蒂芬當然不是為了欣賞夜色之類的羅曼蒂克的理由選擇步行回家。

 

暗巷深處幾顆歪斜的眼珠眨著,下水道縫隙伸出的細長舌頭把矮小的異界民拖至不可知的黑暗之中。雖然在HL裡死亡率本來就很高,不過走在路上還是比開車更為不保險。

 

十字路口的紅燈亮起,史蒂芬停下腳步,思考了一下。

 

直走的話,再過兩個街區就會到達他的住宅,不過他今天沒必要那麼急著回家。

 

插著口袋,調轉腳步,他選擇往右前進,那個方向晚上沒什麼店家營業,路燈黯淡,行人稀少,大概只有喝醉的混混會路過。

 

跨過倒在地上,下半身被溶解,不知道死了沒的醉漢,像是老鼠卻長著蜘蛛般節肢的小動物受到驚嚇,稀稀簌簌地從醉漢腹部竄出,逃進滴落不明液體的水管之中。

 

遭到霧氣濡濕的地面傳來屍體般讓人作嘔的腐臭氣味。

 

啊啊,垃圾的臭味呢。他想。

 

沒有經過專業訓練的明顯腳步聲跟在他後頭,逐漸接近。

 

史蒂芬再度嘆了口氣,不動聲色地維持步伐,繼續向前踏了一步。

 

喀、喀、喀。

 

隨著幾聲清脆急切的高跟鞋聲,史蒂芬感到他的後腦被什麼硬物抵著。

 

「史蒂芬‧A‧史塔菲斯。把雙手舉高,如果有什麼奇怪的舉動,這把改造手槍會轟掉你的腦袋。」壓低的女聲說。

 

史蒂芬依言乖乖地舉高了雙手,用眼角餘光瞥著將他長褲口袋中的鑰匙、手機和錢包掏了出來,扔到路旁的白皙手指。

 

「我記得我叫做愛德華‧帕克,女士。」

 

「……你已經忘記我叫做費歐娜了嗎?」槍管用力地頂了他的腦袋一下,費歐娜彷彿自言自語般輕聲說道。「現在,慢慢轉過身來。」

 

史蒂芬依言轉過身,看見凌亂地披著烏黑的秀髮,抿著蒼白嘴唇的女子,蔚藍的雙眼怒視著自己,布滿血絲。她拿著槍枝的雙手顫抖,姿勢也不正確,手槍是HL裡隨處可見的款式,最多只有6發子彈。腳步聲和呼吸聲聽來沒有異常,估計身體還沒有經過改造,很可惜地,完全無法對史蒂芬造成什麼威脅。

 

費歐娜‧萊斯,銀行職員,HL中少見的一般人士,史蒂芬為了調查軍火商彼得‧耶羅的資金流向而找上她。外貌平庸,戀愛經驗單純的普通女人,對史蒂芬來說,是最好利用的對象。在她看來或許是工作不順時,自暴自棄去酒吧買醉的一次豔遇吧?但那是史蒂芬精心策畫的結果,在資料蒐集完畢,事件結束之後,就找個理由和她和平分手了。

 

本該是這樣的。

 

史蒂芬微笑,經過計算的角度讓臉上帶著傷疤的他可以顯得異常老實和友善,那正是費歐娜那夜遇上這位請了她一杯酒的溫柔男人時,讓她一見鍾情的迷人表情。

 

這是史蒂芬最後的寬限。

 

「費歐娜,我們分手了,有必要因為分手而轟掉前男友的腦袋嗎?」史蒂芬笑得無辜,笑得沒心沒肺。

 

「是啊,沒必要,但是如果那傢伙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就不同了。」費歐娜冷靜的聲音逐漸發顫,眼眶泛紅。「分手那天的事情的確是我的任性,是我不講道理的錯……但是我可以改的啊,為什麼不給我機會呢!?我只是想找你重新開始啊,親愛的……但我卻發現你已經完全聯絡不到了,你給我的資料全是假的!」

 

情緒性的話語帶著深切的悲傷,但這份哀痛無法傳達到史蒂芬心底,舉著雙手看似生命受威脅的他,腦袋裡思考著的是對費歐娜的處置。

 

單純好騙的女人通常對愛情有著異常的執著,就是這點非常麻煩。

 

「哎呀,怎麼說全是假的呢?費歐娜。為了躲避舊情人而換了手機,不是挺尋常的事情嗎?」史蒂芬半開玩笑似地說,話語中沒有一絲眷戀。

 

費歐娜看見了史蒂芬眼裡的冰冷,眼淚無法停歇地掉落。

 

「……你的電子郵件地址、住宅地址和公司地址,也全都是假的。」

 

「玩票性質的交往,沒必要交出自己的身家資料吧?」史蒂芬還是笑得那麼純良無害,語氣溫柔,但所說的話卻殘酷得像是鋒利的刀子般,狠狠刺進費歐娜的心裡。

 

「是呢,所以我連你的名字都不配知道,史蒂芬‧Allan‧史塔菲斯。」被激怒的費歐娜惡狠狠地瞪著史蒂芬,為了摧毀史蒂芬的那份從容,而抖出了她所查知的真實。「彼得‧耶羅上個月被萊布拉襲擊之後,遭到警方逮捕,所有的軍火倉庫都被警方查獲,你們萊布拉欺騙一個無辜女人的感情獲得那麼豐碩的成果,還真是了不起啊。」

