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月夜

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心)

今宵如此美麗[克史]

*是克史喔!最喜歡上司組了!


*很久沒寫文爛文筆兼OOC~\^p^/


*嘗試看看能不能HE的結果,克勞斯的人外感真的好難啊。


*其實我是來宣傳梅露可物語和血界戰線合作的(X)














《今宵如此美麗》


克勞斯的私人溫室裡暖洋洋地,陽光透過玻璃柔和地灑落,穿過溫室主人種植的花草樹木,在地面印上水面般搖晃的光影。

 

難得清閒的一天。

 

木桌上擺著未完的西洋棋盤,以棋局來說,盤面的狀況過於保守溫吞,因為下棋的雙方都不急著取得勝負。

 

比起無謂的勝敗,對克勞斯和史蒂芬來說,延長棋局的時間,享受和友人對弈的過程,反而更有意義。

 

史蒂芬靠在藤椅上,愜意地喝著馬克杯裡熱騰騰的咖啡,來自南美洲的咖啡豆的苦味溫順,恰到好處的酸味和濃厚的香氣充滿舌齒之間,是史蒂芬這類咖啡愛好者難以戒癮的原因。

 

隔著咖啡蒸騰的霧氣,史蒂芬看向克勞斯。

 

持著藍色的水壺,漫步於植栽之間的克勞斯,像是巡視庭園的歐洲貴族,舉手投足流露出天生的高貴優雅。層層疊疊的樹影落在他的肩上,翠綠的藤蔓拂過他的髮梢,當他站著不動時,彷彿數百年前的宮廷畫作。

 

史蒂芬啜了一口咖啡。

 

打理園藝時的克勞斯,絲毫不見戰鬥時的凌厲氣場,像是老師傅般細膩和靈巧;指節分明的手掌除下戰鬥的拳套後,可以溫柔地摩娑沾著水珠的翠綠葉面;令人聯想到猛獸的翠綠眼珠,在靜靜地望向心愛的植物時,彷彿學者般閃爍著知性的熱情。

 

史蒂芬喜歡看著那樣的克勞斯,像是欣賞繪畫一般,遠遠地看著。

 

不需要踏入其中,破壞這份美景。

 

對他來說,只要把這場景烙印在腦海中,變成回憶的一部份,就是足夠幸福的事情了。

 

人類的時間是有限的,雖然許多人都毫無這份自覺地度過每一天,不過史蒂芬並不是那種人。他不但相當明白這一點,而且還深知自己是時間特別少的人。

 

總有一天,永遠的別離將會來臨。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城市裡,沒有什麼「絕對」,身為克勞斯的臂膀,他只能盡自己所能地支持克勞斯的理想,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也許是明天,也許是今天。

 

「史蒂芬。」

 

克勞斯的溫柔嗓音將他沉入深淵的思緒拉了回來。他望向克勞斯,那人站在陽光灑落的地方,彷彿發光一般閃閃發亮,令人眩目。

 

「這棵樹是別人送我的,叫做銀杏,是非常長壽的樹種,可以活上千年之久呢,一般大概要三、四十年之後才會結果。好好照顧的話,到時候我們也許可以看到它結果的樣子。」

 

克勞斯笑著說,像是看到十多年後的景象般,描繪著遙遠的未來。

 

「到時候?」史蒂芬的思考停滯,克勞斯樂觀正面的想法總是讓他難以招架。

 

那或許是兩人都年華老去,鬢髮蒼白,享受著平靜晚年的景象吧?但是史蒂芬無法想像那般美好的結局,至少他不覺得自己可以活得那麼久。

 

雖然理智上知道隨口敷衍就行了,不過對著露出期待表情的克勞斯,史蒂芬的謊言怎麼也編不出來。

 

光芒越亮,就照得黑影越深。

 

「克勞斯。」史蒂芬艱難地開口,覺得嗓子發乾。「三、四十年後的事情,現在還說不准吧?到時候HL或萊布拉都不曉得在不在呢。」

 

「我現在不是說HL和萊布拉的事情啊。」克勞斯困惑地歪著頭。「史蒂芬,是說你的事情。」

 

「我」當然也不會永遠存在啊!史蒂芬在內心發出無聲的悲鳴。

 

他從未考慮過居然必須和克勞斯──這個明明也是長年出入戰場,見過無數地獄的牙狩──解釋自己理所當然地會死亡。

 

為了克勞斯好,不快點糾正不行。史蒂芬想著。

 

我果然太低估克勞斯的天真了。

 

「……克勞斯,你可真是個任性大少爺。」

 

史蒂芬誇張地嘆氣,放下馬克杯,食指指向什麼都沒有的虛空。

 

