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其實擅長挖坑,不擅長填坑。總覺得最近的自己很努力。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比心)

Brood Parasite[克史]

*是上司組,克史。


*應我朋友草菇大大的點文,而寫的擬似家庭/生子,經她允許後放上來的\^o^/ ,感恩讚嘆草菇大大!


*一定有的OOC和爛文筆,還有兩位自創的小孩角色,慎入\^o^/(恥)


*小孩的設定參考克蘇魯神話中的伊斯之偉大種族(Great Race of Yith)。





《Brood Parasite》

  

 


  

(上)

 

 

 

 

「我回來了…」

 

推開門,明亮的室內燈源像是歡迎著他歸來一樣,早已點亮。工作整天的史蒂芬有氣無力地喊了一聲,解開鞋帶,脫下鞋子。

 

最近幾天他都完美達成了完成每天工作,並在晚上7點前到家的成就,覺得自己非常值得誇獎。

 

雖然沒幾個人知道史蒂芬到底在努力什麼,札普那人渣甚至還問他是不是工作變少了,讓他忍不住冷冷瞪了札普一眼,讓那傢伙嚇得夾著尾巴逃跑。

 

和過去獨居時不同。早已開著燈的室內,明白有人在等著他的事實,還有親密的對象待在自家裡的生活感,都讓史蒂芬莫名有了溫馨和放鬆的感覺。

 

難怪那麼多單身男女喜歡養寵物。史蒂芬感慨。

 

啪噠啪噠,小孩輕快的腳步聲傳來,小小的腦袋從牆後冒出,兩對祖母綠似的翠綠眼睛盯著史蒂芬。

 

「歡迎回來。」

「你回來啦~媽媽~」

 

忙了一天,心中的不爽值達到極限的史蒂芬,額頭青筋浮現,露出一個絕對會讓雷歐那魯德慘叫的笑容。

 

「說過幾次了,叫我爸爸。」

 

兩個小孩互看一眼,像是覺得史蒂芬逼近零度的話語非常有趣般,咯咯笑了出聲,分頭逃跑。

 

「爸爸生氣了~」

「哇~生氣了生氣了~」

 

史蒂芬扶著額頭,嘆了一口氣。

 

史蒂芬‧A‧史塔菲斯,32歲,男性,祕密結社萊布拉的成員,現在家裡正養著兩個有他一半基因的未成年人形生物,用最簡單易懂的稱呼來表示的話,就是“小孩”。

 

這事情起因於一個不幸的意外。

 

一星期前,在和太古巨人的戰鬥之中,並肩作戰的克勞斯和史蒂芬之間,不曉得出了什麼事情,正如同史蒂芬自己說過的“HL什麼事情都會發生”,等到眾人合力把巨人送回次元的裂縫之後,連續戰鬥將近80小時的史蒂芬踏著虛浮的腳步走回到自己的車子,打開前門,接著發現兩個年約5、6歲左右的人類孩子,全身赤裸,在他的車後座呼呼大睡,挺像是違法兒童色情片的情節,他幾乎要以為自己眼花了。

 

讓他忍住殺意,沒有立刻對這兩個孩子動手的原因,是他們那被開門聲吵醒而睜開的雙眼,那兩雙深邃翠綠的眼睛彷彿野獸般閃閃發亮,幾乎是立刻讓他聯想起克勞斯,仔細一看的話,其中一位孩子的外表甚至與幼年的克勞斯無二。

 

 

 

 

「「媽媽?」」兩個孩子揉著眼睛,齊聲說。

 

 

 

 

別在這時候給我雛鳥情結啊啊啊啊啊!!!

 

史蒂芬在內心發出無聲的慘叫。

 

萬幸史蒂芬有私藏一些克勞斯的血液和毛髮(為了某些緊急的狀況),他懷著忐忑的心情,直接把車開去熟識的密醫那邊檢驗,最後得到了他最不希望的結果,這兩個孩子有著他和克勞斯一半的基因。

 

「而且他們是剛出生的嬰兒呢,真是恭喜你!」慈祥和藹的女密醫說,遞給史蒂芬DNA鑑定報告書。不愧是HL的密醫,她對5歲大的嬰兒一點都不意外。

 

「謝了。」史蒂芬木然回答,雖然他也不懂自己要感謝什麼,大概是在過度的震驚下口不擇言的結果。

 

既然有克勞斯基因的話,就很難辦了呢。史蒂芬抓著報告書,神遊天外。

 

就算HL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只是普通朋友的兩個男人,在沒有上床的情況下有了五歲大的孩子,還是太超乎常理了。

 

這件事情要是克勞斯知道的話會怎麼樣呢?身為貴族的萊因赫茲家會採取行動嗎?要是被萊布拉的成員們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史蒂芬優秀的腦袋裡轉過無數念頭,覺得快要發瘋,極度疲憊的狀態下受到嚴重衝擊的結果,就是難以正確判斷事理,等他回神,渾渾噩噩的他已經牽著兩個孩子回到自己的家了……

 

萬幸威黛特並不是多嘴的人,看到家裡冒出兩個孩子,就主動提出可以幫忙照顧,有了她的幫忙,史蒂芬白天出勤時也不用擔心,當然,是好好地給善心的威黛特加了薪水。

 

「今晚想吃什麼?」捲起袖子,走進廚房,史蒂芬圍上圍裙,在腰後打了一個蝴蝶結,隨口問了。

 

「炸雞!」

「薯條!」

 

「好的,今晚就決定是煎漢堡排了。」史蒂芬從冰箱中拿出豬絞肉、洋蔥、牛奶和雞蛋,絲毫不理會孩子們期望吃垃圾食物的意見。

 

「「欸────!」」孩子們不滿地嘟起嘴巴,雖然他們應該算是雙胞胎,但是無論是性別、長相,或者個性都不太相似,只是偶爾說話時非常有默契而已。

 

他們的情況應該不能算是人類的異卵雙胞胎吧?

