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多年沒寫文,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每次發文都很羞恥。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看到留言都會很開心想回復,想要結束話題可以不用理我XD

約會大作戰[克史]

*上司組,克史,史蒂芬生日快樂~!


*慣常的爛文筆兼OOC。


*簡單地說就是遊樂園約會(沒有交往)。


*希望不要雷到大家T_T




《約會大作戰》

 

 

 

 

──才兩天而已,但是,極限了。

 

史蒂芬一隻手撐著臉頰,一隻手按著滑鼠,滑動螢幕裡半年來收入支出的對帳單,酸澀發疼的眼睛雖然是盯著電腦螢幕裡的數字,但其實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他打了一個哈欠,但是沒有什麼眼淚流出來滋潤他的雙眼。

 

到底是上了年紀,不能再像年輕時那樣勉強自己了嗎?史蒂芬想。

 

可以感到太陽穴旁的血管突突跳動著,整個腦殼都在發脹發疼,因為攝取過量咖啡因和熬夜的關係,心臟的跳動格外令人不適。史蒂芬將領帶拉鬆一些,解開襯衫最上面的鈕扣,還是沒辦法減輕身體的不適和那越見加重的煩躁感。

 

該死!

 

忿忿地推開滑鼠,抓過旁邊簽字就可以的簡單公文,史蒂芬選擇暫時做其他事情分心,雖然還是工作。

 

事務所因為史蒂芬本人的緣故,籠罩著一層低氣壓,不過他並沒有發現。午餐三人組盡可能地縮在沙發底下,裝作他們三個不存在,就連聊天都只敢用手機SNS,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史蒂芬遷怒。

 

關心史蒂芬的珍則是隱形起來,默默在他桌上放著能量飲料和巧克力,希望他至少在忙碌之餘別餓著自己。不過原則上史蒂芬雖然經常熬夜,但到底知道不要把自己的身體搞垮,並不會拒絕珍或其他人的餵食。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壓抑的氣氛逐漸到達臨界值。SNS的聊天群中雷歐那魯德不停地用大哭貼圖洗版,表面最畏懼的札普則用表示憤怒的貼圖回應,充分表現出了言行不一的道理,傑德則偶爾意思意思給幾個嘆氣或無言的貼圖。

 

打破了事務所一片死寂的,是四面門開門的聲響。

 

抱著幾盆異界植物的克勞斯和吉爾伯特走進門,他們倆早上去了某個克勞斯期待已久的大型花卉博覽會。據說這是第一次人界與異界合作舉行的花卉博覽會,除了展出那些只聽聞過名字的珍稀植物之外,兩界著名的園藝家──海德‧克魯賽、奇里亞德‧K‧L‧布斯蘭等人雜交出來的新品種也會參加展覽,因此吸引許多自詡為綠手指的園藝愛好者參加。

 

「各位好。」克勞斯不看氣氛地飄著小花說話,收獲不少新的植物讓他心情很好。

 

「嗨,旦那。」

「克勞斯先生您好。」

「萊茵赫茲先生早安。」

「克勞斯先生早。」

 

午餐三人組怯怯地道安,依然隱形的珍也出了聲,史蒂芬則沒有任何回應。

 

全心全意沉浸在工作中的史蒂芬,完全沒意識到克勞斯的出現。他抓抓下巴冒出的鬍渣,眉頭深鎖地瞪著公文。雖然的確是只要簽字就可以的簡單工作,可是內容還是得仔細看過,畢竟萬一簽了對萊布拉不利的條款,可不是能靠武力簡單解決的事情。

 

縮在沙發下的午餐三人組拼命地使眼色,希望他們不懂人心的領導者看看氣氛,收斂一下他的玩樂氣息,不過克勞斯當然是沒能接收到他們善意的提醒。看向明顯忙碌中的史蒂芬,克勞斯露出了一個微笑,把手上的植物暫時放下後,逕自走到史蒂芬桌前。

 

「史蒂芬。」克勞斯說,伸手把什麼東西放到了史蒂芬桌上。

 

「啊啊,謝謝。」沒有多想,史蒂芬反射性地以為克勞斯幫他沖了咖啡,伸手在桌上摸索,想要把馬克杯拿到手上,卻摸到了克勞斯的手掌,還有薄薄的紙片。

 

「嗯?」史蒂芬這才回神,發現克勞斯並沒有倒咖啡,反而是自己在他手上摸來摸去,看起來像是某種越軌的舉動。

 

腦內的丹尼爾‧羅警官吹響了無聲的警笛。

 

「唔。」克勞斯一臉尷尬,臉紅了起來,猛地縮回了手,把手背在身後。

 

