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月夜

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心)

幸福特異點[克史]

*是克史喔!上司組太好吃了!T口T


*很久沒寫文爛文筆兼OOC


*歡樂(?)性轉換,我是雷包


*愚人節快樂\^O^/













《幸福特異點》






「喂?克勞斯,是我啦,是我。」

 

慵懶沙啞的女聲從手機中傳來,明顯地還沒脫離起床狀態,拖得長長的尾音甜甜膩膩的,足以讓一般的男性耳朵酥麻,面紅耳赤。

 

「唔…?」

 

不過接起電話的克勞斯‧V‧萊茵赫茲並不在一般男性的範疇內,聽見甜美嗓音的他並沒有面紅耳赤,而是像接到詐騙電話似地,狐疑地把手機拿到眼前,再度確認了這不是不明來電。

 

現在的確還是早晨,通話者沒睡醒似乎也無可厚非,唯一有問題的是,來電號碼和通話者都明確地顯示是來自他的副官──史蒂芬‧A‧史塔菲斯,男性,而且就他所知,並沒有妻子或交往對象,所以應該不可能從他的電話中聽到女性的聲音。

 

「史、史蒂芬…?」克勞斯戰戰兢兢地反問,拿著手機的手顫抖著,彷彿那不是手機是顆炸彈。

 

「嗯,出了點事情,我會晚點到。」女人簡短地說,然後單方面掛了電話。

 

克勞斯看著手機,心涼了半截,異常聰穎的腦袋有很長一段時間停止了思考。

 

 

「早安啊~克勞斯先生~」

「早安~老闆~」

 

 

30分鐘後,走進事務所的雷歐和札普看到的,就是捏著碎裂的手機,像石雕一樣一動也不動的萊布拉領導人。

 

「嗚哇,老闆怎麼啦…?不對!有機可趁!!!」

「爛人!你這人真是太糟糕了!」

 

札普掛著猥瑣笑容朝克勞斯飛踢過去,隨著骨頭斷裂的清脆聲音接連響起,札普瞬間變成石雕旁邊的一團爛泥。

 

雷歐毫不關心自找苦吃的札普,擔憂地看向克勞斯。

 

「克勞斯先生,出了什麼事情?」

 

「史、史蒂芬的電話裡有女性的聲音……」克勞斯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像是第一次看到黃書的孩子。

 

「欸─────!?女女女女性的聲音!?一大早的!?」雷歐滿臉通紅,看起來經驗值和克勞斯差不多。

 

「嘿嘿,你們用不著大驚小怪吧?」聽到八卦話題馬上從地上爬起來的札布,露出下流的表情摸著下巴。「肯定是番頭的女人啦。」

 

你這人是打不死的蟑螂嗎?雷歐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但是就我所知,史蒂芬並沒有心上人,也尚未娶妻。」

 

像是要捍衛史蒂芬的名聲(?)似地,克勞斯面色嚴肅,一本正經地說。

 

「哈!老闆你也真是老古板,問你,那個女的聲音聽起來是不是剛起床?」

 

「是……」

 

「那肯定做了啦!做了!又不是情人或夫妻才能上床!花點錢睡一晚也是可以的啊。」

 

札普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拈成一個圈,然後把右手食指放到那個圈裏頭。雷歐羞恥的忍耐值瞬間爆炸,臉紅得和番茄一樣。

 

「嗚哇啊啊啊啊啊,別把史蒂芬先生說得和你一樣好嗎!!!!」

 

「男人嘛,都是一樣的。不然童貞處男O毛頭的貧乏貧弱貧瘠幻想裡頭,一個男人電話裡頭出現女人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女朋友啊!!!!」雷歐大叫。

 

「喔?可是老闆說他不知道呢?」

 

「也許只是不想跟克勞斯先生說而已……」

 

啪嘰。

 

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雷歐和札普往聲音的方向看,發現克勞斯的手機已經碎裂成認不出形狀的金屬渣,從他的手中一點一點地掉落。

 

「秘密的、女友……」

 

克勞斯大受打擊地慘白一張臉,眼神呆滯。

 

糟了!再這樣下去克勞斯先生又要變成石雕了,不做些什麼不行!