 

流著眼淚處理洋蔥的史蒂芬暗暗思考。

 

女孩子的那位蓄著和史蒂芬相像的烏黑捲髮,眼神也像史蒂芬一樣柔和,但是個性卻和克勞斯差不多,雖然溫和有禮,乖巧害羞,但也有倔強任性的一面;男孩子的那位則外表與克勞斯極其相似,但氣質和個性卻比較接近史蒂芬,說話毒辣,一點都不可愛。

 

史蒂芬暫時把他們倆取了像是代號的名字,男的叫A,女的叫B,但他們倆不是很喜歡,各自以哥哥和姊姊互稱。

 

「所以你們到底是什麼呢?」史蒂芬一邊將碎洋蔥用小火炒軟,一邊詢問著孩子們,他們倆正坐在地上,打開大部頭的書籍吸收知識。

 

初生時如人類五歲,一個星期就發展出五歲以上的知識水準的怪物,即使混了他和克勞斯的基因,也絕對不是人類。

 

「嗯,爸爸,我們今天找到了類似的答案。」B說,她用小手慢慢翻著《動物行為學》的巨大書本,直到找到了鳥類的分類。

 

「我們種族的育兒方式,是類似杜鵑鳥那樣,將孩子託付給其他智慧生物,雙親並不親自養育孩子。」嫌B翻得太慢,A乾脆直接拿過Ipad,點開維基百科裡頭杜鵑科的網頁,舉起來給史蒂芬看。

 

「是那種幼鳥會把其他蛋擠出巢穴的鳥…?」離學生時代已經有段距離的史蒂芬,努力調出腦內的生物學知識。

 

「正是。」B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穿著連身洋裝的她,笑起來可愛得像天使一樣。

 

「喂,等等,杜鵑只是下蛋在別人巢穴吧?那你們怎麼有我們倆的基因?」關起火,史蒂芬皺起眉頭。

 

「所以說,是“類似”的答案,並不是全部相同啊。」A用像是克勞斯的臉露出假惺惺的笑容,話語帶著明顯的諷刺,史蒂芬突然理解了K‧K莫名發怒的理由。

 

「我們種族穿梭於不同的時空和次元中,找尋合適的智慧種族託付子嗣,為了避免子嗣遭到託付者拒絕,所以初生時即是受託種族中足夠成熟的年紀,具備相當程度的智慧,並且混了受託伴侶的DNA,至於我們肉體中屬於我們種族的部分,在這個次元大概是觀測不到的。」B看著自己的手掌,以平靜的口吻說。

 

「在我們人類的律法和遺傳學中,結合兩人DNA的肯定是親生兒女好嗎!?不對,我們種族同性是無法生出孩子的!」把混入兩個男人的DNA說得像是變個髮色一樣輕鬆,高次元生物的價值觀讓史蒂芬無法理解。

 

「欸?還真是低等的生物,我以為你們擁有突破限制的技術了。」A遮著嘴說,毫不掩飾他的驚訝。

 

「你還想吃晚餐嗎?」史蒂芬將絞肉和洋蔥混在一起搓揉,再加入蛋液和牛奶,以及少許的麵粉,同時若無其事地威脅著異界生物。

 

「爸爸對不起~~~!我說錯話了,原諒我好不好?」A放軟了聲音撒嬌,小狗一樣無辜的眼神和克勞斯如出一轍,令史蒂芬難以拒絕。

 

可惡的死小鬼。史蒂芬在內心暗罵,卻已經氣不起來了。

 

「但爸爸你不可否認,你到現在沒有殺了我們或者扔了我們,是因為我們種族的生存策略有效吧?」B面無表情地歪了歪頭。

 

「不,我現在也挺想扔的。」史蒂芬嘆氣,將揉好的肉泥分成一大二小的三團後,一一壓扁,再加了少許的鹽,就成了健康無比的幼童餐點。

 

「是嗎?」

「是喔?」

 

A和B看著親手做著晚餐的史蒂芬,一個似笑非笑,一個一臉疑惑。

 

史蒂芬尷尬地輕咳一下,轉移話題。

 

「說起來,你們種族為什麼不但不養育子嗣,還非得把孩子丟到“低等生物”裏頭呢?」史蒂芬說,重新開了火,將煎鍋倒入少許油,用鍋鏟抹勻,在油差不多熱好後,放上方才做好的肉餅。生肉接觸到熱油,冒出白煙,吱吱作響。

 

