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其實擅長挖坑,不擅長填坑。總覺得最近的自己很努力。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比心)

守恆定律[克史]

*上司組,克史。


*爛文筆兼OOC。^p^


*內含RPG PARO,有許多私設,會雷請慎入。


*最近SAN值低落,如果雷到抱歉QQ




《守恆定律》

 

 

 

 

石頭砌成的密閉房間內,光線相當陰暗,因為怕引發火災而不使用火炬或油燈,而是花俏地以發出藍色幽光的魔法燈作為照明。房間內分類整齊的木櫃上放著各色的藥水粉末,泛黃的法術捲軸和書籍依照年代擺放,這裡平時下了多重封印,作為倉庫使用,但反過來說,要是想掩人耳目做些什麼的話,就是再適合不過的實驗場。

 

沾著螢光綠色液體的木質法杖在地面上畫完法陣的最後一筆,魔法師小心翼翼地跨出法陣圈外,仔細地檢查法陣的圖樣以及陣內的符文筆畫和寫法是否有誤。

 

「好了,大概沒問題了。」

 

核對著手中古老捲軸的紀載,他吸了兩下鼻子,忍耐著因為倉庫裡的灰塵引起的鼻頭搔癢,將卷軸收回陳舊的絨布套子中,接著拿出一個黑色的陶罐,捏起罐內的粉末,撒在法陣上頭。

 

近乎透明的粉末是卷軸中紀載的最後一項必需品,每一百年就會穿越時空回到故鄉以繁衍後代的昆蟲翅膀乾粉,是啟動這個法陣最佳的觸媒。

 

隨著粉末飛散,魔法陣發出強烈的光芒,照亮了魔法師有著傷疤的臉龐和烏黑的頭髮。

 

他將法杖在地上敲了兩下,光芒扭曲渦卷,開啟的“門”實體化為施法者期望的樣貌,彷彿在法陣中央憑空生出了一扇拱形的木門,但這木門具備與光芒同等的效力。

 

「根據守恆的法則,我過去的話,消失的空缺將會由相應的個體遞補。雖然對他感到很抱歉,但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是沒那麼脆弱的吧?」

 

他露出了一個微笑,推開門扉,消失在門的另一端。

 

 

 

 

 

 

 

 

《Side Parallel World》

 

 

 

 

「呼啊啊……早安,親愛的小貓咪艾蜜莉,怎麼這麼早打給我?」

 

札普這傢伙昨晚是嗑了多少!?

 

手機裡傳出的爛軟聲音讓史蒂芬無言以對,現在是早上10點多,但顯然札普還賴在被窩裏頭,根本沒起床。

 

史蒂芬才想著明明通告了緊急情況,幾乎全員都到齊加入戰鬥了,怎麼就是不見札普呢?耐著性子撥了無數通電話之後,他得到的是不意外的結果。

 

憤怒值瞬間爆表,讓史蒂芬幾乎想把手機當場凍碎,但他是冷靜自持的成熟男性,所以他忍住了這個荒誕的念頭。

 

從天而降的粉色汁液像是一張網子,史蒂芬向後一躍,腳底倏然升起了冰柱,將他推至兩層樓高的空中,驚險地躲過巨型毛蟲吐出的腐蝕酸液。

 

路面瞬間被酸液腐蝕成一個大坑,而且冒著青色煙霧的坑洞似乎還持續被溶解著,眼見沒有落腳之處,向下墜落的史蒂芬伸出長腿,隨意踢了一下距離最近的牆面,在橫生而出的冰柱上穩住身體,以溫柔無比的語氣對著手機說。

 

「札普,在新澤西街和克羅西亞街的交叉口發生了地下生物改造工廠爆炸的事件,工廠裡面的變種生物都鑽出來了,其中某種長著人臉的褐色毛蟲已經吃到比整條新澤西街還長了,而且不但表皮堅硬還相當耐寒,基本上我們其他人的攻擊都沒什麼效果,所以請你立刻前來。另外,說過幾次了,不要把女人的鈴聲和萊布拉的鈴聲設成同一個。」

 

「史史史史塔菲斯先…!!!」

 

手機對面的慘叫讓人心情很好,不過史蒂芬沒有閒功夫聽完,逕自掛了電話。

 

「聯絡札普了嗎?」

 

克勞斯詢問的聲音傳來,史蒂芬轉頭看向他。萊布拉的首領單手攀在對街的招牌上,顯得有些狼狽,儘管克勞斯實力堅強,但面對體積過大還會隨便吐出腐蝕液體的對手還是相當吃力。

 

「聯絡到了,那傢伙還在睡,我已經讓他盡快趕來了。」

 

「嗯,那麼在札普到來為止,我們必須盡力防止災害擴大。」克勞斯推了一下滑落的眼鏡,按了通話器的按鈕,通告了所有成員。

 