 

逃避思考為什麼克勞斯會因為史蒂芬交女友受到打擊,擅長躲避地雷區的雷歐試著轉移克勞斯的注意力。

 

「那、那個,克勞斯先生,那位女性在電話裡說什麼啊?」

 

「O毛頭還真是下流啊,居然問這個。」

 

札普不懷好意地吹了聲口哨,帶著詭異的笑容看向雷歐。

 

「什……」

 

然後雷歐後知後覺地發現了,早晨、電話中女人聲音、剛起床。

 

「嗚啊!克勞斯先生不要說出來!!!!」

 

「唔?她說她會晚點來。」

 

不能理解雷歐漲紅著臉慘叫的理由,有問必答的紳士困惑地歪著頭。

 

「啥?」

 

「啊?」

 

和糟糕的想像不同的詭異答案,讓札普和雷歐著實愣住了。

 

「來……來哪?萊布拉嗎?」

 

雷歐努力轉動著因為過度驚嚇有點發熱的腦袋,札普突然爆笑出聲。

 

「噗哈哈哈哈哈,番頭把到了萊布拉的成員嗎?真是厲害。哎呀,會晚點到的理由誰都明白,肯定是昨晚運動太激烈啦~然後就借用男友的電話請假囉?」

 

「SS前輩你就非得把話題往那方面歪嗎!?」

 

「怎麼一大早就這麼熱鬧啊?」

 

從私人房間走出來的傑德,拿著一本書,語氣中有些許的不悅,看來是被札普和雷歐的喧鬧聲吵得受不了,才忍不住出來看看發生什麼事。

 

「喂!魚類,番頭有交往對象!還是萊布拉的成員啊!」

 

「嗯,那又如何?成年人類有伴侶不是常有的事情嗎?」

 

「是那個番頭!史塔菲斯先生欸!」

 

「史塔菲斯先生也是成年人類啊。」

 

無論在萊布拉或人類社會都算是新人的傑德,完全不能理解札普的激動,一臉理所當然。

 

「傑德先生這麼說也對呢,史蒂芬先生雖然是個工作狂,但年紀也到了,長得又挺不錯的,個性成熟冷靜,工作穩定,出入有車,是個條件很好的交往對象呢。」根本是黃金單身漢嘛!雷歐在心裡吐槽。

 

「交往對象……」克勞斯似乎已經完全放棄思考,眼神飄忽,像兒童一樣覆述雷歐的話語。

 

「嗯?克勞斯先生不知道嗎?你們不是好友嗎?」傑德開口問了天真無邪卻傷人的問句。

 

「傻了喔?魚類!看看氣氛啊!」

 

「傑德先生!那句不能說啊!!!」

 

雖然雷歐和札普沒有任何溝通,不過卻挺有默契地擅自理解了克勞斯受到的心靈創傷。

 

想想看,多年的好友交了女友,卻藏著不和單身的自己說,最後居然讓女友用手機打電話來放閃,真是太過分!太不夠朋友了!

 

「嗯,我不曉得。」克勞斯一臉泫然欲泣的表情,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小狗,臉上寫著“愛我請帶我回家”。「不過沒關係,只要史蒂芬幸福快樂就好。」

 

「那、那啥,老闆,其實也有可能不是女朋友嘛。」札普所剩不多的良心被上司那可憐的樣子給刺穿了,發現自己似乎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所以拚命地挽救。「也許是女、呃、女、女間諜嘛!」

 

可惜札普的腦袋不是特別好。

 

「不是覺得是萊布拉女成員嗎?怎麼變成女間諜的?」傑德踩住了札普的痛處。

 

「吵、吵死了魚人,你根本不知道前因後果!想想整件事情就很奇怪了!番頭這麼冷酷嚴肅的人,怎麼可能會讓女友擅自用他的手機?」

 

「這麼說來,史蒂芬先生到現在還沒出現在萊布拉耶,通常他會比我們還早到的。」雷歐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對吧?也許他被女間諜的美人計迷惑了,然後女間諜用他的手機故佈疑陣,現在他正在接受女間諜的甜‧蜜‧拷‧問呢。」札普的想像最終還是歪到了奇怪的情節。

 

「你剛不是才說史蒂芬先生是冷酷嚴肅的人嗎?怎麼又變成了輕易被女性勾引的人了?」雷歐吐槽。

 

「甜蜜拷問是什麼?」只有13歲的傑德突然提了不知羞恥的問句。

 

「就是……」

 

「啊啊啊啊啊傑德先生不可以聽!!!!」

 

看著午餐三人組歡樂地鬧成一團,消化不了太多資訊的克勞斯,慢了好幾拍才想到嚴重的事情。「唔,如果史蒂芬現在正陷入危急的狀態,我們不是應該前往幫助他嗎?」

 

「欸?」

「嗯?」

「啊?」

 