「人類也會設下一些類似成年儀式的事件考驗兒童,就與那個相似,我們的種族呢,喜歡觀察各種各樣不同的生物,所以讓子嗣體驗不同生物的生活方式,訓練觀察能力,是培養孩子的優良方式。」A笑瞇瞇地說。「穿梭不同時空的我們認為,吸收不同智慧種族的生活方式與知識系統可以促進我們種族的進化,並且對於保留各種文明的歷史有所助益。」

 

「喔喔~那還真是偉大。」史蒂芬隨口稱讚了,不過聽起來沒摻多少真心,他看了一眼兩個孩子。「不過你們要如何傳送這些資訊?莫非你們有心靈感應或者天線?還是你們的暑假觀察日記寫完的時候,家長就會接你們回家?」

 

「唔,我們種族的“圖書館”位於其他次元,目前我們的存在被固定於此,難以前往。」性格單純的B回答,沒有察覺史蒂芬其實是在問他們是否會被親生父母接走的問題。「等我們這個型態──人類的壽命結束之後,我們自然會取回原本的型態,有點類似昆蟲破蛹而出,那時我們將帶回人類時經驗的各種資訊,回歸種族所在的根據地。也許在那個次元可以和我們的親生雙親相遇,但我們種族和親生雙親其實沒有過於深切的關係。」

 

「也就是說,得養你們一輩子啊,那不就是和生個小孩差不多嗎?」史蒂芬看向窗外的夜空來逃避現實,嗯,夜色真美。

 

「“結合兩人的DNA”,以地球上的規則來說,的確是這樣呢。」A露出燦爛的笑容,著實地理解了史蒂芬剛才說的話。

 

「雖然說我們類似於杜鵑,但我們絕不會傷害爸爸和伴侶的孩子,即使爸爸之後有了親生孩子,也請安心。因為我們很喜歡爸爸。」B望向史蒂芬,一字一句緩緩地說,認真的樣子和克勞斯有幾分神似,A也點點頭,和B相視而笑。

 

雖然說智慧異於常人,但是年幼的漂亮孩子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時,就是像人偶娃娃般可愛,尤其是說著“喜歡你”時,那破壞力更是加倍。史蒂芬表面上雖然冷靜地把發出豬肉香氣的漢堡排翻面,但心裡卻非常想拿起手機像個笨蛋父母一樣連拍,但他覺得絕對會被A嘲笑,所以他忍住了。

 

「……說到“伴侶”這點,你們的親生父母是有什麼問題嗎?我和克勞斯、呃、你們的另一個基因提供者,可不是什麼伴侶關係,只是普通朋友兼同事的關係,為什麼選上我們倆當養育者?」即使理解被塞了孩子的前因後果,史蒂芬對這點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方才還振振有詞的兩個孩子聽見這番話,像是聽到什麼恐怖故事一樣僵住了,彷彿是被拋棄的小動物,大眼睛裡是滿滿的惶恐。

 

「我一直以為人類是習慣媽媽帶著小孩,所以我們才沒有見到另一位爸爸。」B呆呆地說,過度震驚的結果讓她說出了古怪的真心話。

 

「我不是媽媽。還有,正是因為和他的關係只是朋友,才不方便帶你們去找他。」史蒂芬看了一眼乖巧的B,思考也許是第一眼雛鳥情結的印象太深,才會讓他們倆一直對他有“媽媽”的印象。

 

「呃,一般來說我們種族的觀察是很客觀的,有可能是你們兩位在我們誕生的那天,感情超越了普通朋友嗎?」A舉起小手問。

 

「不可能,那一天不過就是尋常的戰鬥,我們一如往常地互相支援,沒什麼特別的。我和他啊,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並沒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史蒂芬毫不留情地擊碎了A的幻想。

 

「或者是你們的感情其實超出了朋友的界線?」看了一眼快要哭出來的B,A繼續著最後的抵抗。

 

「哪有可能。」史蒂芬不痛不癢地聳聳肩,打開冰箱拿出餐包,把餐包丟到烤箱裡頭,將轉軸轉到一分鐘的位置,然後把邊緣微焦,發出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的漢堡排盛起裝盤,拿到餐桌上。

 

「哥哥,我們怎麼辦?判斷失誤了……」B的鼻子泛紅,聲音開始哽咽。

 

「姊姊別哭啊!」

 

「可是我們會被丟掉的!」

 

「怎麼了!?」史蒂芬才剛把盤子擺好,回頭就看見B在哭泣。第一次看見她眼淚的史蒂芬有些慌了,趕緊把她抱起來哄。

 

五歲左右的小孩體重對體能良好的成年男性來說毫不費力,但是安撫孩子卻著實是一個嚴苛的考驗。

 

「因為給爸爸帶來負擔了,對不起……」B抽抽噎噎地說,紅通通的眼睛看著史蒂芬。然而史蒂芬聽了只覺得莫名其妙,對他來說,這兩個孩子打從一開始見面就是負擔了,怎麼會到現在才介意呢?

