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其實擅長挖坑,不擅長填坑。總覺得最近的自己很努力。

家有大貓[克史]

*雖然標克史,但沒有明顯的CP感,應該算上司組。


*突然接受到了貓貓克勞斯的大宇宙意志所以寫的,不過不是單純的萌萌小甜餅,有一點玻璃渣,不過最後是糖啦(?)


*一如往常的爛文筆和OOC。


*各種捏造,適合心胸寬大者服用(?)


*朋友幫我畫了貓貓插圖,感謝她!!連結




《家有大貓》





水龍頭開到最大,冰涼的水嘩嘩地流了出來。

 

史蒂芬看著水流發了會愣,最終還是把雙手和臉洗了一遍,拉過毛巾擦乾臉龐。

 

再度望向鏡中的自己時,史蒂芬看見他原本帶回家的憔悴和頹唐都一掃而空,面色如常得不可思議。

 

我也真是無情。史蒂芬自嘲。

 

身為和怪物長年對抗的牙狩,他必須承認,有時人比怪物更可怕,而“拯救”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而美好的事情。

 

為了追蹤從HL流出的可使人變為食屍鬼的藥劑,史蒂芬追蹤了大半個月,最後在突襲藥劑工廠時,發現其實一切是個陰謀。為了向史蒂芬復仇,瘋狂的男人製造出了諸多食屍鬼埋伏於廢棄工廠內,但可惜對血法使來說,食屍鬼不算什麼。結局也相當簡單,在吐出怨毒詛咒的男人身前,史蒂芬最終將子彈射入了曾經拯救的男人腦內。

 

一切始於一個不算誤會的誤會,也是司空見慣的悲劇。雙親被血界眷屬化為食屍鬼的男人,仍然愛著他的雙親,但為了拯救即將被親人殺害的男人,史蒂芬當著他的面把食屍鬼消滅了,而男人則憎恨著殺害雙親的史蒂芬,即使生命得到拯救卻活在仇恨之中。

 

沒什麼,這世界總是如此無可奈何。史蒂芬心想,慢吞吞地脫下襪子,把外出的大衣扔在椅子上,再把櫃子裡的烈酒拿出來。

 

做這行,有些宗教信仰會好一些,如果能夠不顧一切地相信什麼,就不會在這種時候那麼難受了。但是很可惜地,像他這種人呢,大概都是無神論者。

 

史蒂芬從冰箱裡夾點冰塊丟進杯子裡,嘆了口氣。

 

除了宗教之外,麻痺自我的選擇可真不多。史蒂芬心想。

 

正當他拿著杯子走回餐桌時,聽到了一些奇妙的聲響。

 

嘎吱嘎吱。

 

從大門傳來的。史蒂芬判斷,把杯子放在餐桌上,緩緩走到門邊,套上鞋子。

 

嘎吱嘎吱。細細碎碎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什麼東西在刮擦門板,如果是來尋仇的黑道,沒必要搞出這些動靜。

 

不會是老鼠之類的吧?史蒂芬皺眉想著,放鬆的心又轉向煩惱其他事情。他有好些天沒回家了,就算因為工作之故不常待著,也不希望家裡變成老鼠的天堂。

 

史蒂芬戰戰兢兢地打開家門,發現門外端坐著一隻巨大的長毛貓,歪著頭看著自己。

 

「喵。」長毛貓抬頭看著史蒂芬,對史蒂芬輕喚一聲,甩了一下蓬鬆的尾巴,一副友善溫和的樣子。碧綠瑩亮的眼珠,紅棕色的豐厚皮毛,獠牙突出,平板的面孔看起來有些兇惡,雖然牠的身材相當於中型犬,但沒有給人臃腫肥胖的感覺,藏在長毛之下的肌肉結實,看起來是個身手矯健的掠食者,總體說來雖然體型大了一些,但仍是隻漂亮的貓。

 

「還真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啊。」史蒂芬看著牠,緩緩蹲了下來,意圖明顯是希望人類收留的貓咪沒有進門,只是又喵了一聲,似乎是在等待史蒂芬的允許。

