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月夜

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心)

兩情相悅平行線[克史]

*是克史喔,雖然克勞斯幾乎沒戲分


*很久沒寫文爛文筆兼OOC^p^


*我真的好喜歡上司組喔TAT










《兩情相悅平行線》



「早上好,克勞斯。」

HL籠罩在迷霧的天色剛露出一絲晨光時,史蒂芬就醒了,以現在這個季節來說,是一般人覺得太早的時間。

克勞斯並沒有因為史蒂芬的聲音而被吵醒,或許是因為知道身邊的人值得信賴。看著克勞斯十指交扣胸前,彷彿祈禱一般的好孩子睡姿,史蒂芬露出淺淺的笑容,手指忍不住伸向克勞斯凌亂的前髮,但是在要碰觸到前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縮回了手。

輕聲嘆了口氣後,他盡可能地不讓冷風竄入棉被中,小心翼翼地下了床。

史蒂芬是個淺眠的人,但不是天生如此,而是年輕時的生活背景養成的習慣。

無論前一天多麼疲憊困頓,都無法放縱自己的精神脫離掌握,和做了多少虧心事無關,純粹是為了生存磨練出的本領之一。

對他們這類人來說,深沉的睡眠無異於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

史蒂芬穿上床邊柔軟的絨毛拖鞋,走向衣櫃,有能的老執事將襯衫燙得筆直,整齊地分類掛好。明明只是戀人身分,卻麻煩老人家幫忙自己做這些瑣事,史蒂芬實在是感到不好意思,但吉爾伯特卻說兩個人一起照顧比較方便,毫不在意地同等侍奉史蒂芬,史蒂芬只能接受他的好意。

老實說,史蒂芬真是不太習慣同居生活。

史蒂芬和克勞斯發展為戀人關係已經有數個月了,一個月前,在克勞斯誠懇的邀請下,他把原本的房子賣了,辭退了威黛特,並且搬入克勞斯的宅邸中。

在大崩落之後,原紐約的房屋像是積木玩具一樣被破壞及重組,本來富貴所居的上東區也毀於一夕,不過隨著災後秩序的恢復,階級也跟著產生,人們重新在交通發達的藝文中心建立起新的富人區;雖然市民也知道在HL充滿不確定性,今天買了房子,可能明天邪神就降臨了,但是人類神秘的炒房欲求顯然勝於那些風險。

總而言之,克勞斯目前的住所就是HL富人區的高級公寓,而且還是直接包下一整層,有足夠的空間給他養花花草草。不過克勞斯住這的理由和炫富並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因為離萊布拉事務所很近,出了事情可以隨時支援。雖然明白前因後果,但史蒂芬每次進到他家時,還是忍不住感到人類之間的差距。

因為伴侶的關係而住上比較好的房子,過著更好的生活,對一般人來說完全是飛上枝頭的好事,但對史蒂芬來說可不是如此,事實上,他很困擾。

原因就在於即使成為戀人關係,他暗地裡做的事仍然沒敢透露給克勞斯知道,卻又陷入同居──大半的時間都得和克勞斯度過──的窘境。

早知道就不要答應,這類無謂的後悔,他是不會多想的。他當然是深思熟慮過同居帶來的各種不便,以及那些髒活很有可能曝露,但是有什麼辦法呢?面對克勞斯的要求,史蒂芬從來沒有拒絕過。

做出讓步的永遠是自己,非常不健康的關係呢。史蒂芬一邊在心中自嘲,一邊把今天要穿的衣物拿出衣櫃。

這個月以來,史蒂芬的生活做了許多改變。從早到晚幾乎都和克勞斯相處的結果,就是不能再誘騙女人來獲取重要資料;也不能和私設部隊處理見不得人的事情,只能下個大概的指令,其他交給他們隨機應變;為了怕引狼入室,也不敢和朋友開家庭派對;不想吉爾伯特對自己的印象不好,除了睡覺的時候都西裝筆挺;甚至改掉了在枕頭下藏著手槍的習慣,讓他兩個禮拜都睡不好覺。

不過為了克勞斯的幸福,一切都是值得的。

再度看了一眼熟睡的克勞斯,史蒂芬悄悄地帶上臥室的門,走到隔壁的浴室梳洗完畢,換好西裝襯衫之後,踏著倦怠的腳步走到了廚房兼用餐室。

「早上好,史塔菲斯先生,需要幫您沖一杯黑咖啡嗎?」

打掃得光潔整齊的廚房裡,毫不意外地,吉爾伯特已經起床製作早餐了,似乎是為了史蒂芬的作息才變得那麼早起,不過他本人卻笑著說是老人家睡不多。只見他圍著圍裙打著蛋花,俐落的樣子讓對料理略知一二的史蒂芬自嘆不如。