 

「沒事的,別哭啊,剛才說把你們扔了只是開玩笑,以我的財產和薪水來說養兩個小孩長大沒什麼的。」史蒂芬抽幾張面紙幫B擦擦小臉,但B還是不停地掉眼淚。

 

看來雖然智力發達,感情上還是個孩子?是不是去買個糖給她吃好呢?史蒂芬把B抱在懷裡晃了晃,不知所措地想。

 

「可是因為我們親生雙親的誤解,導致我們兩個長了你朋友的樣子,也會妨礙你找伴侶……一般說來只會覺得厭惡吧?」A也小心翼翼地說,坐在地上的他縮起身體,一臉做錯事般的不安表情,仔細看的話好像也快哭了。

 

「厭惡……」史蒂芬愣愣地複述,總算是理解了兩個孩子的恐慌。以為來到幸福家庭的他們,卻發現自己只是誤判下的產物,或許就像是對小孩說,“你們的爸爸媽媽其實並不相愛!”、“你們的出生就是個錯誤!”、“沒人要你們的!”這種程度的嚴重打擊。

 

「不會的。」史蒂芬說,抱著B的同時走到A的身邊,蹲了下來,大手撫摸A火紅的柔軟髮絲,交互看著A和B說著。「我呢,因為工作的緣故,本來就沒有和人交往,或者結婚的打算,所以你們絕對不可能變成我談戀愛的累贅。」

 

「可是爸爸你也沒有生小孩的打算呀,果然是讓你覺得很麻煩吧?而且我們的長相也會讓別人誤會你和你的朋友的關係……」難得老實的A像是小狗一樣沮喪,綠色大眼睛濕濕潤潤,不過他很努力地忍住,沒有哭出來。

 

「唉,你們想多了,相處一段時間也有感情了好嗎?既然已經養了你們,我會負責到底的。」史蒂芬緊緊地摟住他們,親吻兩個孩子的額頭,他知道這種時候行動比起話語更讓人安心。「至於長相部分,只要不要讓人發現不就好了嗎?」

 

看著帶著溫柔的微笑,俏皮地眨了單眼的史蒂芬,兩個孩子總算是相信了他的話語,用肥肥短短的手臂回抱史蒂芬。

 

「謝謝爸爸。」A吸了一下鼻子,把臉埋進史蒂芬的胸口,聲音悶悶地,似乎還是哭了出來。

 

「爸爸我愛你。」鼻子紅通通的B抬起頭,微笑著用稚嫩的聲音對史蒂芬說,身邊開起了一朵朵的小花,史蒂芬用衛生紙幫她擦了一下鼻頭。

 

就算身為可以超越次元的異族,但現在也不過就是脆弱無力的孩童,要是沒有人保護的話,肯定是轉瞬間如螻蟻般死去,難以在HL生存吧?史蒂芬想,愛憐地摸摸兩個孩子小小的腦袋。

 

更何況,即使當時他們遇上的不是我,而是克勞斯,他肯定也會這樣照顧他們的。

 

「好了好了,差不多要開飯了,你們快去洗手吧?」將B放了下來,再度親吻A和B的額頭,史蒂芬露出柔和的表情叮嚀。

 

「好的。」

「嗯。」

 

看著兩個孩子手牽著手跑到洗手間,史蒂芬站了起來,心情愉快地露出微笑。

 

雖然經常被人評價為腹黑或冷血,並犯下許多不可告人的罪孽,但史蒂芬並非天性殘忍的人。在合情合理的一般情況下,他認同克勞斯天真浪漫的話語,也覺得守護人們的性命是高貴的行為,是以他剛才對孩子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

 

而且無私地照顧這兩個從天而降的孩子,彷彿靠近了克勞斯的正道一步,讓他沉溺在自我厭惡的心情稍微喘了口氣。

 

史蒂芬將烤箱裡烤得金黃酥脆的餐包夾到大盤裡,接著打開冰箱,拿出冰箱下層放著的保鮮盒,把威黛特事先做好的蔬菜沙拉裝入玻璃碗中。威黛特的蔬菜沙拉有著切片的白煮蛋、新鮮翠綠的生菜、胡蘿蔔絲和紫甘藍絲,五彩繽紛,讓人食指大動。

 

把盤子端上桌後,還算是營養均衡的晚餐就這樣完成了,為了讓孩子們方便食用,史蒂芬貼心地把漢堡排和餐包切成小塊。

 

「「爸爸,抱抱~」」

「好。」

 

回頭把洗完手的孩子們抱上增加高度的兒童座椅,在卡通圖案的塑膠餐盤中盛上食物,因為剛才的哭泣而肚子餓的孩子們,抓著叉子就開動了。

 

因為他本人不注重形式上的東西,所以史蒂芬沒讓孩子們學習餐前禱告。

 

走回流理臺清洗煎鍋,史蒂芬看著長得相似於克勞斯的孩子們開心的用餐,覺得頗為賞心悅目。

 

說也奇怪,正如B所言,一般男人看到結合自己和同性朋友基因的異種孩子,或許會覺得噁心吧?但史蒂芬卻沒有任何排斥感,不如說他甚至認為長得像克勞斯這點反而是加分之處。

 

或許自己的心態像是替克勞斯照顧他的孩子一樣?史蒂芬想。

 

雖然史蒂芬不知道他自己這條命能活到什麼時候,但他也設想過若是能活到克勞斯結婚生子的時候,那他有可能作為婚禮中的Best Men或者孩子的教父吧?現在就像是提早看到願望實現一樣。