「了解,雖然這些蟲子頗耐寒,不過讓它們滑個一跤之類的事情,還是能對它們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吧?」

 

手機中傳來惱人的提示音,史蒂芬滑開手機,發現是札普在萊布拉成員的群組裡慌張地發訊息說他剛才沒聽清地點在哪,請求有空的人可以幫他解答一下。

 

「那麼就麻煩你了。」克勞斯朝史蒂芬點了點頭,一個使力跳到了某戶人家的陽台,再接著跨越欄杆跳到沒被酸液破壞的地面,邁開雙腿奔向還在逐漸成長的毛毛蟲。

 

一切動作在數秒內完成。

 

「等等,克勞斯!」才打了兩個字的史蒂芬慌忙收起手機。幫忙克勞斯顯然比照顧未進化的猿人更為重要,畢竟可以幫札普解答的閒人也不是沒有,再不濟現在採訪直升機都到現場了,只要札普看一下手機新聞就可以知道了吧?

 

史蒂芬也跟著跳了下去,雖然距離地表有兩層樓高,不過以牙狩的體能來說,只要找尋適當的落點,例如下方的冷氣機和遮雨棚,跳下兩層樓高的高度而不受傷的方式要多少有多少。

 

然而,當史蒂芬懸在空中時。

 

 

 

 

世界在瞬間改變了樣貌。

 

 

 

 

「咦?」史蒂芬眨了眨眼,看著近在眼前的石板地面,長年戰鬥練出的身手讓他下意識地伸手撐住地面,一個挺腰,順勢完美地翻了一個跟頭,毫髮無傷地站了起來。

 

哇啊~~~~!!!

 

像是體操選手一樣俐落的動作引來路人的歡呼和掌聲。即使在異能人士眾多的HL,身為萊布拉中頂尖的戰鬥人員,他們的行為還是經常引起他人的注目。史蒂芬頗感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環顧四周,然後睜大雙眼僵住了。

 

「咦?」

 

一臉興奮地包圍著他的路人,全是奇形怪狀的異界民,在HL裡並不是稀奇的事情,然而他們卻穿著像是歐洲中世紀的服裝,看起來像是雷歐那魯德喜歡玩的RPG裡的角色。異界民們對著史蒂芬嘰哩咕嚕地說著未知的語言,史蒂芬一句也聽不懂。

 

……我是在不知不覺中掉到哪個異界了嗎?

 

雖說現在的HL已經在兩界的術士協力之下維持穩定,但畢竟和異界相連不是正常的情況,偶爾還是會出現時空不穩的現象,而那些落入時空縫隙中的人,沒人知道去了哪裡。

 

史蒂芬深呼吸一下,平復內心的震撼,接著輕踩地面,悄悄地將冰針打入周遭的異界民體內。能夠使用血法的事實讓他非常感動,有了第一重的保險之後,他總算放下心來,可以好好地整理現有的資訊。

 

周圍除了那些吵吵鬧鬧的異界民之外,並未見到任何人類,附近是許多寫著異界字體的攤販群,史蒂芬所在之處似乎是市集裡頭,那些攤販們販賣的東西看起來很像哈利O特一類的奇幻小說裡面出現的道具,不知名的藥水、抖動羽毛的法杖、爬出小妖精的匕首等等,就算史蒂芬在HL打滾三年,也從未見過一模一樣的物品。

 

頭頂是藍天白雲,陽光強得讓長年生活在濃霧中的史蒂芬瞇起雙眼。遠遠望去,石造的房屋櫛次鱗比,幾重城牆環繞,守護著城市。城牆的中央聳立著一座螺旋狀的宏偉城堡,或許是這個城市的擁有者所居,城堡的風格和建築方式絕對不是地球上已知的任何文化所建造的堡壘。若史蒂芬沒眼花,城堡頂端的數個塔樓實際上是漂浮在空中的,何等神秘的技術。

 

果然是某個異界。

 

史蒂芬絕望地想,拿出手機,螢幕最上面的訊號格毫不留情地顯示為圈外。

 

「哈、哈哈哈。」

 

點開手機中的行程表,史蒂芬崩潰地笑出聲來。被那份古怪的氣勢嚇著,周遭圍繞著他的異界民嚇得後退幾步。

 

姑且不論克勞斯和那個巨蟲的戰鬥結果如何,要是今天都回不去的話就慘了。晚上得和收藏家史密斯夫婦吃飯,這關係到我們萊布拉是否會有300萬元的贊助,另外還要拷問昨晚抓到的間諜,那傢伙已經將部分資料轉送出去了,要是不問清楚資料的流向,我們全體成員的安危都會受到威脅……對了,還有我桌上那疊沒處理完的公文……

 

啊……好想喝點咖啡啊,黑咖啡,藍山的……

 

因為清楚自己沒有辦法解決當下的困境,史蒂芬的思考開始全力奔往逃避現實的方向。

 