「呃!?抱、抱歉!我兩天沒睡了所以有點恍神!你是要給我這個嗎……?」看到克勞斯害羞的樣子,史蒂芬不知為何也臉紅了起來,急忙把那兩張五彩繽紛的紙片抓到眼前攤開,彷彿那是什麼稀世奇珍一樣。

 

紙片上,圓滾滾的可愛字體寫著“《Cyclone Island》一日免費入場卷”,旁邊還畫了一隻拿著氣球的卡通造型粉紅兔子。

 

史蒂芬思考停頓,像是確認自己沒看錯似地眨了眨眼。

 

說起《Cyclone Island》,就是大崩壞後,HL裡面碩果僅存的遊樂園,基本上HL裡沒有人不知道的,沒玩過也聽過。而遊樂園嘛,有一些活動用的免費入場卷,增加遊玩人潮也是理所當然,但是史蒂芬的上司、祕密結社的首領給他兩張入場卷是什麼用意呢?一定不可能是要他攜伴去玩樂,畢竟身兼他摯友的克勞斯也知道他根本沒有伴侶的事實……那麼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用意吧?

 

「克勞斯?」史蒂芬忍不住挑起眉毛提問。

 

「嗯,史蒂芬,票你先收著,明天早上10點門口見。」克勞斯飄起小花回答,露出充滿信賴的微笑,然後自顧自地回頭,和吉爾伯特一起把吐出肥厚舌頭的異型花朵抱回溫室。

 

不不不,你那不是回答好嗎?沒有前因後果的情況下,就算喊我名字我也是不知道的喔?我兩天沒睡覺怎麼有心思和腦力去猜你腦袋裡在想什麼────!

 

史蒂芬的嘴巴開開闔闔,終究是沒有要克勞斯留下來好好解釋,全是因為不想背叛克勞斯的那個信賴的微笑。

 

「……搞什麼啊!?」史蒂芬搔亂頭髮,低頭崩潰大叫,接著像是當機一樣停住了。幾秒鐘後,他恢復到冷靜的工作模式,像個菁英上班族一樣操作著電腦,點擊滑鼠搜尋網路上和萊布拉資料庫中關於《Cyclone Island》的相關資料。

 

怎麼想都是什麼隱密任務,所以只好找上我吧?史蒂芬心想。札普會顧著玩,雷歐和傑特在隱密任務方面可能還不擅長偽裝,珍的話也不用特地用入場卷進門,作為他人妻子的KK和男人單獨出遊不太方便,吉爾伯特則在沒有車的情況下武力過低。原來如此,就是這麼回事吧!

 

「明天嗎?這樣對帳工作得今天完成呢,哈哈,哈哈哈。」

 

隨著史蒂芬崩潰的笑聲,室內的溫度又低了幾度。

 

「我我我想回房間了。」傑特害怕得全身發抖,看起來有點像搖晃的水信玄餅。

 

「好冷啊。」因為過度的恐懼而縮成一團的雷歐,幾乎要哭出來了。

 

「你們倆真是不懂事啊,就讓前輩教教你們,凡事要往好方向想,日子才會過得舒服的道理。」知道自己說話的內容非常找死,所以聰明的札普壓低音量,用蚊子般細不可聞的聲音說。「你們想,這幾天為了省電,番頭都捨不得開冷氣,現在溫度不是正好嗎?」

 

下一秒,札普變成了晶瑩剔透的冰雕。

 

 

 

 

****

 

 

 

 

早上9點50分。

 

站在樹蔭下的史蒂芬捲起袖子,看了看手腕上的錶,再度確認時間。樹梢間透過的陽光反射在晶亮的錶面,害他差點睜不開眼睛。

 

雖然還沒到約定的時間,又早早拿到了入場券,但史蒂芬卻已經在《CycloneIsland》人山人海的剪票口附近等候了。

 

今天是星期六,遊樂園理所當然地萬頭鑽動,克勞斯約定的10點居然正是《Cyclone Island》的開園時間,史蒂芬不禁在心中為克勞斯的無常識暗暗嘆息。如果克勞斯沒有事先拿到票,10點才在門口見面,到排隊買好票,估計入園還要再等一個小時;即使有票,約在人潮最多的10點,也很不方便見面,小少爺他是以為園區大門淨空了給他入場嗎?