「早安,吉爾伯特先生,咖啡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咖啡機就在我旁邊,不要緊的,史塔菲斯先生先看一下報紙吧,早餐馬上好。」

「嗯,好的……」

史蒂芬只能無奈地點頭,照著吉爾伯特的吩咐坐下,打開桌上的早報。他稍微瞄了一眼擺在料理台的材料,切丁的火腿、番茄、花椰菜,以及最重要的切了方框的吐司,史蒂芬對端來咖啡的吉爾伯特笑著詢問。

「今天的早餐是吐司烘蛋嗎?」

「正是,還有煎燻腸以及可頌麵包、生菜沙拉可供搭配,史塔菲斯先生有不吃的內餡嗎?」

「啊,沒有,只是我之前也做過,所以猜猜看而已,並不是有不吃的東西。」

怕吉爾伯特認為自己挑剔,史蒂芬急急忙忙否認。

「人有一些挑食也不壞啊,史塔菲斯先生別太緊張,您應該多把這邊當自己家的。」

我家可沒有執事啊。史蒂芬忍不住在心中回擊,但是吉爾伯特的話讓他有些在意。

「我看起來有那麼不把這邊當自己家嗎?」

「呵呵呵,到底如何呢?少爺應該是沒有注意到的,但是哪,沒有人一大早就儀容整齊的吧?也沒有人會對家人那麼多慮的吧?再多放鬆一些、任性一些,也是沒有關係的喔。」

吉爾伯特笑瞇瞇地,用像是對待孫子的語氣叮嚀,然後在剛才打勻的蛋汁裡頭撒了一些胡椒,還有適量的鹽,接著再度攪拌。

「……吉爾伯特先生。」

「怎麼了?」

聽見史蒂芬少見的軟弱語調,吉爾伯特眉頭不動地回問。他將淺底的平底鍋放在瓦斯爐上,開了小火,隨著滋滋作響的聲音,奶油融化在平底鍋裏頭,吉爾伯特將一旁備好的火腿和蔬菜丁倒入,用鍋鏟輕輕翻炒,燻肉的香氣飄了出來。

「你覺得……克勞斯現在幸福嗎?」

「唉呀,這種事情為什麼不問少爺本人呢?」

「我想要一個……比較客觀的視角。」

「是嘛。」

吉爾伯特說,關了火,將炒熟的餡料料倒入蛋汁中,然後加入起司粉和牛奶,用勺子一起拌勻。

「那麼我覺得,少爺現在是非常幸福的,因為他覺得將幸福帶給了您。」

「是嗎?將幸福帶給了我。」

史蒂芬像是學話的鸚鵡一樣,愣愣地重複著,雖然打開了報紙但是完全心不在焉。

「也就是說,將我變得幸福了?」

「是呢。」

「這樣啊……」

史蒂芬露出一個微笑,不過在旁人看來,那並不能稱為笑容。

瞄了一眼那樣的史蒂芬,吉爾伯特在方框的吐司中間倒入了蛋汁,然後放到鋪了錫箔紙的托盤上,放入烤箱。

「那麼,以下是我個人的一些疑問,史塔菲斯先生現在幸福嗎?」

「欸?我嗎?」

面對吉爾伯特突然的回問,史蒂芬有點吃驚,皺起眉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是的,不可以回答敷衍老人家的答案喔。」

「好的。」

史蒂芬苦笑,放棄什麼似地嘆了口氣。

「我呀,現在當然很幸福啊,因為我的選擇讓克勞斯幸福了。」

似乎發現自己這樣的說詞太過接近於所謂的「敷衍」,史蒂芬急急忙忙補充。

「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克勞斯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吉爾伯特先生,只有這點請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您喔,您的努力誰都看得見,只是呢……」

吉爾伯特像是看著不懂撒嬌的孩子一樣,溫柔而慈祥和藹。

「史塔菲斯先生,您真的接受了克勞斯少爺帶給您的幸福嗎?」

「很困難的問題啊,吉爾伯特先生。」

搔著臉頰的醒目傷疤,史蒂芬露出了熱戀之人特有的,幸福洋溢的表情。

「來自克勞斯的愛情,太過珍貴、太過純粹,像我這樣的人呢,是受不起的。」

請千萬不要跟他說哪。史蒂芬的食指抵在唇邊,微笑著做出噤聲的手勢。

烤箱的聲音叮地響起。


评论(13)
热度(61)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