身邊的異界民突然發出驚呼望著天空,雖然他們異於人類的表情難以確認,不過從他們沒有拔腿逃跑看來,應該不是恐懼的意思。

 

史蒂芬聽見了頭上傳來巨大翅膀拍擊的聲音。

 

暴風伴隨著黑影籠罩而下。

 

 

 

 

「史蒂芬。」熟悉的聲音呼喚著他的名字。

 

 

 

 

「克勞斯…?」

 

史蒂芬抬頭望去,卻有些懵了。壯碩魁梧的褐膚惡魔以靈巧的動作在他頭頂盤旋一圈後降落,收起蝙蝠般的翅膀,翠綠的眼珠轉向史蒂芬。雖然惡魔長著克勞斯的臉,但外型卻比他所熟知的克勞斯更為粗獷高大,頭上生著犄角,下半身生著粗硬的黑毛,雙足則如牛蹄一般,屁股牽著一條長尾巴。外貌比起人類,更接近於所謂的異界民。

 

史蒂芬僵住了,身為戰士的本能讓他知道眼前的怪物異常危險,但他卻遲遲沒有發動血法,任由那個怪物一步步地越過安全距離,來到自己的身前。

 

不知為何,史蒂芬能夠理解“牠”就是克勞斯,而他無論如何不可能傷害克勞斯的。

 

超越20公分的身高差讓這位克勞斯低下頭,以史蒂芬熟悉的低沉嗓音說著史蒂芬毫不熟悉的語言。和史蒂芬所熟知的克勞斯一樣,語調和緩沉穩,但是史蒂芬從克勞斯眼角的弧度和抿起的嘴唇知道,克勞斯應該是在不滿著什麼事情。

 

史蒂芬困擾地蹙眉思考。

 

如果是我所熟知的克勞斯的話,個性溫柔的他,要是知道我是落入異界的迷途者,也許會出手幫助吧?但問題是該如何傳達給他呢?不,等等,從他剛才明確地呼喚“史蒂芬”看來,這個世界應該也有一個“我”?萬一他以為我是模仿史蒂芬的外表,造成危害的什麼存在,容易衝動的他也許會對我動粗……?

 

眼見史蒂芬對自己的話語毫無反應,克勞斯對史蒂芬伸出長著銳利指甲的手掌。

 

「克勞斯!?」

 

因為畏懼,使得史蒂芬不像樣地縮起身體,卻發現克勞斯只是翻了一下他的領口,確認似地觸碰頸部刺青的位置,接著他不滿的表情轉為困惑,在史蒂芬沒有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前,在眾目睽睽下將史蒂芬打橫抱起,一個振翅,彷彿猛禽般輕易地飛到離地數十米高的空中。

 

「你做什麼啊!」史蒂芬忍不住發出一聲悲鳴,卻也不敢亂動,毫不保險的高空飛行讓他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

 

「唔?」聽見了從未聽過的語言,克勞斯再怎麼遲鈍也知道事情不對勁了,眼神銳利地看向史蒂芬。

 

完了。史蒂芬想。就算遮住嘴巴也無濟於事,他只能努力露出最純良無害的笑容,祈禱克勞斯不要鬆手把他摔成肉泥。

 

不過顯然克勞斯並沒有史蒂芬所以為的那麼衝動行事,拍著翅膀朝著城堡的方向飛行的克勞斯歪著頭,思考了一下,接著像是想通了什麼一樣,對史蒂芬露出一個足以嚇哭小孩的表情,不過史蒂芬看得出來,那是屬於克勞斯的溫柔笑容。

 

克勞斯低聲快速的喃唸著什麼,像是在吟誦經文一般,隨著克勞斯的話語停止,水泡般的光球在兩人之間憑空出現。

 

雖然史蒂芬清楚不會騙人的克勞斯既然露出了那種笑容,大概是不會加害自己了,不過看著近在眼前的超自然現象,還是免不了不安的情緒,他戒慎地看著光球繞了兩人幾圈,接著像是變戲法般破裂,光點明滅,消散在虛空中。

 

「異界的史蒂芬,聽得懂我說的話了嗎?」克勞斯開口。儘管史蒂芬還是一個字都聽不懂,但當話語在腦海裡浮現時,不知為何就是能夠理解。

 

「咦?」史蒂芬瞪大雙眼,這是完全未知的溝通方式。「聽是聽懂了…請問這是怎麼…呃,“翻譯”的?真是方便。」

 

要是能夠任意與語言不通的異界民溝通,將能在情報蒐集上將取得多少優勢啊?史蒂芬想,忍不住開口詢問。

 

「這是藉由向掌管時空法則的精靈們祈禱,將兩界語言方面的意識同調,接著……」

 

「沒關係,不用解釋了,我知道我學不來了。」理解那不是能在地球上達成的方法,史蒂芬打斷了克勞斯老實的解釋。

 