 

「哎,這種天真也是克勞斯可愛的地方就是了。」史蒂芬小聲地說,猜想克勞斯或許會準點才到,不過也無所謂,畢竟他們也不是來此玩樂的一般人士,沒有搶著入場的必要。

 

等等,這不是反倒顯得我神經質了嗎?史蒂芬想。

 

身為優秀社會人士,同時也擅於Honey Trap的他,深知無論是面對合作夥伴或者詐欺感情的對象,都一定得遵守約會時提早10分鐘以上到場的原則。這既可展現自己的對會面的重視,以及體貼用心的一面,也可以預防突發事件,對他來說是成年男性的基本禮儀,於是沒想太多的他,今天一樣早早到了約定的地點。

 

反正HL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嘛,早到也沒少睡多久,至少算是有備無患。史蒂芬這樣安慰自己。

 

昨晚史蒂芬在事務所自主加班到凌晨2點,總算是查完資料,也搞定了對帳工作,到開車回到家、洗好澡,沾上床時都已經3點了,不過對他來說還算是理想的睡眠時間,至少今天無論是要戰鬥或者調查,精神和身體狀況都毫無問題。

 

史蒂芬瞇細了灰色的雙眼。

 

根據調查的結果,《Cyclone Island》的確有些貓膩。這遊樂園曾有人目擊13王出沒,雖說他們本來就是一群無聊人士,在人潮眾多的地方找樂子還說得過去;然而若是《CycloneIsland》其實是他們的移動通道,或根據地之一的話,能夠掌握這些行蹤成謎的瘋子一些線索,絕對能對兩界均衡之類的事情有所助益。

 

孩子們嬉鬧著跑過史蒂芬眼前,把造型帽子丟來丟去玩耍,一旁的家長們無奈地叮嚀,卻惹來他們更加歡快的清脆笑聲。三三兩兩的年輕人們或勾肩搭背,或手牽著手,相互依偎。異形或人類,不同人種、不同膚色的男女老少,平等而融洽地帶著歡欣喜悅的笑容群聚,還真是賞心悅目。

 

這正是克勞斯想守護的世界。

 

「…今天的話,果然還是盡量避免戰鬥吧?」史蒂芬喃喃自語。

 

「什麼戰鬥?」克勞斯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嗚哇!克勞斯,你到啦!?」還在想事情的史蒂芬著實被克勞斯嚇了一跳,本來以為在這樣的人山人海中,克勞斯肯定要先用電話連絡,想不到克勞斯居然能從人群中找到他。他抬起頭來看向克勞斯,然後頗感意外地睜大雙眼。

 

平常領帶背心俱全的正式裝扮不同,克勞斯穿著平凡的POLO衫配上寬鬆的尼龍長褲,完全是出遊的打扮,讓他看起來像個臉孔兇惡的普通青年。本來史蒂芬還有些擔心克勞斯今天的穿著,畢竟他是個在工作場合儀容端正的人,雖然今天來《Cyclone Island》目的也是工作,但既然算是機密調查的範疇,總不能讓人覺得可疑。

 

也許是吉爾伯特幫他挑選的吧?史蒂芬想。

 

「嗯,我到了。」克勞斯露出溫和的笑容,身旁開了一朵又一朵的小花,看起來異常開心。「史蒂芬,你今天穿得很好看。」

 

「欸、唔?謝謝,這是隨便搭的。」沒想到會被稱讚的史蒂芬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穿著,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平常都是西裝領帶的,突然要做簡便的穿著,實在沒什麼衣服。」

 

事實上史蒂芬早上對著鏡子,滿腦子想的只是如何讓自己看起來不要像個黑道大叔,倒是沒想過好看不好看的問題。為了方便遮去刺青而依然穿著深色襯衫,外頭再配上一件之前潛入調查時買的皮夾克,下身則穿著一條牛仔褲,認真說來這身打扮倒給人是否想要裝年輕的嫌疑。

 

「很好看喔。」克勞斯再度說了,鏡片後的碧綠雙眼晶晶亮亮,毫無虛假。

 

「哎,省省吧,你的客套用在心儀的人身上就得了。」被那雙眼睛看得臉頰發燙,史蒂芬不自然地轉開頭。

 

「可是我不是客套……」克勞斯不滿地抿起嘴巴。

 

「啊,好啦!我知道!感謝你的稱讚,可以吧?我們趕快排隊入園吧?」感覺到周遭的視線集中到兩人身上,史蒂芬直率地認輸,拽著恢復心情的克勞斯的手臂快速離開。他有種帶著特大號的孩子出門玩耍的感覺,還沒入園就開始感到心靈疲憊。

 

說起來,只是朋友的兩個大男人一起逛遊樂園,似乎也是有那麼一點點可疑。史蒂芬邊走邊想。

 

或許乾脆假裝是同性情侶比較自然嗎?