 

我的工作地點不穩定,住處也時常有仇家前來尋仇,實在不適合養寵物啊。史蒂芬心中冷靜地分析,但是看著眼前毛絨絨的生物,驅趕的話語就始終說不出來。

 

「只是因為今天需要安慰,所以就找上了你,你會覺得我是個爛主人吧?」史蒂芬說著,將手指伸到牠跟前,貓咪舔舔他的手指,接著用頭頂蹭了蹭史蒂芬的手掌,似乎是在安慰史蒂芬。

 

「喵。」長毛貓叫了一聲,翠綠的眼珠子望向史蒂芬,從容不迫。雖然長相兇猛,但史蒂芬越看越覺得牠可愛,尤其是在那雙會說話的眼珠懇求般地望著自己之時。

 

「你啊,太狡猾了。」按耐不住的史蒂芬一把抓起長毛貓,粗略檢查了一下牠的性別之後,把牠抱往浴室的方向,木門在他們身後沉沉關上。

 

「我想想……你就叫做“克勞斯”如何?」史蒂芬看著懷中的大貓說,貓咪抬頭舔了舔他的臉頰作為回應。




 

 

 

「OK,我知道了,詳細的戰鬥計畫就等到場再說吧。」史蒂芬對著電腦螢幕對面的K‧K說,正準備關掉視訊通話時,K‧K看著他,突然揶揄般地笑了出聲。

 

『還以為你會像以前一樣,直接就把自己排進前鋒呢。』K‧K瞇細了眼睛。史蒂芬彷彿K‧K就在現場拿槍指著他似地,眼神飄移,顧左右而言他。

 

「那個…這個…本來就是視現場狀況決定作戰的嘛…」

 

『我知道啦,你有了“家人”嘛。』沒有壞心眼地趁勝追擊,K‧K簡單地就放過了史蒂芬。其實她覺得現在史蒂芬的狀態很好,沒要她以前那樣操心了。『給我看看克勞親的樣子?』

 

「唔,牠在沙發椅上睡覺呢…」看了一眼在沙發椅上睡得香甜的大貓,不忍心吵醒牠的史蒂芬滑開手機,把最近的照片翻了出來,仔細一看連桌布都是克勞斯的照片。「妳看看,這是之前牠曬太陽的照片,還有玩水的照片,這張是牠某天難得睡姿特別醜的照片……」

 

『你還真的變成了合格的貓奴了。』雖然的確覺得貓咪照片很可愛,但更讓K‧K驚訝的是史蒂芬像個少年般的興奮之情,她欣慰地微笑起來。『養寵物就像養孩子一樣,有重要的東西要守護,或者等你回家,這種感覺很不錯吧?』

 

「是啊。」史蒂芬說,有些害臊地搔了搔頭,轉換了話題。「說到孩子,妳現在還是四處出任務嗎?」

 

『是啊。』K‧K略微挪了一下攝影機,讓史蒂芬看見她後頭樸素乾淨的旅館陳設。『看,我今天還是在旅館過夜,就是個不折不扣拋家棄子的家長。』

 

「妳沒想過在某個定點工作嗎?」史蒂芬乾笑著問。

 

『我們這行的性質嘛,哪邊有怪物就往哪邊走。要說穩定的怪物來源,大概就是新出現的HL了吧?我是有想過去那定居。』K‧K撐著標致的瓜子臉說。

 

「聽說裸獸汁外衛賤嚴在HL帶著兩個弟子建立對抗血界眷屬的據點,妳可以考慮看看聯絡他們?」

 

『欸~可是聽說那位老人家的脾氣超差的…』K‧K咕噥。『不過,好啦,還是家人重要。』

 

「是啊,你們多幫大家把事情在HL內部解決,我們這些生活在外面的人,處理事情就輕鬆許多了。」

 

『這算什麼,怎麼有種利用我的感覺?』

 

「我哪敢──」

 

趴在沙發椅上的大貓睜開一隻眼睛,看了一眼史蒂芬和K‧K隔著螢幕和樂融融地鬥嘴,又安心地闔上雙眼,打著呼嚕。

 