「唔,了解了。」克勞斯並沒有因為說明被打斷而感到惱怒,史蒂芬也清楚他不會因為這種小事不悅,兩人雖是初次見面,卻擁有數十年老友般的默契和莫名的親暱。克勞斯眨了眨眼。「聰穎的你或許已經理解了,這個世界與你的世界的流向平行,你的世界存在的人物,在這個世界同樣存在,遵循著相似卻不同的命運,而我是這個世界的“克勞斯‧V‧萊茵赫茲”。異界的史蒂芬哪,此處並非你的歸屬,我將會負起全責,送你回到本來的世界。」

 

「真是感謝。」史蒂芬發自內心地說。克勞斯不是隨意承諾的人,因此史蒂芬雖然不清楚他有什麼辦法,但肯定能夠讓自己回去。

 

總算放鬆了提心吊膽的心情,史蒂芬笑著敲敲對方的赤裸的胸膛。

 

「不過克勞斯你人也太好了吧?我是不小心落入異界的,你能幫忙我就很感激了,沒必要為此負責的。」

 

「不,史蒂芬,你會來到這個世界,並非偶然。」克勞斯沒有如史蒂芬所料想的害臊或微笑,而仍是一臉嚴肅。

 

「啊?」

 

「身為伴侶,我是該為他的愚行對你造成的損失和驚嚇致歉。不過請放心,他所留下的門還固定在城內,只要再度開啟,通過門,你就能回去原本的世界了。」

 

「呃,克勞斯你說什麼?你有了伴侶?還是個男的?」克勞斯口中吐出的男性代名詞和有著配偶的事實,讓史蒂芬驚訝之餘,起了不祥的預感。他突然意識到以友人身分來說,被公主抱的姿勢不但不恰當,還十分彆扭。

 

「是的。」克勞斯一臉理所當然地點點頭。「我的伴侶是這個世界的史蒂芬‧A‧史塔菲斯,你們不是嗎?」

 

「等、等等,你說什麼!?」史蒂芬突然覺得頭很痛。

 

「你所處的世界和我們的世界是平行的關係。雖說前往平行世界的方法和相關研究在上次的大戰後多數遭到銷毀,但根據殘留的文獻紀載,平行世界的人們的關係性,大體是差不多的呀?」克勞斯滿臉疑惑,像是史蒂芬的慌亂毫無理由一樣。

 

「……所以只是大體上差不多,而不是完全一致吧?我和我的世界的克勞斯只是單純的普通朋友,沒有朋友之上的感情,更不是伴侶;我們和你們的關係性顯然是不同的。」抓到了克勞斯言語中的漏洞,史蒂芬盡量鎮定地反擊回去,不過他發紅的耳根和乖乖被抱在懷中的姿勢,讓克勞斯沒什麼被攻擊到的感覺。

 

「是嗎?」克勞斯溫柔微笑,抬起手臂將史蒂芬抱得更近一些。過度親密的距離讓史蒂芬嚇得倒抽一口氣,但克勞斯似乎只是為了方便說話,並沒有做什麼史蒂芬以為的事情。

 

「你說你們的關係和我們不太相同,不過在你的世界,你也是盡心盡力地輔佐著“克勞斯”吧?」

 

「是沒錯……但是輔助長年的朋友,又怎麼了嗎?」史蒂芬不解地挑眉。

 

「我這邊的史蒂芬也是一樣喔。」克勞斯很得意似地開起小花。

 

「幫忙朋友這是友情的範圍吧?一般人也會這麼做的。」史蒂芬表面上潑了冷水,但內心卻訝異著這邊的克勞斯也有著開空氣花朵的技能。

 

「唔,是沒錯。」克勞斯蹙起眉頭,困擾地思考。「但你也是願意為了“克勞斯”犧牲一切吧?包含自己的人生和生命,這方面一般人難以為朋友辦到這點。」

 

史蒂芬全身僵硬,不敢置信地望向克勞斯。如果現在可以挖個地洞逃跑的話,他絕對會挖的,然而他現在身在距離地面不知道幾公尺高的空中,高空的寒風呼嘯著吹過他的耳邊,底下的房子看起來像是模型玩具般小巧。被克勞斯緊緊抱住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克勞斯大眼瞪小眼。

 

「史蒂芬?」查覺到史蒂芬緊張萎靡的狀態,克勞斯擔心地詢問,像是沒有說出什麼令人驚奇的事情般,一臉尋常平靜。

 

幾乎可說是眼神呆滯的史蒂芬,腦中轉過無數念頭,最強烈的想法是想咒罵這裡的史蒂芬,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麼,居然讓克勞斯知道了這個本來要帶進墳墓裡的祕密,害他不知不覺地陷入了秘密揭露的淒慘狀況,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史蒂芬語塞,一向巧舌如簧的他發現,自己如果不說些謊言,好像就不會說話了。

 