 

「怎麼了?史蒂芬。」查覺到史蒂芬詭異的視線,克勞斯歪了歪頭,像小動物一樣地天真無邪。

 

不,這傢伙絕對無法偽裝的,而且要求他偽裝也太不人道了,我會被野生動物保育協會控告的!

 

「……沒什麼,覺得你實在非常可愛而已。」史蒂芬對他露出溫柔寵溺的微笑,拍拍他寬厚的背部。

 

「唔,謝謝。」面對突如其來的讚美,克勞斯害羞地縮起身體,連耳根都發紅了,口不擇言地回答。「史蒂芬你也是喔。」

 

「什麼啊,我可是個大叔喔。」史蒂芬失笑,眼神游移,不知不覺地也害臊起來。

 

兩人沒有察覺附近排隊的人對他們投以“是笨蛋情侶啊”的溫暖眼神,今天依然沒有自覺地越過一般朋友應該保持的距離。

 

 

 

 

****

 

 

 

 

「史蒂芬,久等了。」

 

「呃,嗯。」

 

看著克勞斯開心地抱著大桶的爆米花,好幾根吉拿棒,以及兩枝造型冰棒回來,好像捧著禮物的聖誕老人,終於以為他要辦正事的史蒂芬不禁渾身無力。

 

原來你剛才說稍等一下只是去買吃的嗎!?為什麼你看起來一副盡情享樂的感覺啊!?

 

在心裡吐槽的史蒂芬還是接過了克勞斯遞來的粉紅色兔子造型冰棒,拉開了包裝紙。沒辦法,不吃就化掉的話實在太浪費錢了。

 

好甜!好冰!

 

史蒂芬伸出被冰得發麻的舌頭,皺著眉頭,看向因為不知從什麼地方把紫色貓咪冰棒咬掉好,最後帶著沉痛的表情一口吞下去的克勞斯。

 

從入園開始,史蒂芬就沒看到克勞斯做什麼正經事,相較於戒慎恐懼的他,克勞斯可說是快樂得過了頭,看到什麼遊樂器材都想試一下,於是無論是旋轉木馬或咖啡杯,還是採礦列車,史蒂芬都被他拉著排隊玩了一次。

 

兩個老大不小的單身男性,在大好的假日約在遊樂園見面,接著還全心全意地像小孩一樣玩樂,我們倆到底在搞什麼啊?不對,在這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開始調查啦…?

 

「那個啊…克勞斯…」史蒂芬雖然覺得很掃興,還是決定開口。

 

「唔?」克勞斯咖滋咖滋地咬著吉拿棒,滿臉疑惑地看了過來。

 

「你也不是沒有去過遊樂園對吧?別像個孩子一樣只想玩好嗎?」史蒂芬嘆氣。

 

「嗯?我的確沒有去過遊樂園,這是第一次。」把剩下的兩根吉拿棒遞給史蒂芬,克勞斯撈起焦糖口味的爆米花,繼續著消滅食物的行動。

 

「是吧?所以我們就該…………欸!?」史蒂芬驚訝地大叫。

 

「怎麼了嗎?」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克勞斯眼鏡後的雙眼無辜地眨了眨。

 

「你不是貴族嗎?有錢人吧?」

 

「是的,史蒂芬。」克勞斯相當困惑。從小熟識的史蒂芬沒理由不知道克勞斯的家世背景,不過既然史蒂芬問了,他也就乖乖回答。

 

「你小時候沒去過遊樂園!?」

 

「我家裡的長輩比較喜歡自然風景或是名勝古蹟,所以小時候從未去過。成為牙狩之後,也就是在各地執行任務,並沒有機會入園遊玩。」克勞斯老實地回答。

 

貴族的興趣都如此古典嗎?

 

「……不過啊,迪O尼樂園也算知名景點吧?附近的法國不就有一個嗎?」史蒂芬不放棄最後的希望。

 

「新天鵝堡的話,我去過喔。」克勞斯說,不知為何有幾分得意的意思。

 

不不不,新天鵝堡還是屬於名勝古蹟的範疇,和遊樂園相差很多喔,而且一般人都是先知道迪O尼樂園的城堡,才會想跑去德國看它的原形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去過新天鵝堡卻沒去過遊樂園。

 

「哎…」史蒂芬嘆氣,總算理解了克勞斯為何玩心大發的原因,看向克勞斯的眼神帶了幾分同情和憐憫,身為年長者的庇護欲湧現。「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就陪第一次到遊樂園的你玩吧!接下來想玩什麼?」

 