 

的確最初他把這兩個孩子帶回家的原因,是因為身為副官慣於幫助克勞斯解決麻煩的脊椎反應,但現在他覺得瞞著克勞斯,養他們一輩子也不錯,反正他對克勞斯的欺瞞也不差這一件。

 

啊,不過如果自己出意外的話,就把他們和其他後事一起交代給克勞斯決定吧?克勞斯的話,即使不收他們為養子,也會讓他們衣食無憂地過完人類的一生的。史蒂芬想。

 

「對了,我過幾天會把你們送到托兒所喔。」總算收拾好了廚房,來到了餐桌前,史蒂芬一邊拉開椅子一邊說。

 

「欸~?待在家裡就好了。」

「同年紀的知識我們已經學完了啊?」

 

孩子們鼓著小巧的臉蛋,不滿地對史蒂芬抗議。

 

「一直麻煩威黛特也不太好,她也是有孩子要照顧的,而且你們還是多去和一般人互動,學學五歲的小孩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吧。」這兩個孩子缺乏常識的程度和克勞斯不相上下,讓史蒂芬直想嘆氣。雖然他也不指望他們因為接觸人群而變得普通一些,但希望至少帶出門時可以懂得偽裝一下,不要引人側目。

 

無視孩子們繼續對他說明他們應該去上大學之類的事情,他切開了自製的漢堡排,鮮美的肉汁溢流在白色的瓷盤上,他插起一小塊放到嘴裡咀嚼。

 

真是好吃。

 

 

 

 

──────────────────────────────────

(下)

 

 

 

 

「收工────!」史蒂芬大喊一聲,接著拿出手機確認行程表裡的其他事項。

 

他們今天接獲線報,某個小眾的邪教團體計畫召喚出他們信仰的地母神(其名諱用人類的聲音難以描述,其實就是某位擅長生育的邪神),因此特地沿著彎彎曲曲的下水道,突擊他們的據點。本來這種勢單力薄的小團體弄不到什麼像樣的材料和祭品,在HL每天都有幾百件類似的召喚儀式,大致是可以放著不管的,偏偏因為群星走到了適當的位置,他們的地母神力量充沛、心情正好,非常有意願應邀降臨世間,是以他們不得不走這一趟。

 

「史蒂芬,關於晚上7點和盧克索集團的穆勒總經理夫婦用餐的事宜……」克勞斯一邊說,一邊拍拍肩膀上的灰塵,整理一下鬆開的領帶。剛才他無視史蒂芬的阻止,衝進邪教的聖堂內,只用一擊就讓牆上的召喚陣龜裂粉碎,可憐那位地母神才剛露出一丁點她觸鬚的尖端──但那尖端已經和克勞斯整個人一樣粗壯了──就只得發出嚶嚶的惑人啜泣聲離去。觸鬚被閉合的空間截斷,噴出大量透明的體液,在地面彈跳,脆弱的聖堂石柱承受不了這些粗暴的折騰,塌了幾根,讓每個人都蒙了一層灰。

 

「怎麼了嗎?」史蒂芬抬起頭,為了方便說話跳下邪教祭司做成的冰塊,走到克勞斯的身邊。最近他把晚上的餐敘都推給克勞斯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但他雖然不參加,還是很關心餐敘的過程。

 

「方才行動開始前,穆勒夫人來電,說想要邀請您一同參加。」

 

「……替我對她說聲抱歉,我晚上有約,沒辦法參加。」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差不多要5點了,該是去把孩子們從托兒所接回的時間了,史蒂芬無論如何都必須推掉這個邀約。

 

「這樣啊。」克勞斯不疑有他地點點頭,少許的灰塵自他的瀏海掉落,史蒂芬忍不住輕笑出聲。

 

「等等還是去洗個澡再赴約吧?小少爺。」史蒂芬用手幫克勞斯撥了撥瀏海上的灰塵,卻還是有些不滿意,在西裝褲口袋裡拿出一把不像他會隨身帶著的小柄梳子,像是給兒童用的一樣梳齒細密,抬手幫克勞斯梳開了打結的瀏海。

 

頭皮傳來細微的刺痛感和搔癢感,但克勞斯並沒有感到不適,不如說希望史蒂芬能再多梳幾下,手指不經意觸碰到的地方暖洋洋地,讓克勞斯舒服地瞇起眼睛。

 

「克勞斯。」史蒂芬怔怔地看著克勞斯,像是不經意地開口。「你覺得男生A開頭的名字,女生B開頭的名字,取什麼好啊?」

 

「唔?」本來還享受著梳頭髮感覺的克勞斯睜開雙眼,不解地看向史蒂芬。

 

「呃,不,沒事,當我自言自語吧。關係好的女性朋友最近生了孩子,是一男一女的雙胞胎,想請我幫忙想名字,他們夫妻一個是西班牙人,一個是德國人,所以問了我的意見,但我實在是沒什麼取名字的天分。所以想說也許學識淵博的你會有些不錯的想法。」

 

史蒂芬打了個哈哈,把梳子收回,正要轉身離開時,克勞斯的聲音留住了他的腳步。

 

「A的話,亞歷杭德羅(Alejandro)有人類的守護者的意思。至於B開頭的女孩名稱,貝雅翠絲(Beatrix)是個好名字,有受祝福者的意思。」

 