「你那邊的世界,這件事情還瞞著嗎?」克勞斯沒有史蒂芬一直以來的想像中的憤怒失望,翠綠深邃的雙眼維持著一貫的冷靜,銳利的目光彷彿要看進史蒂芬心底最陰暗的角落,克勞斯緩慢而明確地說著。「那麼你同樣也為了“克勞斯”背負起骯髒得令你自我厭惡的事情吧?」

 

如果回答肯定的句子,就能獲得理想中的救贖嗎?史蒂芬不知道。

 

雖然克勞斯的懷抱很溫暖,但史蒂芬全身不由自主地發抖,如墜冰窖,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撬開了層層防禦的外殼,脆弱無助,卻又無處可逃。

 

「不、不是的,克勞斯……」

 

「看來確實如此呢。」拙劣粗糙的謊言騙不了這位克勞斯,他深深地嘆息,望著史蒂芬的神情是從未見過的哀傷。「我並沒有你所想像的那麼脆弱,也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堅強啊,史蒂芬。」

 

史蒂芬像是要安慰他般,愣愣地伸手觸碰克勞斯的臉龐,那份哀傷對他來說像泡沫般如夢似幻。

 

此處是未知的異界,無人的高空,對方的確是克勞斯,卻也不是克勞斯,各種完美的條件彷彿精巧的陷阱,誘惑著他摘下長期戴著的虛假,放棄全部的矜持和尊嚴,像是無數惡夢裡的情景一般,毫無保留地告解一切,放下心裡幾乎把他壓垮的重擔。

 

──這個世界的史蒂芬能夠得到克勞斯全部的理解和原諒,究竟是幸福或者不幸呢?

 

「咦?」冰冷的感覺順著下顎滴落,史蒂芬抹了一下臉,困惑地看著落於掌中的水痕,眼前一片模糊。

 

看著史蒂芬的表情逐漸扭曲,最終無法控制地哽咽出聲,克勞斯像是安慰幼童一般,輕撫著他的背部。

 

「異界的史蒂芬啊,既然你尚未開誠布公,那麼肯定是仍在磨耗自身,以將我推向至高的神壇吧?的確,我和你是大不相同的存在,但希望你謹記,世界上每個個體都是不同的,並不會因為“不同”而區分高低貴賤,反而會因為“不同”而互相扶持、互相理解。」

 

「克勞斯,我…」

 

尾巴末端柔軟的毛球遮住了史蒂芬顫抖的嘴唇。

 

「縱使你有千言萬語意欲傾訴,但這些不是該向“我”說的,不是嗎?」克勞斯笑得慈祥和藹,開心地甩了一甩細長毛絨的尾巴。

 

 

 

 

 

 

 

 

《Side Hellsalem'sLot》

 

 

 

 

史蒂芬‧A‧史塔菲斯,魔法師的那一位,驚訝地仰頭看著摩天高樓,腰挺得發痠都看不到頂端的高樓,在他們那可不常見,不過這裏卻比比皆是。

 

和一般人類對HL的異界民和生物改造車嘖嘖稱奇不同,從異世界來的他對於人類的科技和智慧結晶──汽車、紅綠燈、廣告招牌之類的事物更感興趣。

 

「可惜為了維持時空的穩定不能待太久,不然真想好好了解這邊的知識啊,肯定能對改良我們世界的法術系統有所幫助。」史蒂芬喃喃自語,從擦得光亮的玻璃櫥窗倒影上,找到了熟識的臉孔。

 

「哦,是這個世界的札普呢。」

 

嘴裡塞著速食店的漢堡,看起來一臉快被噎死的白髮青年,為了不被心情不好的上司殺掉,正在對街賣力奔跑著。

 

「喂──!札普──!」史蒂芬喊了一聲。在人生地不熟的異界,能有個嚮導自然再好不過。

 

接近中午的市區正是繁忙時刻,車輛壅塞,人潮熙熙攘攘,史蒂芬的叫喊自然難以傳達。

 

「該死。」

 

觀察馬路上依然堵得動也不能動,史蒂芬無視喇叭的聲響,三步併兩步地跨越堵塞的車陣,但即使如此也追不上體能甚好的札普,眼見札普即將消失人海中,情急之下他一揮法杖,一堵冰牆擋在札普身前。可憐的札普就這樣迎頭撞上,額頭青紫一塊,萬幸漢堡已經吞完,不然肯定會咬到舌頭。

 

「好痛痛痛痛痛痛啊────!不過就是睡過頭而已,有必要這麼過分嗎?史塔菲斯先生──!」標誌性的冰塊讓札普很快地知道兇手是誰,不過遲到理虧在先的他只敢裝裝可憐,哀怨地控訴。

 

「不,我只是因為追不上你而已。」提著長袍衣襬緩緩走來的史蒂芬毫無良心地回答。事先做了些準備的他,並沒有溝通上的問題。

 