克勞斯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看起來像是玩具店櫥窗裡擺的等身高布偶熊,超級可愛。

 

「那麼3D鬼屋,可以嗎?」克勞斯用紙巾擦了擦手,打開遊園導覽,指著距離200公尺,標著“屍體保證真實”的遊樂設施,一臉期待。

 

你不是身為牙狩和又是萊布拉領導人,看過無數妖魔鬼怪了嗎?史蒂芬在內心吐槽,不過想當然耳地,他的回答不會是否定的句子。

 

 

 

 

一旦放手認真玩樂,史蒂芬的心態就輕鬆了許多,雖然還是對《Cyclone Island》的底細有些擔心,但是執行任務時順帶遊玩也還在合理範圍,更何況旁邊那位可是人生28年都沒有進過遊樂園玩耍的小少爺,放縱一回又如何呢?

 

「史蒂芬,我們去坐那個如何?」

 

克勞斯指著前方有著三圈360度軌道的雲霄飛車,漆成銀色的列車高速滑過軌道時,乘客的尖叫聲讓人毛骨悚然,最後軌道向下延伸到長著紫黑色水泡的巨嘴裡,仔細看嘴旁邊還有著碩大的鼻孔,幾隻混濁的眼珠外凸,不懷好意地轉動。

 

不會是真的活體生物吧?史蒂芬皺起眉頭。

 

「不了,我們不是才剛吃過東西嗎?我知道你身體強壯,但我不行,這個年紀去坐會吐出來的,你要坐就自己去排隊吧。」

 

心臟沒那麼大顆的史蒂芬隨便找個理由拒絕,引來克勞斯小狗般裝可憐的眼神,史蒂芬假裝在看因氣球破掉而大哭的小孩,刻意不和克勞斯四目相對。

 

「不然那這個,呃…海盜船呢?」

 

勉強別人也不太好,打消主意的克勞斯再度攤開遊園導覽,史蒂芬湊過去看,裡面的小圖示標示著模樣普通的海盜船,船邊畫著幾根裝飾用的觸手,唯一的奇怪之處是海盜船的文字前面加了一串不知怎麼唸的異界文字。

 

不知是否玩膩了普通的遊樂設施,克勞斯突然對驚險刺激類型的感興趣了。史蒂芬看著一臉開心興奮的克勞斯,那翠綠的眼睛像是孩子一樣閃閃發亮。

 

「…好吧好吧。」史蒂芬嘆氣,本來就難以拒絕克勞斯的他,堅持一次就是極限了。

 

反正不過是個海盜船嘛。史蒂芬想。

 

幾分鐘後,在海盜船上倒吊著的史蒂芬臉色蒼白地咬牙切齒,在心裡咒罵著自己的輕率。他沒想過是被觸手舉起來搖晃的海盜船,那串異界文字的意思原來是HL風海盜船嗎!?

 

一旁的克勞斯卻和史蒂芬相反,絲毫不受地心引力帶來的不適,雙手高舉,露出足以嚇壞別人的燦爛笑容,似乎玩得相當愉快。

 

至少克勞斯很開心。腦袋幾乎成為一團漿糊的史蒂芬想,覺得克勞斯的快樂足以寬慰自己的悲慘。

 

下船之後史蒂芬直衝最近的洗手間大吐特吐,克勞斯慌慌張張地在史蒂芬身後走來走去,差點就要直接把人抬到醫護室了。

 

「對不起,史蒂芬。」

 

「我沒事的,這只是、那個,剛才吃多了而已。」漱完口的史蒂芬紅著眼睛,努力扯出一個笑容,希望不要就此讓克勞斯對海盜船有陰影。

 

「你身體還在不舒服吧?別勉強自己。」克勞斯拍拍他的肩膀。「我們去玩比較平穩的遊樂設施吧?」

 

「真的沒事的,就玩你想玩的就可以了…」

 

「沒關係,我也很想玩玩看可愛的遊樂設施。」克勞斯露出笑容。

 

可愛?史蒂芬的心中浮現疑惑。

 

史蒂芬被他拉著,沿著向下的階梯走到了某個室內遊樂設施。牆上繪著少年少女走入魔法森林的圖畫,擬人動物造型的人偶在塑膠樹木的樹蔭下跳舞,粉紫色、粉藍色的照明讓整體氣氛相當夢幻,仔細一看排隊的不是10歲左右的小孩,就是卿卿我我的情侶。

 

史蒂芬連忙甩開被克勞斯捉住的袖子。

 

「唔?」走在前頭的克勞斯回望。

 

「克勞斯,這裡不適合我們來玩吧?」

 

「沒有不適合啊,漂漂船很平穩的,而且寫著全年齡都可搭乘。」克勞斯指著旁邊的告示牌,相當有自信。

 

不是年齡的問題!