「那麼久以後的事情,誰也不能確定,我未來可能去做其他工作,也可能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喔?我們只是朋友,我可沒有義務要陪你到老。你也不能想像你所有的朋友都黏在你身邊好幾十年吧?」

 

「唔,是沒錯。」克勞斯說,但似乎還是有什麼念頭不能接受般,皺著眉頭苦思,然後像是想通了什麼一樣開口。

 

「但是史蒂芬,你和其他人不一樣。」

 

「嗯?哪裡不一樣?」回問的同時,史蒂芬心裡湧起了不祥的預感。

 

「你是我的友人中,唯一一位,我希望你可以永遠陪伴在我身邊的人…」

 

「慢著,克勞斯!」

 

史蒂芬提高聲音,急忙地想要打斷克勞斯的話語,但是克勞斯從來沒有聽進史蒂芬的勸阻過,這次當然也沒有例外。

 

「是以,如果友人的身分無法和你約定一生,那麼希望我能成為足以和你約定一生的人。」

 

克勞斯對史蒂芬羞澀地微微一笑,然後繼續手邊澆水的動作,那樣子像是和朋友在尋常地聊天,而不是剛跟十年的老友告白心意。

 

克勞斯肯定誤會了什麼!他不知世事又不太懂人心嘛!只是因為和我太要好了所以才說出這種話,就像小孩子的童言童語一樣,不能認真的!

 

史蒂芬的嘴巴闔不起來,內心活動一向比表情多的他,腦袋裡的負面思考一個個地冒出來,但是不知怎地,他卻始終無法說出否定克勞斯心意的話語。

 

像是那是兩人之間早已心知肚明的秘密一般。

 

「你的答案呢?」

 

「我、我考慮一下,晚點給你答覆。」

 

史蒂芬結結巴巴地說,反射性地以手掌遮住自己窘迫的表情。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被女孩子告白的時候,但即使那時也沒有現在來得手足無措。

 

都是三十多歲的男人了,居然表現得像是情竇初開的少年一樣,要是傳出去,簡直沒臉見人。

 

「了解了,我晚上在這裡等你的回答。」

 

克勞斯點點頭,露出單純的笑容,一張臉亮了起來,像是玩偶熊一樣可愛無害,不過現在的史蒂芬毫無餘裕面對克勞斯的任何舉動。

 

「是晚點不是晚上!」

 

忿忿地丟下毫無意義的反駁,史蒂芬幾乎是落荒而逃地離開了克勞斯的家。深知克勞斯從來不會改變決定的他,只能認命地思考怎麼在晚上時把克勞斯給唬過去。

 

 

「幫我安排一個假結婚的女人,要信得過的,不用有肉體關係,證件齊備,別人問到時能帶出去見人就行了,像臨時演員那種最好。」

 

當史蒂芬這麼吩咐時,不意外地看到螢幕的另一頭,艾薩克露出像是噎著的表情。如果他是普通的小嬰兒的話,史蒂芬幾乎就要以為他嗆奶需要拍背了。

 

「你怎麼突然趕著成家了?你們那終於有了單身條款嗎?該不會連禁孕條款都出現了吧?」

 

心智和外表不符的嬰兒開著中年大叔似的玩笑,看到史蒂芬毫無笑意地板著一張臉,他自討沒趣地乾咳一聲,背後像是保姆的女人開始敲打鍵盤。

 

「幫你查了一下,原則上,即使是HL這邊,也只有東方人才需要面對這種成家的壓力,所以做這種事的人呢,黃種人比較多,大部分是依照扮演的時間長短計價的,甚至可以做到十幾二十年,比較有口碑的有兩三家吧。雖然我個人覺得,你去婚姻網站買個貧窮地區的姑娘不是更簡單直接嗎?」

 

面對艾薩克的質疑,史蒂芬露出自嘲的笑容。

 

「我這種人怎麼成家?不要浪費別人的青春。我只是要個形式,演個戲而已。」

 

看著那樣的史蒂芬,艾薩克張了張嘴,像是想說什麼,最終只是皺起眉頭,晃了晃肥軟小手上的雪茄,煙灰灑落。

 

「嘛,好吧,反正是你的人生。這幾家公司裏頭,扣除有黑道背景的兩家,有詐騙前科的一家,剩下的“幸福人生”這家公司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怎麼名字聽起來也像是詐騙的……」

 

史蒂芬隨口說了一句,艾薩克瞪了他一眼。

 

「實際上他們做的就是詐騙啊,不過騙的不是金錢,是親戚朋友的感情就是了。」

 

被艾薩克無心的話語說中了內心的打算,史蒂芬露出像是吃了髒東西的古怪表情。

 