「番頭…?」看著史蒂芬的奇裝異服,還有那根詭異的骷髏法杖,札普先是愣住了,接著忍俊不禁地抱著肚子大笑出聲。「噗哈哈哈,你那是什麼衣服?睡衣嗎?還是從變裝派對趕來的?」

 

史蒂芬冷冷地盯著札普,雖然不知道“變裝派對”是什麼玩意,但是從札普的舉止大概可以推測出自己被嘲笑的事實。

 

「咿…!」札普感到一陣惡寒,野生動物的直覺讓他知道要是不快點轉移話題,肯定會被殺掉。「那、那啥,番頭你不是在新澤西街和克羅西亞街的交叉口上戰鬥嗎?怎麼有閒工夫跑到這來?那些貪吃蟲都解決了?」

 

「現在大家在戰鬥中嗎!?」史蒂芬臉色發白,他可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無意之舉釀下大禍。

 

「是啊,雖然旦那也在,但他似乎也拿那些蟲子沒辦法,非得要用我的血法去燒他們,所以剛才番頭你才會打電話……」

 

「那還磨磨蹭蹭什麼!?快過去吧!」

 

不是你讓我停下來的嗎!?札普在心中對蠻不講理的上司抱怨,但也只能無奈地垂下頭嘆氣。

 

「是~」

 

 

 

 

****

 

 

 

 

絲線般的血液一圈一圈纏繞在數十米長的巨蟲軀體上,隨著轟然的爆炸聲,致命的烈炎無情地引燃毛蟲的外殼,將蟲子變成一團火球。體液幾乎是瞬間蒸發,毛蟲頭部的人臉發出刺耳的淒厲哭嚎,然後維持著扭曲的面部表情變成了焦炭。

 

失去生命的毛蟲像是被砍倒的樹木般緩緩傾斜,本來還在觀戰的路人們紛紛逃跑,不過在龐大焦炭釀成災禍之前,隨著一陣強烈的寒氣,毛蟲屍體瞬間凍結成了一團冰塊,延伸到地面的冰塊結構恰到好處地托住了屍身,遠遠望去像是特大型裝置藝術一般。

 

「好嘞~這是最後一隻了吧~?我們去吃午餐吧!收工收工~」消耗了大量的血液,札普餓得要死,沒等史蒂芬喊收工就逕自往外走,傑德連忙拉住了他。

 

「史蒂芬先生還沒說可以走啊。」

 

「有什麼關係,反正沒事了對吧?番頭。」

 

「嗯?啊啊。」史蒂芬看著拿出手帕擦著眼鏡,重新把領帶繫好的克勞斯,若有所思,並沒有太搭理札普。

 

「怎麼了嗎?史蒂芬先生。還有你的衣……哇啊,你做什麼?」傑德瞪著勾住他肩膀的札普。

 

「吃飯啦,吃飯!」

 

滿腦子想著午餐的札普才不管傑德想關心什麼,得到史蒂芬許可的他無視傑德的阻止,連拖帶拉地把傑德給帶走了

 

「唔?」被看得莫名其妙的克勞斯歪著頭,他並沒有太介意史蒂芬換了打扮的事情,反正HL無奇不有,換個衣服只是小事。反倒是史蒂芬一直看著他的舉動比較讓他介意,通常這是史蒂芬在思考一些重要事情的情況。「史蒂芬,出了什麼事嗎?」

 

「克勞斯,你是人類吧?」史蒂芬接近克勞斯,東看西看,試探性地捏了捏手臂,按了按背部,最後沒頭沒尾地問了引人發噱的奇怪問題,但是表情相當認真嚴肅。

 

「嗯,我是的。」克勞斯雖然感到疑惑,但還是老實回答了。

 

「是嗎?這樣啊,太好了,跟我一樣呢。」史蒂芬像是感慨什麼一樣說了,露出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鞠了一躬。「初次見面,這個世界的克勞斯,我是來自平行世界的史蒂芬‧A‧史塔菲斯,雖然長得很像,但並不是你所熟知的那位史蒂芬。」

 

「平行世界……?」克勞斯不敢置信地複述,剛才的戰鬥史蒂芬確實消失了一陣子,但他沒發現史蒂芬中途竟“換人”了。這位自稱來自平行世界的史蒂芬從頭到腳都和他所熟識的史蒂芬極其相似,無論是語氣、笑容,或者看著他說話時的小動作,都沒辦法讓他認為是另一個人。

 

「是的,平行世界,諸多異界的其中一種。我因為檢驗卷軸的過程中發生不幸的意外,所以才會掉到了這裡。」史蒂芬聳聳肩,隨意扯了一個半真半假的謊言。「基於時空之間法則的關係,我的存在應該和這邊的史蒂芬互換了,不過這種狀態也不會是永久的,大概一天之內法陣的魔力耗完,效果就會消失,我就能回去了。」

 