 

「我跟你,兩個大人搭很怪的…」不知該怎麼解釋的史蒂芬支支吾吾。

 

「前面也有很多大人啊?」克勞斯不解。

 

但我和你不是情侶好嗎!?

 

「總之,唉,該怎麼說…好啦,你想玩就陪著你吧…」史蒂芬放棄了掙扎。

 

「史蒂芬!」克勞斯露出開心的微笑,像突然襲擊的熊一樣,緊緊地抱住了史蒂芬。

 

前方的情侶們投來“哇~是笨蛋情侶耶!”的白眼,雖然史蒂芬有意偽裝成同性情侶,但現在卻覺得那視線刺痛著自己脆弱的心靈,右手別無他法地遮住尷尬得發熱的臉龐,深深地嘆了口氣。

 

「兩位要買雨衣嗎?」

 

排了一陣子隊伍,終於要上船時,在乘船口附近的工作人員笑吟吟地說。

 

原來這是玩水設施嗎?史蒂芬狐疑地看著服務人員,不希望衣服濕掉的他,雖然對這種推銷手法感到不滿,還是買了雨衣。

 

穿上雨衣的遊客們兩兩乘上漆著花朵和青草的船,在工作人員的叮嚀結束後,隨著刺耳的摩擦聲響,小船開始前行。

 

通過佈滿枝葉的隧道後,輕快悅耳的音樂響起,彷彿進了桃源仙境一般,人工開鑿的地底湖岸畫著蔥鬱的森林,天頂像是真實的天空一樣蔚藍,飄著幾可亂真的白雲。像是入口圖畫裡的氛圍一樣,進入魔法森林的少年少女們,被可愛的擬人動物們邀請至森林深處開著宴會。夾岸的自動人偶們載歌載舞,熊、兔子、狼等動物穿著像是人類的衣服,拿著糖果餅乾誠摯地歡迎著訪客。

 

只有小孩子才會喜歡吧?史蒂芬冷冷地想。

 

看著前座的情侶相互依偎,甜甜蜜蜜地摟在一起,史蒂芬覺得無法理解。

 

不論技術如何,一眼就看得出來是騙人的東西到底有什麼羅曼蒂克的?

 

不過第一次玩這種設施的克勞斯倒是毫無芥蒂,心情愉快地跟著音樂哼著歌,看起來樂在其中。

 

趴在安全桿上百般聊賴的史蒂芬,聽著克勞斯沒有節拍的歌聲,不知不覺也揚起了嘴角。

 

漂漂船繞了地底湖一周後,突然一個急轉,進入湍急的河道,水花四濺。音樂停止了,光線暗了下來,四周的樹木生出了妖怪般的臉部,本來輕鬆愉快地歡迎著人類的動物們表情兇惡,伸出了利牙和尖爪,受到巫師支配的牠們似乎是想要把少年少女們也留下來,成為牠們的夥伴。

 

遊玩的孩子們因為陰森黑暗的轉變大聲尖叫,甚至哭了出來,船速加快,給人奔跑著逃離動物們的魔掌的感覺。最終在前方光亮的出口處,帶著邪惡笑容等待著的巫師人偶把整桶的魔藥往遊客的臉上倒,陰森森地說:“這樣你就是我們的一員了…”。

 

史蒂芬用手擦著臉上名為魔藥的清水,發現由於水量過多,單薄的雨衣沒辦法擋住什麼,上半身還是全溼了,真是有夠整人的設施。

 

看著後排的小孩們悽慘地哭著下船,史蒂芬覺得這絕對會成為他們一生的心靈創傷。

 

「沒能拯救那些動物…」身邊的克勞斯也是一臉受到打擊的樣子,不過方向稍微有點不一樣。

 

「克勞斯,那些都只是人偶,是遊樂設施啦,別介意別介意。」史蒂芬拍拍克勞斯溼答答的背部安慰,覺得克勞斯的感傷實在單純得可愛。

 

「出口往這邊走喔~歡迎在出口左手邊的商店購買園區自創品牌的衣服喔~」腿部長著魚鰭的女性工作人員親切地指引出口的方向。

 

還真是有夠強迫推銷,惡德商法。史蒂芬在心裡暗罵,不過兩人衣服都濕了,也只能屈服在商人惡劣的行銷手法下,隨便買些衣服穿。

 

 

 

 

「克勞斯,我好了。」

 