「怎麼了?」

 

「沒事,繼續吧。」

 

「“幸福人生”的職員之中,克勞蒂亞‧吳的身家最清白,也沒和什麼人有牽扯,接的案子也很多,應該是不錯的選擇,詳細的聯絡方式和資料我寄給你了。」

 

「謝了。」

 

「不客氣,不過到底是哪位大人物能動到你這個副手啊?」

 

面對明知故問的揶揄,史蒂芬冷哼一聲取消了通話。

 

點開艾薩克傳來的檔案,外貌清秀的東方女人的照片,以及她的身家資料和工作情況在螢幕上分類彈了出來。在混沌妖異的都市HL,要摸清一個人的底細並不簡單,尤其是對方也是做保密到家的工作時,不過對有著優秀資訊搜索能力的艾薩克來說,這根本是小事一樁。

 

的確是個不錯的人選。史蒂芬想。價格雖然偏貴,但是這種事情能用錢擺平,就已經是賺到了。

 

他拿出對外聯絡用的手機,撥響“幸福人生”的電話。對方不愧是職業的,並未多問原因,要了基本資料後,帶些口音的女性職員把工作內容和時間迅速敲定,史蒂芬這邊也爽快地撥款。一個小時後,相關的照片、紙本資料,甚至是相識背景之類的都發到了史蒂芬的電子信箱裡。

 

「連故事都幫我編好了,真是專業。」

 

史蒂芬的手指敲著虛假的“未婚妻”照片,露出空洞的笑容。

 

如果可以,他很希望能夠誠實坦然地面對克勞斯,就像克勞斯如何待他一般,然而實際上他所做的卻正好相反。

 

謊言編織出的網子將他纏住,逐漸收緊,遲早會將他勒死。

 

但他沒有其他選擇,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不可以是像我這樣的人哪……」史蒂芬嘆氣。

 

那位有著高潔靈魂的少爺,至少在感情方面,應該擁有常人的幸福。

 

滑開私人用的手機,找到克勞斯的名字,他將女人的照片與善意的欺瞞發送出去。

 

如果是克勞斯的話,單純善良如他,一旦知道我其實有未婚妻,不管克勞斯內心對我的感情如何,都會衷心地笑著祝福我的吧?因為克勞斯就是那樣的好人啊。

 

他望向窗外,HL的奇景之一,頭部深入雲端的巨人吉‧弗特馬西夫的身後,夕陽正墜落地平線。

 

到了決斷的時刻呢。

 

 

「史塔菲斯先生,歡迎。您有些晚呢。」

 

按了電鈴之後,萊茵赫茲家的老執事打開門,不知是否背光的原因,一向給人溫和慈祥印象的笑容,今天看起來冷冰冰地。史蒂芬突然地後悔自己沒有喝點酒後再來,微醺的狀態下,心理的負擔應該會比較小。

 

不過結果都是一樣的。

 

「晚上好,吉爾伯特先生,克勞斯呢?」

 

「少爺的話,已經在溫室等您了。」

 

「這樣啊。」

 

「希望您能和少爺好好談談。」

 

吉爾伯特鞠了一躬。

 

到底明白到什麼程度啊!?

 

雖然臉上維持著笑臉,心虛的史蒂芬不敢看向睿智長者的眼睛,快步走向克勞斯所在之處。

 

克勞斯家裡的溫室是用陽台改裝而成的。雖然說是陽台,不過面積倒是不小,至少在HL的一般民宅中,沒有那麼大的溫室,綠意盎然,像是收費的植物園一樣。溫室的頂部裝著幾條日光燈管,方便克勞斯晚上打理植物,入夜時克勞斯還在溫室裡的話,一般都會開著。

 

不過現在的溫室卻一片漆黑,微弱的月光無法提供足夠的照明。玻璃窗內,樹木的影子像是蛛網般交織密布,史蒂芬無法肯定克勞斯是否真的在裏頭。

 

「克勞斯?你在嗎?怎麼不開燈?」他推開溫室的門,喚了一聲。

 

「我在。」克勞斯低沉的聲音響起。「直接進來吧,史蒂芬。」

 

望向聲音的位置,眼睛適應黑暗之後,史蒂芬能看見克勞斯站在溫室的角落,似乎是在看著夜空的月亮,背對著自己。

 

「我很怕不小心踩到你的盆栽啊,你會生氣的吧?」

 

史蒂芬一邊說著,一邊走了進去,不過很快地他就知道自己多慮了。感應到史蒂芬的腳步,地磚鋪成的路旁,掌心大小的異界花朵綻放,花瓣亮起銀白的幽光,讓史蒂芬有走在星空之中的錯覺。