說謊是必要之惡,畢竟要是讓克勞斯知道他刻意讓這邊的史蒂芬深陷未知的險境,可不清楚克勞斯是否還會維持友善的態度。

 

「我了解了,是不是早點找方法讓您回去比較好?我也認識一些術士,或許他們會知道相關的法術。畢竟不知道這邊的世界是否會對您有不良的影響,況且突然移動至異界的史蒂芬情況也不明瞭,我很擔心他。」克勞斯沉下臉,雙手交握,史蒂芬很理解克勞斯的胃部應該正在抽痛不已。

 

「不不不,萬一術式相衝,造成更嚴重的扭曲就不好了……至於史蒂芬的話,應該不會有事的,他大概會出現在出事當時我的書房裡吧。」明知出現的地點是隨機選擇,為了不讓擔憂的心情繼續折磨克勞斯,史蒂芬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謊。

 

「唔……這樣啊,我了解了。」知道再怎麼急也沒有用,克勞斯也只能選擇相信眼前的史蒂芬所言。「那麼你就先隨我一起來我們萊布拉的辦公室休息吧?」

 

「是可以,不過難得來到平行世界了,待在辦公室有點可惜啊。我想逛逛這個城市,你有空能當我的嚮導嗎?」史蒂芬走到克勞斯的身邊,搭住克勞斯的肩膀。能夠搆到克勞斯的肩膀,完成勾肩搭背的動作,讓史蒂芬的心情很是愉快。

 

「下午我沒有重要的預定行程,原則上沒問題。」感到這位史蒂芬似乎無意保持距離,舉動像是老友般親暱,克勞斯有些害羞地縮起身體。「雖然我的確記下了整個城市的布局,但是我的介紹可能較為枯燥乏味,而且萬一出了緊急事件也要立即出動,可能無法勝任嚮導的職責。是否晚點讓札普他們帶您逛街比較好呢?」

 

「沒問題,如果需要戰鬥我也是可以幫忙的,光是看著長得人模人樣的你,就已經是很大的樂趣了。」史蒂芬揮了一揮法杖,為了證明自己的戰鬥能力沒有問題,讓地面的一小灘積水結了冰。

 

「人模人樣?」奇怪的評價讓克勞斯不解地歪著頭。

 

「是啊,在我那邊的世界的克勞斯不是人類,所以看著你的樣子很新鮮啊。」史蒂芬拍拍克勞斯的背部,朝著克勞斯露出少見的燦爛笑容。「更何況比起不知道會不會把我賣了數錢的札普,待在伴侶的身邊還是比較放心吧?」

 

過分衝擊的資訊讓克勞斯震驚地張大嘴巴,像是石頭一樣呆愣著一動也不動。

 

「克勞斯?」

 

「請問“伴侶”是什麼意思呢?」克勞斯怯生生地舉手提問,像是怕史蒂芬吃了自己一樣把自己縮得更小。

 

「……不是吧?平行世界人類的關係性不都差不多的嗎?」史蒂芬吃驚地瞪大眼睛。「你和這邊的史蒂芬不是伴侶?」

 

史蒂芬的問句讓克勞斯像是番茄一樣脹紅了,頭頂冒著清晰可見的蒸汽,接著拚了命地搖頭。

 

「史史史史史蒂芬是我的摯友,我和他絕非伴侶的關係。」

 

「哦~?」史蒂芬眼珠一轉,拉開了長袍的領口,克勞斯嚇得閉起眼睛。「所以這邊的史蒂芬沒有這個刺青囉?」

 

「刺青?」聽見了關鍵字,克勞斯戒慎恐懼地微微睜開了眼睛。「史蒂芬的話,是有著刺青的,但那似乎是和他的流派使用血法的方式相關,我也不是特別清楚。」

 

「嗯?刺青不是身為伴侶的靈魂契約嗎?」史蒂芬好奇地歪著頭,看著克勞斯再度羞澀地搖著頭,覺得那模樣像是小熊一樣可愛,忍不住笑了出來。「平行世界至今仍有許多未解之謎,留下的紀錄也不多,原來如此,相似但不同的命運還真有趣。」

 

由於隨意來往平行世界有可能會危害到整體世界的命運流向,因此在史蒂芬的世界裡,與平行世界有關的法術知識和文獻紀錄,在過去戰亂的時代結束後,多數遭到銷毀,只有少數殘存,被秘密地收藏在各個地方。史蒂芬之所以會刻意啟動法術來到異界,其實是因為在整理古代文獻的工作途中,為了確認法術紀載是否真實無誤以便歸檔,而親自實驗了一番。

 

「不過……還稱我為“摯友”嗎?」史蒂芬像是自言自語一樣抱著胸思考,露出一個克勞斯難以理解的詭異笑容。如果有其他人在場的話,肯定能明白那是史蒂芬不懷好意的表情。

 