史蒂芬換好衣服走出更衣室,為了裝濕透的衣服還另外買了防水的塑膠提袋,把這一切想成花錢消災地安慰自己。

 

「史蒂芬。」在外頭等著的克勞斯也已經換上了白色的T恤,因為兩人都買最便宜的衣服,基本上只是尺寸不同,上面的圖案一模一樣。

 

情侶裝…

 

史蒂芬的腦袋裡出現了奇怪的字眼,他搖了搖頭,把莫名其妙的想法甩開。

 

「餓了嗎?」克勞斯詢問,遞給史蒂芬裝了潛艇堡的紙袋,看來是趁史蒂芬換衣服時去買的,燻肉和番茄醬的香氣飄了出來,讓史蒂芬的肚子咕咕作響。

 

「謝啦。」史蒂芬很乾脆地接受了克勞斯的好意,和克勞斯一起走出商店。

 

不知不覺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候了。火紅的光芒逐漸沉入地平線,遊樂園的路燈一盞一盞亮了起來。

 

史蒂芬走在克勞斯的身邊,和他一起咀嚼夾著青翠生菜的潛艇堡,心情平靜安穩,不自覺地露出笑容。

 

他好像很久沒和克勞斯因為工作以外的事情一起出門了,自從NY變成HL,萊布拉建立,層出不窮的事件讓史蒂芬每天都過得忙碌又充實,沒有喘口氣的時間。但轉念一想,跟在克勞斯身邊好像又是理所當然的日常。自他們相遇之時開始,無論克勞斯要前往哪個方向,要到達什麼終點,史蒂芬都會和他一同邁開步伐。

 

即使要竭盡全力。

 

「史蒂芬,有想去的地方嗎?」克勞斯問。

 

「都好,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史蒂芬不由自主地回答。

 

「這樣子嗎?」克勞斯眨了眨眼,打開皺巴巴的遊園導覽。「等等好像在入口的位置附近,會有花車遊行表演和煙火秀,我們往回走吧?」

 

「嗯,好。」史蒂芬剛點頭答應,突然想到了被他擱置許久的事情。「等等,克勞斯,你不是要調查13王…」

 

人群的吵雜聲蓋過了史蒂芬的聲音,眼看往前直直走去的克勞斯要被人海沖走,史蒂芬只得放下心中的疑問,先以追上克勞斯為主。

 

反正都已經那麼晚了,要調查也查不到什麼了,再說這裡也沒有會跳出來指責我們倆翹班的人嘛。猜想克勞斯玩得起勁,忘了辦正事,史蒂芬自顧自地在心裡幫忙克勞斯脫罪。

 

「史蒂芬。」發現史蒂芬不在身邊的克勞斯回頭,看到了在人潮中努力掙扎的史蒂芬,魁梧的身軀分開人群走近。

 

「抱歉,剛才人有點多…」史蒂芬急忙地說,不過克勞斯毫不介意,伸出了手。

 

像是不願意和史蒂芬再度分散似地,寬厚溫暖的手掌握住了史蒂芬的。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克勞斯露出了毫無他意的燦爛笑容。

 

史蒂芬的手指驚慌地一顫,但沒有甩開克勞斯的手。

 

「嗯。」史蒂芬囁嚅著回答。

 

 

 

 

****

 

 

 

 

根據園區地圖,花車表演的必經之處,正好是摩天輪的位置,而且坐在摩天輪裡也可以順便看到煙火。所以當克勞斯提議時,史蒂芬並沒有任何意見,即使排隊時夾在前後都是情侶檔的隊伍中間也心如止水。

 

「請坐~頭手不要伸出窗外,不要自行開門,也不要站立或搖晃車廂。」工作人員叮嚀著他倆,拉開鐵門,克勞斯輕聲道謝。

 

因為兩人體重的差異,車廂內略有些傾斜,不過還在合理的範圍。

 

當鐵門關上,摩天輪缺乏潤滑油的輪軸發出尖銳的聲響轉動,在逐漸離地的兩人空間內,史蒂芬垂下肩膀,嘆了口氣。

 

「怎麼了?史蒂芬。」克勞斯歪著頭。

 

「結果我們今天根本是來玩的,什麼正事都沒做到。」

 

也許下次再找機會來這裡調查?史蒂芬想。

 

克勞斯露出相當困惑的表情,眨了眨眼。

 

「我就是邀你今天來一同遊玩的啊?」

 

「啊!?」工作狂發出一聲崩潰的慘叫。

 

「昨天參加花卉博覽會時,抽中了兩人免費入園卷,我馬上就想到可以邀你來玩。」克勞斯笑得一臉單純無辜,旁邊開起了朵朵小花。

 