 

先前聽克勞斯提起過這種植物的史蒂芬,並沒有太過驚訝,但也不想接近。這種植物屬於異界食人花的一種,那光芒並不是無害的美麗,而是有著類似鮟鱇魚頭部的作用,被迷惑的獵物要是過於接近,潛藏在地底的捕食囊將會張開大嘴吞噬。就一般人的觀感來說,是種醜陋而危險的生物。

 

和我是同類呢。史蒂芬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情,沿著花瓣的光點,邁開修長的雙腿走到克勞斯身邊。

 

由於身高和光線的關係,他看不到克勞斯的表情,不過他看到克勞斯手上緊握著手機。

 

「克勞斯,收到我發的訊息了嗎?」

 

「嗯。」

 

「那麼,克勞斯……」

 

「史蒂芬。」克勞斯打斷了史蒂芬預備說出的謊言。「再問你一次,你願意成為和我約定一生的人嗎?」

 

史蒂芬有些驚訝,原本以為克勞斯會主動談及未婚妻的事情,想不到卻是追索著早上沒有得到的答案。

 

也是,克勞斯某些時候比較固執,腦袋轉不過來,或許只是把事情按照順序解決吧?

 

「克勞斯,你的“約定一生的人”是什麼概念呢?」沒有正面回答,史蒂芬狡詐地反問。

 

「唔……像是親人一樣,一輩子只有一個,而且無可取代的存在。」克勞斯的答案一如既往地單純天真,悖離常人。

 

「哈哈哈,進展得太快了,而且也太沉重吧?克勞斯。」史蒂芬大笑。「人們通常是問別人“共度一生”之類的,而且都是向情人請求成為夫妻的情況下,也就是求婚喔。而且一般也不會把求婚時的“共度一生”當真,畢竟現代社會的離婚率高得嚇人嘛。」

 

「這樣啊,史蒂芬。」克勞斯說。「所以你的“共度一生的人”,是你的未婚妻吧?」

 

「是的。」史蒂芬吐出了殘酷的回答,沒有半點猶豫。

 

 

因為善良單純的克勞斯的話,他一定會……

 

 

史蒂芬看見克勞斯的臉轉向他。月光下,綠色的眼珠散發森冷的光芒,令人聯想到密林裡食肉的猛獸,而他像是被盯住的獵物,無法動彈。

 

「是呢,心上人、愛侶、美麗的女性,像你這樣出色的男性,是會有的呢,只是我從來沒有想過。」

 

「克勞斯?」史蒂芬膽怯地回問。克勞斯意料之外的反應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克勞斯像是沒聽見般,沒有理會史蒂芬不安的提問,像是思考難解的棋局一樣,自言自語地分析起來。

 

「既然身為你的友人,我應該為你秘而不宣的喜訊感到喜悅,並且全心全意地祝福你吧。」

 

「然後你會在不久後結婚、生子,然後在年老時,就像其他牙狩一樣,退休回到家鄉,在家人的環繞下度過餘生。」

 

「我們終究只是友人、戰場的夥伴、職場的同僚,原來如此,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共度一生的呢。」

 

「我…」史蒂芬苦澀地開了口,想要否認克勞斯過於美好的推想,但是最終他發現到解釋也是無意義的,所以硬生生改口說道。「沒錯,我是無法陪你一輩子的。」

 

「嗯,我了解了。」克勞斯說,但那語氣不像是明白的樣子,他努力露出微笑的臉上滑下了連自己都不瞭解原因的淚水。「史蒂芬,希望你的婚姻幸福美滿,和最愛的人終老一生,無論福禍降臨,無論健康或疾病,直至死亡將你倆分開。」

 

在這個時間點哭泣,太狡猾了啊,克勞斯。看著克勞斯碧綠的雙眼,史蒂芬怔怔地想。

 

總是能準確理解克勞斯心意的史蒂芬,沒有理由看不出克勞斯眼中的悲傷與懇求。

 

而史蒂芬從來沒有拒絕過克勞斯的請求,一次也沒有。

 

「別哭了,克勞斯。」史蒂芬說,覺得自己瘋了。

 

從克勞斯的雙眼落下的串串淚珠,是史蒂芬看過最美的寶石。

 

他捧起克勞斯的臉,溫熱濕潤的星子們溜過他的手背,滑進他的衣袖中,滲入他的心底,讓他的胸口發疼。

 

哪有這麼多的流星還不能實現的願望呢?

 

「對不起。」

 

史蒂芬踮起腳尖,親吻克勞斯沒有抵抗的唇。


评论(7)
热度(59)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