「……是兩個好名字呢,我就這麼告訴她吧。」史蒂芬說,露出了一個微笑,別開眼神,食指害臊地搔了搔臉上的傷疤。雖然是他本人先開口,不過“和克勞斯一起討論取小孩名字”這點不知為何讓他不好意思起來。

 

也許是因為那兩個小鬼某方面的確是我和克勞斯的小孩吧?史蒂芬想。

 

聖堂中的柔和燭光晃漾,映照在史蒂芬臉上,讓史蒂芬的臉頰更顯紅潤。克勞斯看著史蒂芬的笑容發怔,他覺得很久沒有看到史蒂芬這樣笑了。

 

純粹、自然,而洋溢著幸福。

 

雙眼沒有看著克勞斯的他,或許是在遙想著誰吧?

 

克勞斯覺得心頭沒來由地發酸。

 

「其實我也很希望今天你能一同前往的,很想和你吃頓飯,史蒂芬。」克勞斯像是被丟棄的小狗一樣垂下頭。

 

「抱歉,克勞斯,我是真的有事情,而且現在就得出發了,你要吃飯的話我明天中午再跟你吃吧。」面對克勞斯總是有效的“我好可憐”攻勢,史蒂芬狠下心閉眼,別過頭,隨意擺了擺手,踹開歪斜破裂的木門,離開了聖堂。

 

很少被史蒂芬這麼明確拒絕的克勞斯遭受了嚴重的打擊,頭頂下起了無形的傾盆大雨。

 

「旦~那~」札普說,噁心地拉長了聲音。同樣突擊邪教團體本部的他看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他一腳踢開變成烤肉串的教主,手持雪茄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你不覺得番頭最近很奇怪嗎?」

 

「什麼意思?」克勞斯說,像是看著救命稻草般,因為沒來由的眼淚而顯得濕潤的眼睛期待地望向札普。「我不擅長察言觀色,但身為上司和摯友,我的確關心史蒂芬的情況,希望你能詳細地向我說明。」

 

「很簡單啊。」札普深深吸了口雪茄,然後隨著煙霧吐出了重磅的炸彈。「番頭是不是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有了女人和小孩啦?」

  

「女人和小孩?」克勞斯睜大野獸般純淨的眸子,天真無邪地重複札普的話,看起來完全沒聽懂。

 

「啊──就是有了家庭啦!懂了嗎!?」札普抓亂頭髮,覺得說話文謅謅的小少爺真他X難溝通。

 

「喔,家庭,嗯,家庭哪。」克勞斯點點頭,然後慢了半拍才終於理解了意思,全身石化般僵硬。

 

札普看看兩眼無神的克勞斯,以為他還沒懂,繼續追加了自己的推理。

 

「旦那你想想啊,番頭這幾個禮拜不是很奇怪嗎?平常工作中毒熱愛加班的他居然都五、六點左右就下班了,而且最近常常把甜甜圈或下午茶包回家,剛剛居然還問了起小孩名字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番頭剛才的那個表情,那可是想著心愛的家人才有的表情喔。」

 

克勞斯鼓動喉嚨,吞了一口唾沫,覺得喉頭乾燥,難以發出聲音。腦袋一片空白的他,覺得自己好像有一瞬間忘了該如何說話,忘了以上司和友人的身分面對史蒂芬的婚訊應該如何開口。

 

「如、如果,史蒂芬有了家庭,那是值得慶祝的事情,他不願意公開可能是害怕萊布拉的事情危害到他的家人。我認為如果史蒂芬難以兼顧工作和家庭,不如建議他離開HL,找份安定的工作……」克勞斯嘴裡說著正確的言論,但覺得自己的內心喪失什麼般一片空虛,方才發酸的心頭傳來陣陣難耐地、撕裂般地疼痛。

 

喘不過氣。

 

像是哪邊受傷似地。

 

「唉,旦那,你怎麼那麼傻,重點不在那邊。現在不是關心番頭未來的時候吧?是戳破他的謊言,看好戲的時候啊!」札普伸出小指,在克勞斯的眼前晃啊晃。劃破的指尖流下絲線般的血液,沿著史蒂芬離開的軌跡延伸出去。

 

「只需要幫我付昨天積欠的一點點~酒錢就好。」札普很得意地挺起胸口。

 

果然我是個天才啊。他想。

 

 

 

 

****

 

 

 

 

「札普,我仔細想想,還是覺得有點奇怪。如果史蒂芬是這幾個禮拜小孩剛出生,名字還沒取好,那應該還是個嬰兒,不會送到托兒所吧?我們要不要還是回去好了?」縮在人行道樹叢陰影的克勞斯不安地說,像是第一次逃課的好學生一般猶豫不決。

 

「旦那,都來到這裡了,你還怕什麼?大不了就是一場誤會,笑一笑就沒事了吧?」札普感覺像是帶著菜鳥新人進行偽裝任務一樣,超不痛快。

 

他們沿著札普的血液回到地表,繞上了大馬路,拐了幾個彎之後,最終來到了附近一家新建的托兒所,史蒂芬的車停在旁邊,人不在車上,估計是進了托兒所找人了。因為怕兩人鬼鬼祟祟又面生的樣子引起重武裝警衛的注意,他們悄悄躲到史蒂芬車旁的樹蔭下,假裝是等人的家長。