「原來如此…」史蒂芬喃喃自語,覺得從早開始緊繃擔心的自己非常愚蠢。

 

「今天玩的開心嗎?」克勞斯看著他,鏡片後的蒼綠是相當溫柔的顏色。

 

或許是今天一天都沉浸在奇妙的氣氛中所致,史蒂芬竟覺得有點心跳加快。

 

「滿開心的,謝謝你。」史蒂芬微笑,盡量若無其事地爽朗道謝,接著想到什麼似地皺起了眉頭。「等等,如果你要來玩的話,為什麼不找少年他們呢?」

 

「因為…」

 

隨著咻地一聲,爆炸般的聲響在夜空炸裂,遮去了克勞斯的聲音。

 

七彩繽紛的煙火在漆黑的天空中朵朵綻放,然後發出細碎的聲音,像是墜落的流星般凋謝,彷彿在遙遠的天穹上展開了克勞斯所愛的、爭奇鬥妍的花園。

 

「煙火秀開始了呢。」克勞斯的注意力被煙火吸引過去,沒有繼續回答史蒂芬的問題。

 

「嗯。」史蒂芬看著克勞斯,眼神如水一般柔和。

 

轉瞬即逝的煙火照亮了克勞斯,他靜靜微笑的臉龐乍看之下兇惡粗獷,但卻帶著如孩子般的天真純粹,以及史蒂芬所畏懼和崇拜的出塵清高。從天空灑落的點點光芒在他的身上鍍上一層聖潔的瑩光,彷彿是神選之人。

 

明明是坐在俗氣膚淺的鐵廂中,機具轉動的聲音規律而煩躁,但史蒂芬卻無法自拔地產生浪漫的感覺。

 

真是可笑。他想。

 

緩緩轉動的摩天輪將他們的車廂送至頂端,從高空中往地面看,可以把逐漸接近的花車遊行隊伍盡收眼中。

 

「史蒂芬。」克勞斯說,把史蒂芬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只見克勞斯十指交握,正襟危坐,像是要宣布什麼重要的事情。

 

在停滯的車廂內,彷彿時間也就此停格一般。

 

史蒂芬不知不覺屏住了呼吸,心跳加快,掌心滲出冷汗。

 

 

 

 

「生日快樂。」克勞斯說。

 

 

 

 

「…嗯?」史蒂芬眨了眨眼。

 

「今天是6月9日,你的生日,所以想說趁這個機會帶平常忙碌的你,好好地放鬆一下。」見到史蒂芬似乎忘了自己的生日,克勞斯慌慌張張地解釋。

 

「原來如此,謝謝你的生日禮物。」史蒂芬說,忍俊不禁地笑出了聲。

 

「史蒂芬?」

 

刺耳的轉軸聲響起,摩天輪再度轉動。

 

窗外紅黃相間的霓虹燈光落在史蒂芬紅潤的臉頰上,他眼角笑出的淚水如珠寶般晶瑩剔透,順著難以消去的疤痕滑落,隨風飄起的烏黑髮梢如羽毛般柔軟。

 

「剛才看你一臉認真的樣子,還以為你要告白呢?」史蒂芬單薄的嘴唇裡吐出了迂迴的試探和最後的賭博,瞇細了雙眼。

 

那是史蒂芬慣用的神情,彷彿一如往常地開著玩笑。

 

「是嗎?」

 

看著那樣的史蒂芬,克勞斯的心跳漏了一拍,有什麼不可理解、不可言說的事物在他心中緩緩扎下。

 

舌尖乾燥,無處可去的焦躁和衝動在體內竄動。

 

「是的。」史蒂芬垂下眼眸,扇子般的睫毛顫抖著。

 

「那、那麼,有幸再邀你來此一次嗎?」克勞斯結結巴巴地說,壓抑著激動的情緒。

 

「一樣坐摩天輪嗎?」

 

「嗯,一樣在摩天輪繞到頂端的時候。」

 

克勞斯緊扣住十指,按耐著想要立刻站起來,捉住眼前之人的想法。

 

「這樣啊?那可真讓人期待。」

 

史蒂芬勾起微笑,轉動星光般色彩的眸子,故作不介意地看向窗外。他的心臟跳得飛快,幾乎要脹破胸口。

 

加速的血流經過臉頰時,肯定很是明顯吧?史蒂芬想。

 

身為操作血法的能手,要讓一切若無其事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過,至少現在、這一瞬間、此時此刻──史蒂芬希望自己可以像克勞斯一樣,毫無欺瞞。


评论 ( 11 )
热度 ( 58 )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