三人各自發出不同的疑問聲之後,也理解到情況似乎不妙。

 

「不,說到底只是札普先生的猜測吧,打擾別人那個……呃,不太好。」雷歐首先提了反對的意見。

 

「可是史塔菲斯先生不怎麼遲到的,確實有點奇怪。」傑德說。

 

「萬一是女間諜的話就慘了,就當作關心他一下,應該沒事的吧?走吧?」札普露出邪惡的笑容。

 

「札普先生只是唯恐天下不亂吧?」

 

「什麼話!要是真的出了事情……!」

 

 

 

喀嘰。

 

 

 

札普的話沒能說完,萊布拉的秘密四面門打開的聲音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過去了。本來以為又來一個談論八卦的傢伙,正打算招呼過來同樂呢,但當看清楚門裡走出的人時,眾人幾乎同時像木頭一樣呆住了。

 

「早安啊,各位,抱歉我遲到了。真是拿HL的突發情況沒辦法,幸好四面門的生體認證還肯承認我呢。」

 

明艷動人的女性一邊走進事務所一邊抱怨。她穿著一身深藍色的連身小禮服,踩著黑色的細高跟鞋,柔順的黑髮披散肩頭,看起來像是參加舞會的貴賓,而不是萊布拉的成員。唯一讓大家辨認出她身分的,是臉上那脂粉也無力修飾的傷疤,以及從裙襬和領口的薄紗間若隱若現的鮮紅刺青。

 

「早安,史……」雖然雷歐反射性地想立刻開口問安,但“史蒂芬先生”這幾個字卡在喉嚨就是說不出來,他轉頭看了一下左右,發現傑德和札布都是一臉看到世界毀滅的呆滯表情,覺得自己並不孤單。

 

「尊敬的女士,您迷路了嗎?」克勞斯非常紳士地微笑,朝史蒂芬伸出右手。

 

不行了,克勞斯先生已經徹底崩潰了啊。雷歐心想。

 

「怎麼啦?克勞斯,我是史蒂芬啊,看了就知道吧?」

 

「史蒂芬?」克勞斯的聲音好像在作夢。

 

「對,史蒂芬‧A‧史塔菲斯。」史蒂芬一副沒出什麼大事地冷靜樣子,坐回自己的辦公桌,拿起公文和鋼筆開始辦公。「至於穿這種裙子還有化妝,是因為今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去和贊助者吃飯,只好打扮得體面一點。還好有我家女管家的幫忙,不然我的衣服都是男人的尺碼,根本出不了門。」

 

「等等等等,番番番番頭,你怎麼會變成這麼辣的女人!?」

 

終於回過神的札普舌頭打結地問,史蒂芬不悅地蹙起眉毛,瞪了他一眼。札普被那絕對零度的視線給嚇得縮到沙發椅後面。

 

「“辣”是多餘的,你不要一副別人性別是女的就可以上的樣子好嗎!?至於為什麼會變性,我怎麼會知道,一覺起來就變成這樣了,在HL不是常有的事情嗎?」史蒂芬聳聳肩膀。雖然他大概明白是因為昨晚處理了某個術士,才會被下惡意的詛咒,不過他是死都不會說出來的。

 

「會維持很多天嗎?戰鬥會不會受影響?」乖寶寶代表的傑德擔心地問。

 

「放心,我已經知道是被人下詛咒了,也聯絡好解咒的專業人士,大概明、後天就恢復原狀了。不過,確實因為我現在無法穿專用的鞋子,所以是沒有什麼戰鬥能力的,出大事的話你們就要辛苦一些了。」

 

「史蒂芬,你現在不能戰鬥嗎?」終於回到現實的克勞斯,臉色凝重地詢問。

 

「嗯?對啊,剛才說過了。」

 

「那麼你今天還是請假吧,HL是很危險的,你現在只是個普通的女性。」

 

見到克勞斯體貼紳士的那面顯露出來,受到關心的史蒂芬心情很好地微笑。

 

「沒事的,我不會參加戰鬥的,只是和贊助者吃個飯而已。」

 

「吃飯的話,我也可以代你前往。」

 

「不,今天約的贊助者都是第一次見面,克勞~斯你去談的話,會嚇到他們的。」彷彿可以想像克勞斯的外表嚇壞一般人的慘狀,史蒂芬輕聲笑道。「而且我今天是女性的身體啊,也許合作計畫會談得更順利一些。」

 

「……什麼意思?」克勞斯的心裡湧起了不妙的預感。

 

「今天的兩位贊助者都是男的,所以我只要適時地出賣一些色相就……」


 