 

史蒂芬看著費歐娜,笑容逐漸變質,像是緩緩結凍的清水,裂開了白色的雜質,散發寒氣。

 

沒有辦法了呢。

 

「費歐娜,冷靜一下,妳的妄想太多了吧?那可是萊布拉喔?其實我是幫忙調查彼得‧耶羅的基層警察……」

 

看著到了這個地步還在打著哈哈的史蒂芬,費歐娜就忍不住憤怒得眼前發黑。

 

「不,史蒂芬,你是傳聞中維持世界均衡的超人結社萊布拉的成員,根本不是普通的公司職員,當然也不會是基層警察。手機和偽裝的住所都有十多個,如果你還不想承認,我就一個一個唸給你聽?」

 

「好了好了,不用說了,我認輸,我認輸。」史蒂芬爽朗地笑著。「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理論上保密到家的資訊妳居然都調查出來了,讓我對妳刮目相看了。但是知道這些妳要做什麼呢?傻女孩。要知道我的一條資訊在黑市都可以賣到上千萬的價格,妳不會是賣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吧?別為了我這個人渣做這些多餘的事情,妳還有大好的人生要過啊。」

 

費歐娜怔怔地望著他,濕潤紅腫的雙眼再度流下淚水,史蒂芬安慰的話語是多麼地溫柔體貼,彷彿他又是酒吧裡那個眉宇帶些憂鬱,即使自身也有著工作上的煩惱,也要打起精神安慰自己的“愛德華”。

 

「你怎麼不懂呢?因為我愛你啊,即使賣了一半的壽命,也想和你再度重逢,和你說說話。」費歐娜將手槍抵在史蒂芬的下顎,伸出纖細的手指撫上她朝思暮想的英俊臉龐。「你不知道嗎?塔吉法街的異界民占卜師艾里達歐‧克羅索斯,只要支付相應的生命,他的神會降臨,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那妳問了妳和我有可能復合嗎?」史蒂芬柔聲說著,彷彿是在傾訴著愛語。

 

「這種事情不是要靠自己努力的嗎?」費歐娜露出一個悽慘的笑容,指甲深深陷入史蒂芬的臉頰。笑容中那孤注一擲的瘋狂,讓她看起來格外美艷。「即使知道你只是個騙子,我依然愛你,史蒂芬,跟我走吧。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只會稍微破壞你的四肢,讓你行動受限而已……我轉出了足以讓我們一生生活無憂的金錢,會負起責任養你一輩子的,而你會遠離你所煩憂的一切,勞累的工作,痛苦的職場,不知下屬辛勞的上司,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是啊,要是遠離一切就好了呢。」史蒂芬寂寥地盯著地面,彷彿嘆息般呼出一口冰寒的氣息。

 

「那……!」

 

費歐娜的話語沒能說完。

 

隨著穿過血管蔓延全身的刺痛,絕對零度的寒冰瞬間包覆住費歐娜的全身,無法動彈的她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

 

「你連工作上的事情,也是騙我的嗎!?史蒂芬!!!!」

 

「沒有騙你喔,費歐娜。」把下顎從危險的槍管移開,史蒂芬後退一步,一甩西裝外套,用手指梳了一下頭髮,整理好儀容之後,彎腰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撿回口袋,同時像是發洩情緒般絮絮叨叨。「我在萊布拉啊,不但要負責文書工作、資料分析、財務管理、交際應酬,就連前線戰鬥我都有份,而且幾乎全年無休,隨傳隨到,像這種三天兩頭肚子就會開個洞的職場,實在是地獄中的地獄。上司又該死地石頭腦袋、橫衝直撞、不聽勸告、恣意行事,搞出的爛攤子總是要我來收拾。要是能愛上其他的誰,放棄追隨他的道路,遠遠地逃離HL,什麼都不用煩惱地過活,那該是多麼完美的人生哪?」

 

「那麼,為什麼……!?」

 

「答案妳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史蒂芬站起身來,笑容扭曲。費歐娜看到他眼底與她如出一轍的瘋狂,倒抽了一口氣。「即使烈火焚身,即使萬劫不復,仍然不願選擇“正常”道路的,無可救藥的鴆毒──」

 

史蒂芬伸出雙手,捧著費歐娜的臉,拇指輕柔地拭去了她因為恐懼和絕望而落下的淚珠,修長優美得彷彿鋼琴家的手指向下滑動,愛撫著纖細的頸項。

 

隔著薄薄的肌膚,動脈哆嗦著在他掌心中跳動,費歐娜後腦柔順的烏黑髮絲纏繞他的指間,史蒂芬的食指愛憐地滑過一節一節突出的頸椎。

 

「我詛咒你。」知道自己在劫難逃的費歐娜用盡全力擠出虛弱的啜泣。「像你這種傢伙總有一天會遭受報應的。」

 

冰凍逐漸深入骨髓。

 

「妳說的沒錯,費歐娜。」史蒂芬說,帶著憂傷的笑容,俐落地抝斷了女人的頸椎。

 

「正義必勝,惡人終將得到制裁,所以妳的願望有朝一日必然會實現。」


评论 ( 22 )
热度 ( 33 )
  1. WA🌱詩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我呜呜呜呜呜、吹爆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