這個世界的克勞斯比起史蒂芬所熟知的克勞斯小了一圈,在史蒂芬看來是異常可愛,想到這個天真單純的克勞斯之後必然會面對的背叛和打擊,史蒂芬就不禁對這個世界的史蒂芬──也就是自己──的愚蠢感到憤怒。

 

雖然他本來就沒多喜歡自己。

 

「說起來,沒辦法和你成為伴侶關係,這邊的史蒂芬還真是可憐啊。」史蒂芬開口,捏著眼角,誇張地露出悲傷的表情。

 

「只是我們的關係異於你們而已,為什麼說是可憐呢?」克勞斯不解。

 

「唉,我也只是實話實說,畢竟我某方面來說的確是他,因此可以說是最懂他的人嘛。」史蒂芬嘴上這麼說,但眼神中全無哀傷之情。他的出發點並非撮合緣分的善意,而是對克勞斯的憐憫,以及“不能只有我這麼慘”的報復之心。「要是缺少“伴侶”的身分,沒有牽掛的他,將會為了你,一個人在哪個暗巷死去吧?」

 

「……什麼意思?」

 

看著克勞斯動搖得不自覺地抓住自己的手臂,史蒂芬感到相當滿意。

 

「我呢,很不忍心看到史蒂芬走向悲慘的結局,所以覺得必須給你一些忠告和建議才行。」

 

史蒂芬沒有正面回答克勞斯的問題,甩開了克勞斯的手,後退了一步,露出了克勞斯總是難以理解的笑容。

 

「克勞斯,對你來說只是關係性的不同,但對史蒂芬來說,並非如此。」謹慎地編織著半真半假的謊言,史蒂芬在其中混入了自己打死也不可能對克勞斯脫口的秘密。「你知道嗎?史蒂芬很膽小的。」

 

「不,史蒂芬是個勇敢的人,即使有所猶疑,但最終仍會堅定地踏出守護他人的腳步。」克勞斯幾乎是立即否認了史蒂芬的話,讓史蒂芬輕笑出聲。

 

「不是那個意思呀,克勞斯。」史蒂芬說,像是毒蛇吐出蛇信一般咧開了嘴。「史蒂芬以可以為你奉獻生命的程度深愛著你,但他卻怯於抓住幸福的未來,幻想著破滅的終局。或許你存著他會和其他的誰共結連理的想像吧?但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受罪惡感折磨的史蒂芬對未來的期待,就是讓自己的屍體成為你幸福的墊腳石。如果你不幫他一把的話,和坐視他的生命消逝無異。」

 

當著“克勞斯”的面侃侃而談自己的真心話,還真是奇妙的體驗。史蒂芬心想。即使知道這將會招來這個世界的史蒂芬面對真相揭露的慘痛結果,不過為了克勞斯好,史蒂芬是不會罷手的。

 

克勞斯看著史蒂芬,沉默良久。雖然克勞斯有著輕信他人的自知,但是不知為何他能肯定眼前的史蒂芬並沒有欺騙他。他不能明白為何史蒂芬深愛著自己,為何史蒂芬無法和他人獲得幸福,為何史蒂芬懷抱著罪惡感,為何史蒂芬期望著自身的死亡,但他知道自己決不願見到史蒂芬孤獨地離開他,離開這個世界。

 

「我有著許許多多的疑問意欲得到解答,但我想您是不會回答我的,對嗎?」克勞斯問。

 

「沒錯,很聰明喔,克勞斯,這些問題必須由你親自去問這個世界的史蒂芬才行。」見到克勞斯露出下了什麼決心的神情,史蒂芬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他很清楚,克勞斯看似無欲無求,其實並非如此,他會哭會笑,會因為一點小事任性地動怒,只是因為欲求的方向與人類相異,所以經常讓人誤解。

 

而一旦他真心決定了什麼,就會毫不猶豫地執行到底。

 

「沒事的,反正是兩情相悅,而且你們就算是同性,但至少同個種族吧?人類的壽命和魔族不同,不動手腳的話可是轉瞬即逝的,磨磨蹭蹭的話一生很快就結束了。作為前輩,這是我給你們的忠告。」

 

史蒂芬眨了眨眼,看著圍繞腳邊亮起的藍色符文逐漸形成門扉的形狀。

 

「啊~看來時間到了呢,真可惜,都怪和合成蟲戰鬥耗太多時間了。」

 

「史蒂芬!?」

 

看著史蒂芬的身影在光芒中逐漸變得模糊,克勞斯伸出手,卻只抓到一團空氣,他穿著長袍的模樣像是訊號不良的電視一樣,逐漸被克勞斯所熟悉的、西裝筆挺的樣子替換。

 

最後一刻,那一位史蒂芬看著克勞斯驚慌的樣子,露出看著孩子般慈祥和藹的微笑。

 

「克勞斯,如果你覺得沒有我在你身邊不行的話,就早點把愚蠢的我從懸崖深淵的邊上拉住啊。」

评论 ( 28 )
热度 ( 49 )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