 

時間接近五點,下班的時間,接孩子的家長開始不斷出現,把自己的孩子帶回家;孩子嬉鬧的聲音和家長叮嚀的聲音混雜一起,把托兒所前變得像市場一樣熱鬧。這個托兒所看起來無論是人類或異界民的孩子都無差別地接受,比起某些強調只收人類孩子的學校,或許更適宜讓出生於HL的孩子理解這個世界,克勞斯覺得如果是他的話,也會偏好把孩子送到這裡,但贊同史蒂芬想法的同時,想到史蒂芬或許瞞著自己有了這麼大的孩子,又起了莫名的憂鬱。

 

「說了不行就是不行。」在吵雜的人聲中,熟人的聲音還是比較好認的。史蒂芬磁性的嗓音在人群中冒出,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雖然史蒂芬話語的內容是否定句,但札普覺得聽起來挺溫柔的,一點都沒有平時的淡漠,頗像是與克勞斯對話時使用的語氣。

 

高個子的史蒂芬在家長中鶴立雞群,他低著頭,和兩手牽著的孩子們說著話,逐漸往車子這邊走來。

 

「所以說,我不想上托兒所啦!就算不讓我們越級,起碼在家自修嘛!」穿著襯衫和吊帶短褲的小男孩不滿地抱怨。

 

「而且由於還沒有確定稱呼的原因,老師詢問我們的名字,我們都難以回答,老實說令我無地自容。」穿著碎花連身裙的小女孩也冷靜地幫腔,但語氣中藏著的情緒相當沮喪。

 

「五歲小孩不知道自己名字還算是可以接受的範圍吧?而且名字的問題我今天已經幫你們解決了。總而言之不要任性,還是先待在托兒所裡……」史蒂芬身為戰士的敏銳直覺讓他抬起頭,因為感受到觀察自己的視線而不動聲色地轉動目光,接著立馬看到了樹叢下那兩個像傻子一樣望向自己的傢伙,他的腦袋瞬間停止轉動,無法完成未竟的話語。

 

「「爸爸?」」感受到史蒂芬手指傳來的僵硬冰冷,孩子們不安地看向史蒂芬,接著困惑地順著史蒂芬的眼神看向了克勞斯和札普。

 

札普的嘴巴誇張地張成O型,看起來足以塞下一個拳頭,剛點著不久的雪茄浪費地掉落地面。當他看清史蒂芬手裡牽著的兩個孩子模樣的瞬間,腦袋裡飄過娛樂小報八卦新聞常用的聳動標題,什麼“未婚先孕”、“先有後婚”、“一夜情意外留種”之類的可怕名詞──套用在他的兩個上司身上時,的確是世界毀滅等級的可怕。雖然他很想立刻把手機拿出來一陣狂拍然後發到萊布拉群組裡,但札普還不想英年早逝,這麼明顯的FLAG就算是他也懂得要迴避。

 

克勞斯則是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用手指推了一下眼鏡,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他剛才愁雲慘霧的內心現在一片晴朗,喜悅鼓動的心臟跳得飛快。看著史蒂芬牽著相似於他們的孩子的身影,他頓悟了什麼,一直以來沒有形狀的答案突然實現在他眼前。

 

是了,他怎麼沒想到呢,他是該想到的。

 

「「那個人,長的好像你(我)。」」兩個孩子相當有默契地互看一眼,聰明的他們瞬間明白了什麼,想到史蒂芬之前說過那個人只是朋友,就不由得害怕地把小小的身體縮到史蒂芬身後。

 

孩子們的舉動讓史蒂芬回過神,他脫下外套,將外套披在A的頭上,接著麻利地夾著兩個孩子走到車前,打開門鎖,把兩個孩子固定在後座的兒童安全椅上。過程中絲毫不看克勞斯和札普一眼,完全當他們倆是空氣。

 

「史蒂芬。」史蒂芬打開前座車門時,克勞斯輕喚了一聲,拉住了開啟的車門。史蒂芬知道力氣比不上他,也不希望車門被扯壞,他還得載兩個小孩回家,於是只能長嘆一口氣,放棄一切似地望向克勞斯。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史蒂芬的聲音冷冷地說。

 

「唔?」

 

「雖然這兩個孩子的確是我和你基因結合的結果,但我沒有偷拿你的體液或身體組織去合成他們,他們是其他上位存在的孩子,不是依循人類倫理的產物。我沒有經過什麼肉體改造,當然也不可能懷孕,他們不是我生的,我不是你以為的那種變態……!」

 

「史蒂芬,冷靜一些!」

 

史蒂芬雖然語氣冷靜,但內容卻越來越離奇,甚至開始自我厭惡,沒料到那麼早就被發現的他,甚至還沒準備好用來應付的謊言,雖然他不知道對A的長相到底有什麼能辯解的,但過於突然的揭露還是讓他的纖細精神受到巨大的打擊。克勞斯連忙按著他的肩膀,靜靜地看著史蒂芬慌亂游移的雙眼,以確實的行動安定史蒂芬脆弱不安的心情。

 