莫名的壓迫感突然籠罩著萊布拉,來源是不知為何突然沉下一張臉,像是發狂的野獸一般,怒目而視的萊布拉領導者。

 


「怎怎怎怎怎麼了克勞斯!?」被嚇得鼻水都流出來的史蒂芬驚恐地縮成小小一團,午餐三人組已經不知道逃到哪個角落避難了。

 

「史蒂芬,萊布拉絕對不需要委屈女性得來的骯髒金錢。」

 

「可可可可是我本來是個男的嘛,不會少塊肉。」

 

「史蒂芬。」

 

「咿咿咿咿咿,是我錯了是我錯了,我會老老實實地和他們吃飯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不行,史蒂芬。」克勞斯走到史蒂芬身邊,牽起史蒂芬的手。「今天的你是位柔弱無力的淑女,我承認我前往可能會導致不必要的紛擾,但為了避免可能發生的意外,請允許我和你同行。」

 

克勞斯說得誠懇而有道理,但是與自信的話語相反,握著史蒂芬的手輕輕顫抖著,仔細一看的話,整個臉龐都羞窘地漲紅了。

 

克勞斯好可愛啊,還真把我當女性看了呢。史蒂芬鬆了口氣,總算理解(?)克勞斯動怒的原因,在心裡從容偷笑。

 

知道克勞斯談戀愛次數有多少的史蒂芬,理所當然地把克勞斯的舉動當成是處男的青澀。

 

畢竟男性都很容易被盛裝打扮的女性迷惑的。

 

「克勞斯,我的年紀已經過了可以被稱為淑女的時候啦,都是個阿姨了,不用特別保護的,只是吃個飯而已。」史蒂芬收回了手,嘗試說服克勞斯。

 

「可是,史蒂芬。」克勞斯抿著嘴,倔強地唸著史蒂芬的名字,通常到了這一步,克勞斯已經不會改變心意了。

 

「好啦,OK,我知道了,你說了算。」史蒂芬嘆氣。「不過話說回來,帶著你去或許也有好處呢。」

 

「怎麼說?」

 

「因為有研究顯示,在辦正式公務時,如果接洽的是女性,通常對方不會認真對待呢,有男性伴隨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本來想以“史蒂芬‧A‧史塔菲斯的代理人”身分和贊助人吃飯的史蒂芬這麼說。

 

「是這樣子啊。」

 

「感覺史蒂芬先生懂得好多冷知識啊……」看到氣氛緩和,從萬年青盆栽後面鑽出來的雷歐忍不住插嘴。

 

「因為確定自己擁有的優勢是交際時很重要的一環啊,少年。」史蒂芬淺淺地笑著。雖然完全是美麗女性的外表,但是那種皮笑肉不笑的虛偽感,讓人明確知道她的確是史蒂芬本人。

 

完全不想成為那樣的大人。雷歐心想。

 

「閒聊就到此為止吧,克勞斯,時間差不多了。」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錶,史蒂芬站了起來。「今天中午用餐的餐廳比較接近永恆之虛,稍微遠了一些,怕路上塞車,我們還是提早出發吧。」

 

「那麼我去叫吉爾伯特把車開來。」

 

「不用麻煩他老人家啦,我們開我的車去就好。」

 

「史蒂芬,還是載你過去吧。」

 

「怎麼回事啊?克勞斯。」史蒂芬失笑,漂亮的眼睛望向不知為何過度保護的友人,搭上他的手臂。「看清楚,我是你的朋友,史蒂芬‧A‧史塔菲斯,身經百戰的牙狩喔?」

 

史蒂芬柔軟的身體欺近克勞斯的瞬間,克勞斯彷彿被石化一樣僵住了,從頭到腳不自然地泛紅,相信只要再稍微給點刺激,克勞斯肯定會像氣球一樣爆炸。

 

「克勞斯?」史蒂芬伸出女人特有的纖纖細指,撫上克勞斯的臉龐。

 

哎呀,完全的反效果啊。躲在沙發椅後的札普冷冷地在心裡評論,拿出一根雪茄來點燃。

 

在這方面的思考轉得比一般人迅速的札普,突然地明白了克勞斯一開始捏碎手機的理由。

 

「正所謂,危機就是轉機啊。」

 

將對他人好意遲鈍的史蒂芬,和對自己好感遲鈍的克勞斯看在眼底,札普難得地說了一句人話。


评论(15)
热度(114)
  1. WA🌱詩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我爱这篇(升天 詩月夜: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