一片祥和,沒什麼好擔心的。

 

無論是地球、人界,或者史蒂芬。

 

 

 

 

 

 

 

 

「你想好了嗎?」藏於布簾後的女子說,坐在紡織機前的她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嗓音柔和如慈母。

 

「是的。」克勞斯說。

 

「雖然開始和結束只是一瞬間,但“改寫存在”並非一件隨意而為的事情,望你知曉。」女子說。

 

「我清楚的,而且我已經決定了。」克勞斯緩緩地說,聲音已如他的年紀般蒼老沙啞,但一雙眼睛仍然清明而炯炯有神。「直至今日,我仍不能理解他眼中的世界,以及他所經歷和遭遇的一切,我只知道,他為了我、為了他所無法了解的理想而死去了。鞠躬盡瘁。」

 

「我想,是我害了他。」曾經的人界的守護者說。「拯救世界所帶來的報應和罪業無法由凡人承擔,但因為認識了我,親近了我,他背負起不該屬於他的黑暗。如果從來沒有“我”,那麼他的人生不至於有這麼大的歪曲。」

 

「是呢,也許你的確會拯救他,但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作為克勞斯‧V‧萊茵赫茲的一切都將從這世界上抹消,不復存在。」女子說。

 

「沒有關係,因為我意欲拯救的他,就是克勞斯‧V‧萊茵赫茲在這世上唯一無法拯救之人。」克勞斯說。他回憶起數十年前那人死亡的一幕,咬緊了嘴唇,眼中閃過了複雜的情緒。

 

「真好呢,這份美麗而尊貴的感情。」女子說,停下了織布的動作,站了起來,面對行將就木的老人,布簾後的她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我了解了,就答應你的請求吧。」

 

 

 

 

 

 

 

 

『不過我真沒想到,你這樣的人居然會隨便把找上門的流浪動物帶回家呢。』K‧K笑著說。

 

「該怎麼說,一見如故的感覺?」史蒂芬說著連自己都感到可笑的答案。

 

『那算什麼啊。』K‧K大笑。

 

睡飽了的克勞斯輕輕地跳下地面,走到史蒂芬身邊,一躍上了史蒂芬的膝蓋上,讓史蒂芬驚訝地發出怪叫。

 

『是克勞親呢,嗨~克勞親~』K‧K歡快地朝著螢幕對面冒出頭的大貓揮揮手,大貓也朝K‧K喵喵叫了幾聲回應,不過史蒂芬一臉困擾地把克勞斯給抓了起來。

 

「說過幾次了,你很重,不要隨便跳到我身上。」

 

「喵~」大貓看著史蒂芬,一臉無辜又可憐兮兮。

 

「撒嬌也不可以,啊,你今天上午去做了什麼,怎麼那麼髒。」突然發現克勞斯的毛皮很髒,讓史蒂芬忍受不了地把牠抱了起來。

 

「喵嗚。」大貓似乎想表達什麼,不過史蒂芬完全不能理解。

 

「抱歉啊,K‧K,我得先帶牠去一下浴室。」史蒂芬對著K‧K說,大貓的尾巴撓了撓他的手臂。

 

『我了解的,你先帶克勞斯去洗澡吧,BYE。』K‧K笑著說,自行切斷了通訊。

 

「去哪裡弄得那麼髒的?嗯?」史蒂芬低頭看著懷中的克勞斯,雖然有著質問的意思,但是語氣寵溺,像是和嬰兒說話似地笑容可掬。


克勞斯知道無論怎麼說對方都無法理解,所以閉上了嘴巴,尾巴晃啊晃地 ,乖巧地任對方抱著。

 

身為一隻貓咪,在主人工作不在家的白天時,只要吃飯、睡覺、玩玩具就可以了。但是強壯的克勞斯偶爾也會盡到看家的職責。

 

如果想要殺害主人和貓咪的壞人們闖入空門時,變成人形把他們攆出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评论 ( 18 )
热度 ( 40 )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