「史蒂芬,請放心。」克勞斯嚴肅地說,翠綠的眼珠像是清澈見底的湖水,不含任何雜質,仍是一如往常的表裡一致,光明磊落。「我不懂人心,是以你所說的事情,全都不是我考慮之事,但根據你所描述,這兩個孩子既為我的血脈,請讓我共同負擔照顧之責。」

 

「……你在說什麼啊?」史蒂芬一陣脫力,覺得心靈疲憊,行為舉止總是和他所想差距甚遠的克勞斯,這次同樣地打破他的想像,而他目前還無法推算克勞斯的反應對他們來說,究竟是好是壞。「不需要你廉價的同情心,這兩個孩子我就當養子看待,沒給我什麼心理負擔;而且以我經濟能力來說,完全可以照顧好他們,不用你這少爺操心。」

 

早已打算在這件事上不勞煩克勞斯的史蒂芬,嘴裡的話說得很苛薄,只願逼退克勞斯,讓他別再插手。

 

「如果我的行動不是出於同情呢?史蒂芬。」克勞斯沉著臉,語氣堅定,雙目灼灼有神地緊盯史蒂芬。

 

「啊?」史蒂芬呆呆地回問,他實在不懂還有什麼理由讓克勞斯想要照顧這兩個長著朋友外表,與他無關的小孩。

 

也許因為克勞斯心地善良又喜歡小孩子?但如果克勞斯硬是想要幫忙照顧的話,應該也不是不行?史蒂芬疑惑地想著。

 

但事實證明克勞斯的確總是做出超乎他想像的事情。

 

「我終於想清楚了,史蒂芬‧A‧史塔菲斯。」

 

克勞斯對史蒂芬露出溫柔的笑靨,放開他的肩膀,改為握住他的手,並且順勢單膝跪地。

 

「你願意和我共度……」

 

「哇啊啊啊啊慢著──!」史蒂芬驚慌失措地慘叫,打斷了克勞斯讓他心跳加快的話語。他環顧四周,帶著小孩的家長朝這裡指指點點,他連忙抽回了手。「克勞斯,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都已經五點多了喔?你不是還要去和穆勒夫妻的吃飯嗎?更何況以你現在一身灰的狀態,肯定是要去沖個澡才能赴約,時間緊迫,這件事情之後再說,可以嗎?」

 

「史蒂芬!」

 

史蒂芬無視克勞斯彷彿懇求的呼喚,碰地一聲關上車門,發動了引擎。

 

克勞斯看著車窗內面無表情的史蒂芬,被拒於車門外的他,不明白自己哪個環節做錯了,覺得鼻頭一陣酸楚。

 

史蒂芬瞥了一眼克勞斯垂下頭,把壯碩的身體縮得小小的,像是淋雨小動物的可憐樣子,嘆息一聲,搖下車窗,終究還是沒能狠心踩下油門揚長而去。面對長年友人的告白,自認直男的他,理論上是要感到排斥,或者至少要有拒絕的想法,但他發現他並沒有想像中的負面情緒,滿溢心頭的這種心情對交往經驗豐富的他來說,其實是相當清楚明顯,但他目前還不知道該怎麼承認它。

 

「我說哪,克勞斯,我要是認真想拒絕或發怒的話,剛才早就把你凍成冰棍了。」史蒂芬瞪著克勞斯,說著少有的真心話,忍耐著被路人圍觀的羞恥,耳根發紅。「……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覺得現在沒辦法給你很好的答覆,之後再說,不行嗎?」

 

「史蒂芬……!」克勞斯驚喜地說,往前踏了一步,但史蒂芬已經把車窗關上了,車子緩緩前進。

 

後座的孩子們不知何時也把車窗搖了下來,小小的手臂對著克勞斯招了招。

 

「謝謝您!讓我們知道親生雙親沒有判斷錯誤,親愛的另一位爸爸。」趴在窗邊,黑髮的小女孩笑得很燦爛,性格理智的她很少像這樣展現情緒。

 

「加油呀,另一位爸爸,其實機會還挺大的嘛。」紅髮的小男孩對克勞斯眨眨眼,比出大拇指,長相相似於克勞斯的他,露出一個克勞斯絕對學不來的壞心笑容。

 

 

 

 

「──你們倆給我坐回兒童安全椅上!扣好安全帶!」史蒂芬忍無可忍地大吼一聲。

「「是~!」」小孩清脆悅耳的嬉鬧笑聲響起。

 

 

 

 

克勞斯目送史蒂芬的車子離去,在連車子的影子都看不見後,才回神發現自己做了什麼,後知後覺地害臊起來,粗糙的大手遮住自己羞紅的臉龐。

 

他從沒有想過為何是史蒂芬,對他來說,與史蒂芬的性別、年齡、身分、種族毫無關係,就是必須是史蒂芬才行。

 

這個問題不會有其他答案。

 

在心中想像自己站在他們身邊的樣子,覺得那幅景象像是拼回完整碎片的拼圖。克勞斯聯想起掛在德國老家裡歷代祖先的家族畫像,讓他忍不住勾起嘴角。

 

他有預感將會擁有一個熱鬧的家庭。


评论 ( 20 )
热度 ( 70 )
  1. Huzi-詩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