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月夜

掉到血界戰線坑中,CP克史(クラステ),雖然會寫純純無差,但我有CP潔癖。

叫我小詩就可以了!

快樂的自耕農,想寫的都是自己想看的萌點,最愛BL百合。文筆不好,OOC,自娛而已。謝謝各位喜歡我的文章^^

自我感覺非常不良。


感謝點喜歡、推薦,還有留評論的各位,愛你們~(心)

短篇三篇

因為二期瘋狂地愛上了史蒂芬和上司組,所以很想寫些什麼之下的產物。

真的是太久沒寫文了。





《夢》

 

 

 

好像在做夢一般。

一向心思縝密,或者說心機重的史蒂芬看著眼前打開的戒指盒,腦袋裡飄飄然地一片空白。


「結婚吧!史蒂芬。」


克勞斯彷彿中世紀的騎士般,單膝下跪,對待淑女般執起史蒂芬的手。

「克勞斯…你這…」

我可不是哪裡的貴族小姐啊。

史蒂芬紅著臉嘟嚷,最終沒能甩開克勞斯的手,只是長長地嘆了口氣,一如過去克勞斯做出任何任性舉動一般。

「敗給你了,哪有求婚當告白的,聽好啦,小少爺,一般的情侶是從交往開始的。」

「我以為我們作為夥伴已經夠久了。」

「夥伴不是伴侶好嗎!?」

「那麼史蒂芬,你不願意接受我卑微的請求嗎?」

克勞斯垂下他的眉毛,彷彿拋棄的小狗般沮喪。

「哈哈,怎麼會呢。克勞~斯,我高興都來不及了,而且我從來沒有拒絕過你的請求吧。」

史蒂芬把紅毛大狗的頭髮用力弄亂,看著克勞斯亮起來的表情笑著說。

「如果這是夢的話,我還真不願意醒來呢。」

 

 

 

 

 

「是嗎?史蒂芬。」克勞斯說。

 

 

 

 

 

「這是你的意思的話。」

病床邊,克勞斯執起史蒂芬插著針管的手,像是對待睡美人般輕柔地握住。

使用異界治療技術侵入患者夢境的克勞斯,嗚咽著將頭靠在昏迷不醒的史蒂芬身旁。

 

 

 

 

 

 

 

 

 


《約定》

 

 

漂浮的大樓,重組的空間,世界毀滅般的幻想場景,卻是實質的紐約。

克勞斯站在B級災難片般的背景中,朝著史蒂芬伸出他厚實的右掌。

明明是可以一擊滅殺生命的手,對史蒂芬來說卻彷彿米開朗基羅《創世紀》那畫中上帝的引導。

「即使這世界即將成為地獄,我也要拯救世界,與我同行吧?史蒂芬。」

因為震驚和絕望而腿軟坐在地上的史蒂芬,則像是甦醒的亞當一樣,不可抗拒地伸出了手。

 

彷彿天啟。

 

「…好啊,一起走吧,克勞斯。」

慣性說謊的冷血男說,對他不惜粉身碎骨也要守護的信仰露出笑容。




但是到地獄盡頭的,只能是我一個人。

 

 

 

 

 

 

 

 

 

 

 




《單身宿舍》

 

 

「史蒂芬…那個…」

只有兩人的萊布拉辦公室裡,交往兩星期的愛人縮起巨大如熊的身軀,羞怯彷彿初戀的少女。

實際上他是初戀沒錯。

「今晚…可以去你家嗎?」

與嬌羞的樣子相反,克勞斯嘴裡吐出的邀約是如此直接,出乎意料的發言讓史蒂芬差點把嘴裡的咖啡噴了出來。

啊,嗯,克勞斯果然也是個男人呢,不是吃素的呢。

腦袋裡亂七八糟地想著,史蒂芬盡量優雅紳士地微笑。


「不可以。」


「唔,果然是,太唐突躁進,不知羞恥了嗎?畢、畢竟我們才交往兩個星期。」

克勞斯先是受到打擊地白了一張臉,接著臉上的汗像瀑布一樣冒了出來,史蒂芬有種捉弄成功的愉悅心情。

「不是的。克勞~斯,正巧我也有一樣的想法呢。今晚,我想,去、你、家。」

攬過克勞斯的肩膀,貼在他的耳朵旁邊,史蒂芬蠱惑地壓低聲音,果不其然看到克勞斯紅透的臉頰。

「我、我以為你會在乎吉爾伯特…」

「哈哈哈,反正他早就知道了吧?」

史蒂芬對那位執事的能力從來不懷疑。

「唔嗯…可是…」

「聽好了,克勞斯,我這邊啊,是單身男子的宿舍。很簡單,沒什麼好招待的,作為第一次過夜要有美好回憶的話,果然還是去你家吧。」

史蒂芬爽朗地笑了出來。

「別擔心,克勞斯你家寬敞明亮又豪華,我很喜歡哦!」

 

 

 

 

 

 



總比哪個房間都死過人的我家好。史蒂芬想。


评论(6)
热度(59)

© 詩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